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05章:狂放的讥笑着购买灯笼的无知民众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05章:狂放的讥笑着购买灯笼的无知民众

    柳蔚正在思考着还能用什么方法治疗小妞,容棱已经坐到柳蔚对面的椅子上,目不转睛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问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凶手的线索,现下你有多少?”

    柳蔚看容棱这表情,突然来了兴趣:“怎么,你有怀疑对象?”

    容棱只道:“你且先说。”

    柳蔚沉吟一下,道:“男女不详,人数不详,容貌不详,现在已知的线索很有限。第一,可以确定凶手是个惯犯,从今日检验的受害人皮肤组织上可以看出,凶手扒皮的手法很专业,很老练,切割的角度与纹络也严丝合缝,凶手应该是个完美主义者。”

    一直知道“完美主义者”是什么意思的容棱,只是点头道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受害者的身份。单凭皮肤组织与那破破烂烂的失踪人口登记名册,我很难确定受害者是谁,如今算是能六成确认的,只有那只葫芦灯笼,也就是大妞小妞的大姐,但也不能完全确认。还有,从灯笼制作的工艺手法,和陈旧程度上来看,最旧的那只灯笼,应该是在三到四年前制作的,化验结果中,显示的肤底斑纹与肤质结构,对准的,都是这个时间,对了,还有一点,有几个比较旧的灯笼,用的是相同的皮肤,也就是说,有可能凶手在三年前固定作案的始初,并非采用一具尸体一个灯笼的模式,而是一具尸体,做了多只灯笼,所以,相同皮肤结构的,算是一条人命,从我今日的初步检验结果看来,暂时能确定有五具尸体。”

    与刚开始以为的数十具尸体相比,五具,好歹少得多。

    但今日那些灯笼并未全部检验完毕,后面还有多少具,谁又知道。

    而且一开始那葫芦灯笼,就是小妞在花灯会上看中的,也就是说,凶手并非将所有的人皮灯笼,都自己屯着,满足自己的变态欲望,而是还将一部分贩售了出去,供人欣赏玩乐。

    所以,还有不知多少条人命在外。

    柳蔚想到这里,叹了口气,才继续说:“第三,凶手的犯罪心理。眼下不知道凶手身份,甚至连怀疑的对象都没有,但是通过凶手将人皮制作成灯笼,还外出贩售这种公然向律法挑战的行为可以看出,其人的心理结构,大略有几点可以概括。第一,凶手是个变态,第二,凶手是个有自己审美意识的变态。这种变态我们其实遇到过,不知你是否记得,当初富平县那个李庸,就是这种变态,撇开李庸的双重人格不说,就说李庸的审美意识,那是暴力,是血腥,李庸喜欢将人的肠子挖出来,把人弄得血肉模糊,支离破碎,仿佛只有这样,才能满足他内心的暴欲,

    这次的案件则正好相反,这次的凶手,审美并不是暴力,而是斯文,凶手用了工艺品这个方式,将手上带着的人命,做成一个个纪念品,甚至不止是自己收藏,还故意流入坊间,凶手似乎笃定,自己不会被抓到,凶手隐藏在暗处,狂放的讥笑着购买灯笼的无知民众,这个凶手,蔑视皇权,蔑视律法,蔑视天地间的一切,这种人的心理,算是已经扭曲到一定程度了,但凶手却将这种扭曲视为一种美,视为自己特立独行的标志,而将这种标志进行下去,就成了凶手的最大追求。”

    其实变态连环杀人案例子诸多,凶手在很多地方,多有相同特征。

    不说李庸和人皮灯笼案凶手的相似,便是现代一些极具名气的大案,其凶手的特征,也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开膛手杰克,一个杀害妓女的凶手,他的特征,一,对受害者开膛破肚,二,受害者都是妓女。

    同性恋食人王,一个喜爱奸尸与吃尸的的凶手,他的特征,一,将看上的人绑走,杀害,奸尸,二,吃掉尸体上自己喜欢的部位。

    每个案子都有独立的特征。

    而眼下的人皮灯笼案,最大的特征,就是人皮,与灯笼。

    活人的皮,以及好看的灯笼。

    若说,李庸的案子与开膛手杰克和同性恋食人王的案件相似,是因他们的审美方式类似,都喜欢暴力美学。

    那人皮灯笼案,就令柳蔚想到了当年轰动一时的另一案件,嗜好杀人案,那是美国的一个案件,一名有过童年阴影的罪犯,为了兴趣去杀人,他挑选的受害者没有规律,全看心情,他看上谁就杀谁,短短数年,他杀了超过150人,这还仅仅是找到尸体的,没找到尸体的,还不知有多少,他喜欢杀人,就像有些人喜欢散步一样。

    如此风轻云淡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,人皮灯笼案的凶手,喜欢杀人,或许也仅仅是他喜欢人皮做的灯笼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柳蔚现在的感觉猜测,毕竟其他线索太少,她能做的,也只是结合以前的案例,进行大胆推测罢了。

    听着柳蔚说完,容棱的表情,始终平静。

    过了好半晌,容棱才问:“受害者最快何时能确定?不需要多,确定一两个便是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所以我明日要再去山洞看看,看看是否还遗留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目前线索还太少,根本无法确定。

    最有机会确定的,就是小妞的大姐,但小妞出了问题,没有更多的凭证,也无法就此确定。

    况且,当真会有这般巧?只是在街上随便买了一个灯笼而已,就买到自己的姐姐?

    柳蔚不敢存这种侥幸心理,柳蔚学的是法医,法医是用证据说话,而不是用推测说话。

    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,假设的是其他部门人员,求证的却是法医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有些疲惫的脸颊,突然,问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:“叶元良尸体上的皮,都褪了吗?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看向容棱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再道:“为何这世上,会有专门凝结血气,令人皮肤溃烂之雾?为何针对的是皮肤,叶元良的皮,究竟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容棱一个问题,令柳蔚心口一震,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