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07章:毫不意外是此人过来开的门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07章:毫不意外是此人过来开的门

    容溯抿着唇,面无表情的站在床前,眼神很复杂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直到小妞的呼吸声渐渐变得均匀。

    容溯知道小妞是当真睡着了,便将孩子打横抱起,送回小妞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,大妞还睡得香甜,一点要醒过来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容溯将小妞放回床上,盖上被子,转身,离开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容溯的房间门,又被敲响。

    如方才一样,容溯拿着蜡烛去开门,一打开门,他就朝下看。

    果然,紧闭双眼的小丫头,又来了。

    小妞重复着之前的动作,一言不发的越过容溯,稳稳的上了床,给自己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容溯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,不等小妞熟睡,容溯便将小妞抱回去,此次容溯动了个心眼,将小妞的房间门从外面锁住。

    然后,半个时辰后,容溯的门没有被敲响,窗户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容溯面无表情的看着挂在窗边,随时都要掉下去的小丫头,紧皱的眉头,终于再也松不开。

    窗户一开,小丫头就小心翼翼的闭着眼睛,爬进来,然后准确无误的找准床榻,窝了上去。

    容溯揉揉眉心,觉得头很是疼!

    这一夜,他终究是留了小妞在这儿睡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的是,这才真是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容溯失眠,睡不好,小妞却睡得很香,浅眠的男人刚刚闭上眼睛,就感觉身边有人推他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,鹰隼般的眸子,准确无误的看过去,就瞧见紧闭双眼的小孩子,坐在他旁边,双手凭空抬起,直直的对准他。

    容溯揉着眉心,坐起来,问道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小妞只是将双手往前递了递,这动作,容溯辨认了许久,才辨认出,大略是个端盘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孩子是做梦了?梦到自己端着一个盘子,还把这个盘子递给他?

    盘子里是什么?

    容溯这么想着,就这么问了。

    但小妞并未说话,只是继续往前递。

    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,容溯到底接过那莫须有的“盘子”。

    这次,小丫头终于满意了,然后坐在那里,也不说话,只是坐着。

    容溯与小妞对峙了许久,小妞才慢吞吞的又窝回被子里,侧着身子睡过去。

    看看自己有些傻的,悬空着双手,还保持着接盘子的动作,容溯觉得现在不止头疼,浑身都疼。

    小妞睡下了,容溯也继续睡下,然后又过了一刻钟,又有人推他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,毫不意外的看着床边做出“递盘子”举动的小丫头,狠狠的掐了掐自己的眉心。

    将盘子接过,然后看着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两人又对峙许久,随后小妞继续去睡,但过了一刻钟,又重复一遍。

    就算失眠,他也想躺着,不想这么频繁陪一个小丫头半夜起来玩这种意味不明的游戏。

    容溯几次想叫醒小妞,问这孩子到底要做什么,但无论怎么唤,小丫头并不醒。

    容溯很烦,又一次被推醒,又一次接过这个“盘子”,又一次与小妞对峙,这次,像是猛地想起了什么,容溯顿了一下,看看自己悬空的双手,试探性的将那虚空的“盘子”放到腿上,然后,从“盘子”里拿出一只碗,一双筷子,开始虚假的吃饭。

    而容溯吃的过程中,小妞并没有再睡过去,等他“吃”完了,小妞才躺下去,继续睡。

    而这次,小妞终于不再醒来。

    容溯在黑暗中,准确的找到这丫头稚嫩的小脸,脑中想着,数个时辰前,小二送来晚膳时,说的话:“公子,这是您家丫鬟吩咐给您备上的,本是等您吩咐了再送上来,只是咱们厨房的伙计今夜家里出了事,不值班,这厨房没了人,就怕到时候您要吃的时候,没人热,所以小的斗胆,提前给您送上来了,您看您是现在用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容溯自然知晓,小妞惯常会为他备上膳点,其实不止是他,这丫头心细,谁的衣角裂了,谁又不吃饭了,小妞都悄悄记着,然后细心的为你打点好一切。

    但当时容溯是当真不饿,也没心情吃。

    便遣了小二,说不用膳了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一幕,是让这丫头瞧见了,所以晚上,便开始不依不饶的送膳了。

    凭空的,容溯失笑一声,将手枕在头后,闭上眼睛时,嘴角还浅浅的勾着。

    这一闭眼,他倒是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第二日再醒来时,便瞧见身边的位置,已经空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,是自己又跑回去了?还是醒了发现在他屋里,悄悄溜了?

    起身,他简单的梳洗一下,打开房门。

    房门一开,便瞧见对面大妞小妞也正一起走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小丫头瞧见容溯,很乖的行礼,唤了一声:“七公子早。”

    容溯看着小妞的脸,确定这丫头神色毫无异样,才确定,小妞多半根本不记得昨夜之事。

    两个丫头行了礼,就去楼下帮忙,容溯则转身,去敲响容棱的房间。

    房门过了许久才被打开,出来的不是容棱,而是一脸不耐的柳先生。

    毫不意外是此人过来开的门,容溯本也不是来找容棱的,便开口道:“小妞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容溯开门见山的这一句,令柳蔚愣了一下,随即问道:“何问题?”

    容溯将昨夜之事说了,柳蔚原先还没表情,听到后面,眼神便不对了,一直盯着容溯瞧。

    容溯有些烦,质问: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抿着嘴巴,将容溯上下打量一番,颇有些看不懂的问:“为何是你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容溯没懂。

    柳蔚却不解释了,只是皱着眉说:“小妞的记忆产生了紊乱,在接受治疗,并完全恢复前,或许是会有些小毛病,比如思维错乱,或是梦游。”

    只是柳蔚很好奇,为何小妞梦游,找到的会是容溯。

    这么说,昨夜给小妞催眠,最后无法唤醒小妞,当时,也是小妞自己想到了容溯,才醒来的?

    可是,为何是容溯?

    容溯除了去山洞将小妞抱出来,他还做过什么?

    柳蔚越想,越是想不通。

    柳蔚将小妞的事前前后后回忆一下,等想到某个环节时,突然,表情微变。

    小妞现在是记忆错乱的阶段,也就是说,容溯或许只救过小妞一次,但在小妞复杂且多变的记忆里,因为获救的记忆太深刻,这段记忆也许会被无限复制,小妞潜意识里,可能已经看到容溯救过自己很多次,十次,百次,甚至一千次。

    在如此厚重的“救命之恩”下,小妞挖心掏肺的想对这个人好,也是可以理解的,哪怕催发了梦游症,也在梦游的过程中,去关心此恩人的起居饮食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