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08章:出来混的,早晚要还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08章:出来混的,早晚要还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的一个情况,那如此看来,或许比起小妞来接受柳蔚的治疗,让容溯去治疗小妞,反而会让小妞更快的好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,小妞的潜意识里最信任的,就是小妞这位“救命恩人”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柳蔚看容溯的目光,又变了。

    柳蔚在思考,要如何教会容溯治疗小妞,并且,这人还愿意接手小妞这个不好的状况。

    感觉到眼前之人的目光越来越有问题,容溯条件反射的问:“你想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柳蔚倏而一笑,笑的温和极了:“帮个忙,如何?”

    看着柳蔚那不怀好意的脸,容溯想也没想,拒绝道:“不帮。”

    “对你有好处。”知道容溯会拒绝,柳蔚早已想好了说辞。

    容溯果然眯起眼,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你的信已经寄出去了吧?可你少收了一个消息,用这个消息作为交换,你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他少收了个消息?

    不可能,他的眼线遍布京都,京中传来的消息,绝不会错。

    似乎知道容溯心中所想,柳蔚又道:“你得到的消息都没错,你的人很有用,但这些都是明面上的,暗地里,还有一个,是常人无法知晓的,甚至镇格门也查不到。”

    容溯沉下眸子:“镇格门也查不到,你却知道?”

    “因为此事,与我有关。”柳蔚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容溯眼神终于有了些动容,半晌,他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愿意交换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柳蔚勾了勾唇,靠近容溯一些,小声道了句。

    果然,听完这句话,容溯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该听我的了,这段日子,我要你替我照顾小妞,有些注意事项,回头我再一一列下,交给你,你照着做就好。”

    容溯没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提醒:“小妞是眼下一桩连环杀人案最有利的人证,数十条人命,眼下都系在小妞身上,小妞见过凶手,或许还与之交谈过,或许还知道更多的东西,只有将小妞照顾好,保护好,才有破案的可能,只有破了案,我们才会回京都,我们回京都,你才能回去。你那封信寄回去,莫非你还以为,你能独善其身,自己回去?眼下,你的父皇已将你视作我们一伙的,你回去,也是死路一条,虽说我也不愿,但此刻,你只能与我们合作,这是你唯一的生路。”

    容溯抿紧好看的唇瓣,狠狠的盯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闲散的撇撇嘴:“瞪我也没用,这就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容溯又看了柳蔚好一会儿,方才吐了口气,颇有些咬牙切齿意味的道:“就因你如此,容棱才变心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滞,眯着眼看容溯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钟自羽。”容溯看柳蔚面色不好了,心情总算舒服一点:“容棱去见他了。”

    一大早醒来,就没看见容棱的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眯着眼睛看着容溯,柳蔚深吸了好几口气,才控制住变脸的神色,沉着声音问:“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容溯淡淡的看柳蔚一眼,转身,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扣住容溯的肩膀,音色里有自己都未发觉的阴森:“你说,他们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容溯停下脚步,轻轻的挥开柳蔚的手,转首,好整以暇的瞧着柳蔚:“知道又如何,你要去找?”

    “去不去不关你事,你只管……”柳蔚的话还没说完,便瞧见楼下大门,容棱冷硬的身影,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容溯看柳蔚不说话了,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瞧了一下,冷笑:“回来得如此之快,想来,还没来得及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蔚寒着脸,瞪他:“有没有人说过,你很讨厌!”

    容溯斜瞥柳蔚:“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柳蔚提醒容溯:“现下,你还需要仰仗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容溯语气依旧淡淡:“你说的是否正确,我还需命人查探,京都风卷云变,今日不知明日事,究竟事态如何发展,现在断定,还为时过早。”

    实则,柳蔚说的那条消息,当真令容溯惊到了,只是哪怕如此,他也极快恢复镇定,他有强大的内应,极强的应变能力,这也是他能在众多王爷中,爬到如今地位的最大原因,他是一个,不乏心机,不乏智谋之人。

    如何自保,如何谋事,他自有心思。

    两人争锋相对的说着话,容棱已经上了楼,瞧着二人,没说什么,侧身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柳蔚眼睁睁看着容棱这般无视自己,甚至多看自己一眼都没有,心里一阵火,又瞪了容溯一眼,便跟进房间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将房门阖上!

    而脱离了柳蔚的视线,容溯的表情,也顿时变得难看。

    快步回到房间,他执笔书信,眼底,全是凝重。

    而另一间房內,容棱回来拿东西,看到柳蔚将门关了,便道:“有些事要出去,你先去衙门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步将他拦住,问: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,未语。

    往常,容棱不说,柳蔚便能自行理解为是不好与她说的事,或是镇格门的什么机密,但现在,柳蔚不敢这么肯定了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现在的情况就是风水轮流转,以前分明是容棱盯她的稍,现在情况却转了个头,果然出来混的,早晚要还。

    柳蔚又细细数了数,都说七年之痒,但他们相识加起来,不过七个月左右,会不会也痒了?

    容棱看了柳蔚很久,等着她让路,但柳蔚就是不让,她觉得自己现在有些小心眼,怎能就因为一个钟自羽,而乱了阵脚?

    但柳蔚又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毕竟,这真的是容棱第一次对她频繁的露出不交心的表情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变心了?

    该死的容溯,真是乌鸦嘴!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将火迁怒到容溯身上,柳蔚又深吸一口气,看着容棱淡漠的脸,到底,让开一步。

    容棱直接离开,走到门口,又停住。

    柳蔚期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男人顿了一下,转过头,直接掠过柳蔚,走到柜子前,从里头拿了样东西出来,收进袖子,直直的再从柳蔚面前走过。

    眼看着男人的身影彻底消失,柳蔚听到心脏,“哐当”一声,一个什么东西,碎了。

    捂着心口,柳蔚扁着嘴,觉得自己快失恋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