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10章:能姑息一次,却不能姑息第二次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10章:能姑息一次,却不能姑息第二次

    柳蔚索性将那暗卫带进山洞,指着每一块石头,说:“西南方那快中石,原本在那颗碎石前三寸,现在移到了左六存,前面那根木柴,原本在角落石缝,现在出了缝儿,滚到了洞中间,东南方那块石头,位置虽然没变,但石头旁边多了很多碎石,而这块石头,比我上次看,多了许多凹坑,显然是被人敲击过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将看到的不同一一说出来,暗卫越听,脸越黑。

    等到柳蔚都说完了,暗卫用一种很复杂的神色,看了看柳蔚,再求救似的,看向自家顶头上司。

    都尉大人,柳大人好像疯了,快带柳大人去看大夫吧,病人不能随便在外面乱跑。

    柳蔚说完,看暗卫不回话,还询问一遍:“瞧出不同了?”

    暗卫面无表情的一句话不说。

    他就想问一句,谁他妈看的出这种不同?

    在现代的案件中,有一样工序,是无论什么案子,无论多大多小的案子,都不可或缺的,那就是照相。

    第一案发现场,现场环境,尸体位置,都需要优先确定,而这个确定,便是用相机确定,用相机,存下第一时间整个场所里的每一帧每一角。

    古代没有相机,柳蔚用的全都是记忆。

    柳蔚的记忆不算太好,毕竟是人脑,比不上机器,可到底是职业水准,又在古代适应了五年,柳蔚现在,算是生生锻炼出来了。后天的,将自己训练成了接近照相记忆。

    但凡是柳蔚刻意想记住的东西,只要花一些功夫,细细的记住每一滴每一点,而后就能完全记住。

    再想用,翻出来的时候,就变得轻而易举,且毫无错漏。

    这桩人皮灯笼案,牵扯太大,况且凶手还在逍遥法外,作为第一案发现场,这个山洞,是柳蔚的重点记忆位置,柳蔚自然将此处的每一块石头,每一块木头,每一片叶子,都尽量记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柳蔚分明发现,这里被变动过了,有人,进来过山洞这里,还改动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是谁?谁进来的?

    凶手吗?凶手又想做什么?改动的这些东西,到底有什么用?是隐藏了什么,还是寻找了什么?

    柳蔚越想眉头蹙得越紧,暗卫很无辜,只是傻站在那里,口径还是与之前一样——真的没人进来过!

    柳蔚看暗卫这么执着,觉得头疼极了。

    容棱比较有行动力,一口气将所有暗卫都招了出来,一个一个的询问。

    但得到的答案,全部都一样。

    容棱自己的下属,容棱清楚。

    容棱相信他们没有说谎,但山洞内确定有过变化,容棱也看得出,虽说没有柳蔚那般精细,但仔细瞧着,还是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可暗卫这里得不到一丝答案,变动的地方又瞧不出蹊跷,这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最后,柳蔚留在这里,又重新找了一遍,等到折腾完,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了,午膳时辰都过了。

    柳蔚也没心思用膳,继续咬住了不放,找完山洞又去外面的林子转,这一转就快转到天黑。

    习武之人,一两顿不吃也没甚所谓。

    容棱也始终陪着柳蔚,瞧着柳蔚忙碌的背影,容棱生生克制,才克制住要命人去带些吃的回来,强喂给她吃的冲动。

    计划已经成功一步了,关键时刻,他不能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容棱想的很深,他也够心狠,能对自己心狠,也能对柳蔚心狠,毕竟,这女人没心没肺,连“美男计”之法都想到出,可当真是翅膀硬了,学会飞了,他能姑息一次,却不能姑息第二次,唯一的法子,还是只得从根源上下手。

    柳蔚,必须要教训。

    这女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现在不将夫纲振好,将来,无限受罪的也是他。

    柳蔚就这么沉迷于现场搜证,一搜,就从天光白日,搜到黑灯瞎火。

    可没搜到东西,柳蔚却并不累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,这山洞和这片林子估计都废了,再也查不出东西了,连点漏网之鱼都捕不到了,她心思飞转,立刻定了下个目标。

    “去衙门!”柳蔚话音刚落,人已经甩上轻功,上了天。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逼着她用膳,她就真的不用膳了吗?

    柳蔚兴致勃勃的飞去了衙门,一副很有精神的摸样,容棱阴沉着脸陪着柳蔚,到了衙门。

    柳蔚直奔纪邢那间屋子。

    纪邢的屋外,有两名衙役看守。

    瞧见柳大人和容大人,两人急忙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柳蔚随意挥挥手,让他们开门。

    门打开,这是自纪邢被软禁衙门后,柳蔚第二次见他。

    与上一次相比,这次看到,柳蔚觉得纪邢有些不一样了,或许也并没什么不一样,只是她的心态不同了罢了。

    毕竟上次见面,柳蔚并不知晓,此人竟有可能是自己的族兄。

    两名衙役机灵的关上房门,将里头与外头完全隔绝。

    柳蔚自顾自的拉了张椅子坐下,容棱也走过去,坐到离柳蔚较远的一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纪邢看着两人,又看看桌子上自己还没用完的晚膳,迟疑一下,问道:“要一起吗?”

    柳蔚淡凉着脸,正要说不用了,却听身后不远处,另一道声音响起:“好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,转头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从那椅子上起身,出门吩咐多拿两双碗筷,等吩咐完,回来时就自觉坐到了桌边。

    柳蔚惊讶的看着容棱,满脑子都是——你还真打算吃?

    事实证明,容棱的确就打算吃。

    衙役很快送来碗筷,接着,柳蔚就眼睁睁看着容棱执着筷子,在桌上的餐盘里,夹了一块丸子,放进嘴里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这么饿吗?

    柳蔚都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偏偏容棱还说:“有些咸。”

    纪邢倒是目光复杂的看容棱一会儿,随即推了推面前的一盘青菜,好心提醒:“这个淡。”

    容棱尝了一口,赞同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纪邢问他:“味道如何?”

    容棱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然后,两人就开始若无其事的讨论菜色的优胜,柳蔚坐在离餐桌较远的地方,手指紧紧的捏着椅子的扶手,指甲都捏得泛白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