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12章:纪邢的嫌疑,果真洗脱了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12章:纪邢的嫌疑,果真洗脱了?

    一开始柳蔚要查钟自羽时,还没开口询问,来衙门给家里男人送饭的两位衙役家的嫂子,便聊着闲话似的,将钟自羽的里里外外,都说了出来,柳蔚也就无意间听了全部。

    而在其后的几次接触上,柳蔚更是笃定,钟自羽身边并未有什么女子,钟自羽,本就是喜欢男子的。

    且如今钟情的男子,还正好与自己的撞了。

    乍一听钟自羽是与妙龄姑娘一道的,柳蔚便认为,纪邢认错了人,纪刑说的那个,并非钟自羽。

    可是还不待柳蔚开口,那边,容棱却道了一句: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,皱了皱眉:“那姑娘,容大人知晓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容棱闲淡的应了声,却不说如何知晓,也不说那姑娘是谁。

    柳蔚眉头皱的更深了。

    纪邢又说了一些那清隽先生的容貌特征,柳蔚判定,那果然就是钟自羽本人。

    撇开了那不明不白的姑娘先不说,既然断定了钟自羽的身份,且钟自羽自己也承认,先在码头见到纪邢,又去学生家家访时,在某位家长的客栈里,遇到留宿的叶元良,那钟自羽倒是的确证明了,叶元良还活着时,纪邢已经上了离开古庸府的商船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纪邢的嫌疑,果真洗脱了?

    但柳蔚怎么都觉得还是有些不对,一来,钟自羽此人狡猾古怪,他的证供,当真是可以采信的吗?

    二来,纪邢此人神神秘秘,虽然有可能是自己族兄,但也不能排除此人是坏人的可能。

    毕竟,纪家逃窜多年,族内人也早已练就一身本事,整个纪家,可都不是什么平头百姓,他们有的身怀高深武艺,有的身怀高深毒技,个个都是危险人物。

    那纪微小小年纪,都能因为与小黎的一番玩闹,而暗暗记恨上他们,这样有小仇必大报的极端性格,若是叶元良曾得罪过纪邢,纪邢当真偷偷将其杀害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眼下,在两个不能绝对采信的口供面前,柳蔚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到最后,柳蔚也无法下最后判断,眼看着外头天色越来越暗,柳蔚起身,淡淡的道:“烦劳纪公子在此处多住几日,待水落石出之时,衙门自有判定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,目前还不打算放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纪邢瞧了柳蔚一眼,随意的“嗯”了一声,语气无波无澜,似乎放也好,不放也好,他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柳蔚没再说什么,推门离开。

    容棱走在柳蔚身边,两人出了房间,就听后面“砰”的一声,回头一看,是两名看守衙役,谨慎的立刻将房门锁上,继续严密防守。

    柳蔚抿了抿唇,没说什么,转头往前走。

    容棱则没有再与柳蔚一道,容棱走得很慢,坠了柳蔚身后好几步,就这么看着她的背影,神色莫名。

    柳蔚走得很快,也不知是急着做什么,但就在路过二道门月牙门时,她迎面撞到了外面走进来的两人。

    两方轻撞一下,都极快的闪避开,等避远了,柳蔚定睛一瞧,才瞧出了这是老熟人啊!

    纪枫鸢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间,这个地点,遇到柳蔚。

    纪枫鸢眼尾动了动,视线扫过柳蔚,又扫过在后面慢条斯理走着的男子容棱,抿了抿唇,什么也没说,绕开二人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可纪枫鸢不说话,柳蔚却有话要说:“上次的伤,还好吗?”

    柳蔚这突然一发问,反倒令纪枫鸢有些顿足。

    那次之后,纪枫鸢再见柳蔚,从未给过好脸色,原想是梁子结下了,以后也就井水与河水之分,哪怕最不幸的,柳蔚要回族内,也自有族老定夺,自己可以暗恨柳蔚,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眼下再遇,柳蔚突然说这样一句话,纪枫鸢一时无法分辨,此人是故意提醒自己上次之辱,还是当真关心自己!

    只怕还是前者吧,毕竟她们的关系,如何也谈不上关心二字。

    容棱此时已经走到了前头,就站在柳蔚身后半步之远,像个冷面守护者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很微妙,乍一看,不显得什么,但这个角度,这个距离,分明就是给柳蔚撑腰的意思。

    现在二对一,对自己的形势十分不好,纪枫鸢咬了咬牙,认定这两人果然是故意来辱没她的,黑了黑脸,却还是磨着牙应道:“好多了!”

    识时务者为俊杰,自己打不赢对方,只能暂且认怂。

    但这笔账,往后迟早要算!

    柳蔚“唔”了一声,拍拍自己的衣服,翻找一下,从袖子中找出一个小袋子。

    打开嗅了嗅,确定里面的东西是什么,柳蔚将袋子递过去,道:“一些温养小药,对伤势复原极好。”

    柳蔚记得,自己上次是将纪枫鸢打得挺惨的,不说断手断脚,但伤筋动骨肯定少不了,再说此人是靠跳舞混饭吃的,动了哪里都行,身子却是伤不起的,一伤就容易落下病根,指不定早晚,连饭碗都要丢。

    纪枫鸢看着那都送到自己眼皮底下的小袋子,很不想问,尔等究竟为何?

    但对方“人多势众”,自己势单力薄,最后再三憋屈,也只能咬牙切齿的将那小袋子接过,攥在手里就捏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!”干巴巴的道了一句毫无谢意的谢,纪枫鸢深吸一口气,说:“还有要事,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等柳蔚回话,纪枫鸢已经猛地一窜,从两人身边窜走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纪枫鸢风一般的背影,幽幽的说了一句:“果真人如其名。”

    此话声音不大,但恰好让还未走远的纪枫鸢听见了,纪枫鸢顿时足下一个趔趄,险些摔倒。

    你才人如其名!你们全家都人如其名!

    人家的枫,是枫叶的枫,不是大风的风!

    与纪枫鸢相见,本是一场巧合,柳蔚身上也没什么别的东西,随意就拿出了这几日研制的小药,给了一袋,那小药是柳蔚为柳老夫人研制的,除去一开始寄给金南芸的治病之药,这温养之药,是要后期服用的,前两日寄出去十来袋温养药物,身边却还放着一袋,这就随意送人了。

    但柳蔚没想到,见过了纪邢,见过了纪枫鸢,竟然,还能再在衙门之内,见到纪家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不是纪奉。

    而是纪云霓与纪微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