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13章:满满的恶意,虐渣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13章:满满的恶意,虐渣!

    若说纪枫鸢是准确无误,与柳蔚撞上,且离开的方向,是纪邢之处的话,那纪云霓与纪微,便是拐的另一条道。

    纪云霓手里提着个食盒,走的方向,是后院的内衙,那是孙奇堂下办公之处。

    这几日,因为古庸府旅游事宜,孙奇几乎每天都在忙碌,天一亮就去古庸府周边小镇巡视,天黑透了才回来。

    而眼下这个不早也不算太晚的时间,内衙,便只有季师爷一人办公。

    一点也不吃惊纪云霓是来找纪奉的。

    柳蔚也并非衙门之人,只是借地办公,更不管这衙门看守为何如此松懈,什么人都能往里面放。

    柳蔚与纪云霓擦肩而过,是连招呼都不想打一声。

    但柳蔚不说话,纪云霓却有话要说:“见了长辈,连句安也不请?”

    这突兀的一句话,令柳蔚堪堪停住欲走的步伐,柳蔚回过头,淡淡的瞧着纪云霓,眉毛轻轻一挑:“你在与我说话?”

    纪云霓皱眉:“否则,你以为是谁?”

    柳蔚嗤笑一声:“阁下未叫在下名字,在下如何知晓,你与谁说。这世间之人,人世百态,有些人,不与人言,愿与物言,那也不是在下能控制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婉转,却分明是说纪云霓说话不点名道姓,谁知道你跟人说话,还是跟鬼说话。

    纪云霓被柳蔚这牙尖嘴利激得眯起眼睛:“与长辈顶嘴,这便是你娘给你的教养?”

    柳蔚原本还闲散的表情,在听到这句话时,凝起神色,柳蔚瞧着纪云霓,表情,是前所未有的冷。

    若是柳蔚的长辈,便该知晓,她从小没娘。

    若是柳蔚的长辈,便该知晓,她千里迢迢寻回族之路,便是只为了她娘。

    若是柳蔚的长辈,便该知晓,她什么玩笑都开得起,唯独家人,至亲的玩笑,开不起,而她娘,更是她最大的禁忌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自己是被这些人调查过的,这些人对自己不信任,刨根挖底的调查也无可厚非,而既然是掌握了她的所有资料,为何还不知,什么话是在她面前能说的,什么话是不能说的。

    还是因为,明知道有些话不能说,才偏偏要说?

    满满的恶意,这就是族人对她的态度?

    柳蔚冷寒着脸,精锐的视线,如两道裹着寒冰的风刃,刮得纪云霓微微一愣,也刮得纪微悄悄躲进娘亲背后。

    纪云霓到底是端了长辈的份儿,自然不能让柳蔚比下去,便质问道:“你这是什么表情?果真是目中无人,也不知随了谁的劣根性了!”

    容棱静静的站在一旁,眼中,已经酝起了杀意。

    似乎感觉到那股夹带着杀气的视线,纪云霓稍稍偏了偏眼,对上容棱那面无表情的脸,身子忍不住一抖,有些后悔自己方才图了一时口快。

    容棱的脾气不好,但并不代表容棱对谁都那般苛刻,一些无关紧之人,一些废话,他素来是左耳进,右耳出。

    但纪云霓并非无关紧要之人,若是个陌生人,说些混账话,容棱顶多瞥上一眼,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可就因纪云霓是柳蔚的族人,还是长辈,这些话,才令他杀气四溢。

    此刻的气氛有些古怪,柳蔚在沉默了许久后,幽幽的开了一句口:“我这里,还有一袋温养小药。”

    容棱眼皮都没抬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问道:“开始吗?”

    容棱还是惜字如金:“好。”

    于是,纪云霓还未反应过来时,就感觉两道飓风刮了过来,接着,一道厉掌击中她的肩头,纪云霓只觉得肩头一痛,条件反射的出手抵御时,已经失了先机,肚子也被狠狠的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纪微在旁边吓了一大跳,大叫一声:“娘!”

    纪云霓只来得及说一句:“不要过来。”便又被容棱一记掌风,推到几尺之外,后背撞到院中石桌,后腰正好在桌角处一磕,瞬间一阵钻心的痛,痛的她腰眼跟废了似的。

    吃痛的闷哼一声,纪云霓红着眼睛,抬头瞪着柳蔚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杂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不等纪云霓说完,柳蔚足尖一抬,脚尖正要踢到纪云霓的下巴,纪云霓话说一半,舌头都没收好,柳蔚这一踢,纪云霓下巴淤青不说,牙齿还咬到了舌头,顿时更是一顿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纪微在旁看的着急不已,想去找人来帮忙,但又怕自己走了,娘亲再被打出什么好歹。

    逼无可逼,纪微哇的一声大哭起来,央求似的冲上去抱住柳蔚的腰,呜咽的喊:“表姐,表姐,我错了,我错了,求求你不要打我娘了,不要打我娘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件事根本没纪微的任何错,纪微从头到尾一言不发,只是站在她娘后面撅着下巴。

    但紧要关头,一个豆丁一样的孩子,却能冲上来为自己娘亲赎罪。

    这已足见一点,纪云霓这个母亲,做的多不称职。

    一个要自己女儿替她道歉背锅的母亲,何谈为母?

    柳蔚被抱得紧紧的,纪微习武,内力虽说浅淡,但也不少。

    纪微搂紧了柳蔚,眼泪哗哗的往下落,全掉进了柳蔚的衣服料子里。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的看着纪微一边道歉哀求,一边将眼泪偷偷全擦在她的衣服上,但似乎又怕擦得太明显,而擦得格外小心翼翼,这种无声的幼稚报复,令柳蔚腾起的火气,幽幽的下去一点。

    纪微就是个没教育好的熊孩子,柳蔚不会跟孩子较真,但纪云霓这笔账,却是要算。

    柳蔚扒开纪微的手,纪微一开始不肯,还是死死的搂着,等柳蔚说“不打了”三个字时,纪微才半信半疑的抬头瞧着柳蔚,一双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,最后憋着嘴,试探性的松开柳蔚一些。

    等松开得足够了,发觉柳蔚真的不打了,纪微赶紧冲到娘亲身边,将痛的脸色发白,连话都说不吃的娘亲扶住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纪微哭着唤道。

    纪云霓双手撑着地面,含恨的抬起头,瞪着柳蔚与容棱,却只对上柳蔚一双凉薄的双眼,听柳蔚不屑道:“往后,莫与我长辈自居了。这普天之下,姓纪之人,我只识得一人,那人叫纪夏秋,至于其他人,抱歉,我并不熟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完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