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15章:容棱挖的坑,容溯填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15章:容棱挖的坑,容溯填

    两个衙役笑嘻嘻的接过,其中一个打趣道:“只有我们的,没有其他人的?”

    “有,厨房好大一锅,一会儿其他人下了巡逻,自个儿去厨房盛就好。”

    衙役一笑:“不是说他们,是说……”那衙役眼睛一撇,看向内衙方向。

    盛大娘哪里听不出他们的打趣,敲了敲他们的头:“没正经,再胡乱嚼舌头根子,往后就给我冻着,啥也别吃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大娘我们错了,我们再也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盛大娘这才放过他们,又看了眼内衙方向,没说什么,走了。

    盛大娘一走,两个衙役便交头接耳:“我说的吧,盛大娘指定是对季师爷有意思,咱们吃了盛大娘这么多吃食,可万万得帮大娘守住人,那母女二人逢三岔五就来找季师爷,什么意思还用人说吗?哼,不就是长得好看些,再好看年纪也大了,样貌值几个钱,这娶妻还是要求娴,盛大娘这种,就是最好的,若是娶了盛大娘,也是给季师爷造了福气,你说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另一个衙役喝了一口莲子羹,暖心暖肺的滋味,别提多好了,美滋滋的说:“往后咱们也都这样,那两母女来了,再也不给放行,对了,还有其他人,也都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一股脑把莲子羹全喝完了,完了还意犹未尽的咂咂嘴,过了好半晌,其中一个才想起来说:“方才那老娘们看着好像受伤了,你说会不会有什么重要事,不告诉季大人真的成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另一个要不甚在意的说:“方才我去茅房,路过前头,亲眼看着是柳大人与容大人将那老娘们打伤的。”

    “哟,还有两位大人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这老娘们不是东西,骂柳大人的娘,还说柳大人是杂种,野种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当真?行了,明日跟兄弟们说一声,别说内衙,那对母女再来,衙门口都不许她们进。”

    “就衙门口吗?”

    “嗯?你有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“先是跟盛大娘抢人,后是辱骂咱们柳大人,孙大人可说了,咱们现在办的那个啥旅游计划,就是柳大人出的主意,等办好了,咱们人人都能涨粮饷不说,据说还能办什么员工宿舍,就是衙门给钱盖房子,娶亲生孩子还给补贴,柳大人给咱们挣了这么多东西,咱们不说将他当菩萨供着,也至少是旁人辱不得的,进了咱们古庸府,还有人欺负咱们柳大人,那不是在找死吗?赶明儿叫几个兄弟,去那对母女住的地方晃荡晃荡,给她们点教训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教训?”

    “不出人命是底线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只要不出人命,怎么教训都成?”

    “具体看情况,总之就是不能让她们好过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么办!”

    而此时,纪云霓尚不知,在古庸府衙门里,她母女二人的“恶行”已经引起公愤,而她们继续呆在古庸府,就只意味着会有更多的麻烦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纪家驻留古庸府,用的都是隐藏身份,偏偏现在冒出来两个引起全古庸府衙役注意的人物,这绝对不利于族内人员潜藏,所以,很快,她们就算不想,也要被召回岭州,短时间內,再不准出现于古庸府。

    而致使她们落荒而逃的罪魁祸首,只是一群护短,又护短,特别护短还同气连枝的衙役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蔚坐到客栈大堂内,双手端着下巴,捧着脸,看看满桌子的美食,再看看坐在自己对面的容棱,眼巴巴的盯着他瞧。

    容棱手指捏着筷子,另一只手捧着个干净的白瓷碗,指尖,却不易察觉的始终僵硬着。

    小二送上最后一道菜,香气扑鼻的粉蒸肉。

    容棱的手指,将筷子捏的很紧,像是要随时折断一般。

    “两位客官,都上齐了。”小二利落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满满当当的桌子,深吸一口气,抬头问道:“你不吃?”

    “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柳蔚明明白白的道,然后催促着容棱:“你饿你快吃吧。”

    从柳蔚关切的眼神中,容棱看的出柳蔚没有开玩笑,柳蔚真的要他全部吃完!

    这下不止手指僵硬了,他嘴角都僵硬了。

    柳蔚看他不动,索性拿起筷子,特别殷勤的为他夹菜,没一会儿,满满一碗的大鱼大肉,全放进了容棱碗里。

    容棱闭上眼睛,将碗放下,冷声说道:“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柳蔚无辜的望着他:“我真的不饿。”

    “吃。”他语气加重,态度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柳蔚犹豫了一下,还是唔了一声,让小二再拿了副碗筷过来,随意夹了点青菜,放进碗里慢慢吃。

    既然柳蔚都吃了,容棱也不得不吃。

    于是,半夜又一次梦游的小妞,在将好不容易今天不失眠,终于睡着的容溯吵醒后,硬拉着容溯,下了楼。

    容溯满脸黑气的被小妞拉着,下了楼,就看到用吃宴席的分量吃宵夜的柳蔚和容棱,三人面面相觑,小妞灵活的闭着眼睛去厨房,拿了个空碗和筷子出来,递到容溯手里。

    因为不爱吃饭,而已经被小妞丫鬟总管盯上的容溯,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这时候,容棱机敏的发现了生机。

    他便邀请:“一起。”

    容溯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小妞推到另一张凳子上,阴沉着脸坐下。

    然后,作为兄长,容棱第一次对容溯展现出了如春风般的温暖,手足至亲什么的,兄弟情深什么的,这一刻全都出现了。

    一眨眼的功夫,容溯的碗里,堆了满满一下子的菜。

    而此时,小妞又去了厨房,再出来时,手里端着个大海碗,碗里,是满满一碗的大米饭。

    容溯对上柳蔚无辜的脸,对上容棱温煦的脸,对上小妞痴呆的脸,端着一大碗饭,看了看外面的天色……

    深夜三更时分,他,要吃饭了……

    这个容棱自己挖出的深坑,最后顺理成章的变成了容溯去填,原本只是在房间里好好睡觉的容溯,这一刻的心情,复杂的难以描述。

    ……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