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16章:口舌之快,七王爷大人大量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16章:口舌之快,七王爷大人大量

    容溯很不想吃,但小妞并不放过他,其实柳蔚也不想容溯来分一杯羹,这些菜肴都是给容棱准备的,容棱今天放了大招,需要补一补。

    但考虑到小妞现在不正常,柳蔚也只能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放纵了容溯。

    等到在小妞总管的严格监控下,柳蔚觉得容溯吃的差不多了时,才“恩准”他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若不是与柳蔚有协议要照料小妞,容溯早已将这孩子丢回房间,拿绳子一捆,不到天亮不松开了。

    最后容溯终于解脱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空空如也的餐盘,有些担忧的问容棱:“还要不要点一些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厨房已经没人了,若是要再点,必定是要加钱的。

    容棱沉着脸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柳蔚特别强调:“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再说话,起身,用行动证明,自己真的不想吃了。

    看容棱走上了楼,柳蔚也跟上去,原本走的漫不经心的,可猛然想到什么,柳蔚突然面皮一崩,跑过去,挤开容棱,说:“我先进去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,不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也没解释,匆匆进房,反手将门关上,然后从柜子里,将早上买的那两件衣服拿出来,左看看右看看,最后塞进了床底下,还远远的看了看,确定从正常人的视角看不出来,才将一切恢复原状,这才打开房门。

    房门外,容棱正沉着脸等着。

    柳蔚一开门,就露出一个笑容,笑中带着讨好,容棱古怪的看了柳蔚一眼,又环视一圈房间,却不觉得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这女人,又在耍什么鬼心眼?

    一番洗漱后,两人躺倒床上,柳蔚侧着身子,望着他,问:“我似乎从未问过你,你的师父是谁?”

    容棱双目紧闭,状似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柳蔚抿了抿唇,伸手去捏住他高挺的鼻子。

    但是以容棱的内力,闭息半个时辰绝对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于是,柳蔚就看容棱不动如山,甚至眼皮都没眨一下,就任她这么捏着,也不张口喘气,继续闭目睡觉。

    柳蔚捏了一会儿,就没心思了,将手放下,软软的身子朝他身边挪,挪到他怀里,枕着他的肩头,也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身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,容棱睁开双眸,眸光一转,瞥到肩头上睡得恬静的女子,盯着她瞧了一会儿,他突然伸出手,小心的推着她的肩膀,将她挪开,然后,自己翻了个身,侧过去睡。

    假睡被识破,还被无情推开的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蔚现在有很多事要做。

    一,几桩案子都在调查阶段,凶手至今没有踪迹。

    二,得每日空出一些时间,研制药丸,再快递回京,因着药物新鲜,药效最好,而柳老夫人眼下的身子,是尽量不要用陈药。

    三,容棱出轨了。

    比起前两条自己还力所能及的,第三条,柳蔚就忧愁了。

    因着第三条,看的是对方的态度,而非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柳蔚没谈过恋爱,并不清楚男女之间出现了所谓的感情断层,需要如何弥补,女方又要做些什么去挽回。

    柳蔚没有经验,身边又没有合适的女性友人,最后,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,柳蔚找到了容溯。

    容溯当时正在用点心,从现在起,小妞只要问他要不要吃什么东西,他统一回答要。

    毕竟,白日拒绝了,晚上也要吃回来,所以,还是白日吃吧,晚上不好消化。

    瞧见柳蔚过来串门,容溯不想理她,毕竟他与此人的关系,实在算不上好。

    但柳蔚大概是被容棱之事弄得有些憋闷,也没注意容溯的脸色,就自来熟的找了张椅子做下,还开门见山的就问:“七王爷后妃繁多,不知,可有真心恋慕之人?”

    容溯一口梅花酥卡在喉咙,用一种“你是不是有病”的眼神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现在求知欲旺盛,也没在意容溯眼中的不悦,反而继续问:“或是,是否有哪位王妃,是真心钟情七王爷的?”

    这话容溯忍不了了。

    他寒着脸说:“她们自然都钟情本王!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容溯一眼,垂下眼睛,半晌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口气叹得蜿蜒盘旋,听得容溯浑身都不舒服,有些生气:“你究竟是何意思?”

    柳蔚摆摆手,支着下巴,有些气馁的道:“原本想着七王爷纵横情场,有些感情问题,想咨询一二,不想,原来阁下也是身在局中而不自知,看来,你也给不了我什么建议,抱歉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就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可这话听在容溯耳里,怎是一个讥讽能形容的。

    容溯说他的妃子都钟情他,这人便说他身在局中,这分明是说他的后妃,并不恋他。

    都是他的妃子了,不钟恋他,还想恋谁?

    这回不是柳蔚不想走,而是容溯不让柳蔚走了,他冰寒着脸,咬牙切齿的堵住柳蔚的去路,死瞪着眸,一字一顿:“解释清楚再走!”

    柳蔚被拦了下来,还在心不在焉的想着自己的事,瞧着容溯几乎黑的滴出墨的脸,这才意识到容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容溯的几个后妃,柳蔚认都不认得,但是只凭着容溯一句“她们”,她便知晓,自己问错人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所谓的“情”,与她的,完全不同,既然价值观不同,再谈下去,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方才貌似不小心说了不适之言,伤了这位爷的心,柳蔚也大方,直接道歉:“口舌之快,七王爷大人大量,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毫无诚意的说了这么一句,柳蔚便绕开他打算走。

    可容溯又怎可能这么好说话?

    “站住!”他厉喝着将柳蔚叫住。

    柳蔚心不在焉的驻步,有些无奈的回头说:“你便当我没来过不行吗?”

    容溯拧着眉头,这人刺了他之后就想将一切磨平,当做没发生过?

    想得美。

    直接比了比面前的凳子,容溯道:“坐。”

    柳蔚已经知道找错了人了,柳蔚打算回去写信给金南芸,她就不该图近,找一个毫无感情细胞的男人出主意的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