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19章:便,杀了吧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19章:便,杀了吧

    黑衣人是完全想不通自家主子问这个问题要做什么,只是跟随主子身边日子不少,又眼瞧着那位柳先生与容三王爷你侬我侬,好不恩爱,他脑子,忍不住就有点想歪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,主子明明没问他有无孩子,他却迫不及待的先表明出来,这……这里头,分明是害怕的意思。

    害怕主子跟容三王爷呆久了,连那方面兴趣也变了,变得对男子也有想法了。

    容溯却没有多想,他本也是随口问这么一句,问完又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又过了好一会儿,容溯才摆摆手说:“你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如蒙大赦,正要离开,临走前,又补了一句:“回爷,柳家大小姐,依旧没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容溯皱眉:“好好地,说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本就因为此人心烦意乱,现在猛然提起,容溯只觉得整个心情都不顺了。

    黑衣人却十分莫名,结结巴巴的回道:“每……每次主子,您不都会问一次吗?”

    自从来到古庸府,自从知晓柳家出了事,柳家大小姐生死不明,去处不明,爷便下达了命令,要他们的人,在寻那宫女黄儿时,将柳家大小姐也找到。

    有时候他们来回禀消息,主子先问的,还是那柳家大小姐,反倒是至关重要的黄儿,被主子给推到了后头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二去,下头的人揣摩上意,每次也都主动提起柳家大小姐的消息,而也一直这么听着,怎么这阵子来都不相安无事,今个儿王爷突然生气了?

    这,这有什么好气的?

    容溯就是气,且还气的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黑衣人说完就想告退,但他一句话惹了这位爷不高兴,这位爷便不乐意放他走了。

    “从今往后,柳蔚之事,本王再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不想听?也就是往后不用查了?

    黑衣人聪明的应下,聪明的不再多嘴。

    容溯平白的给自己喂了一肚子气,这会儿也无暇留下,挥了挥手,让其离去。

    黑衣人按照原路,从床底遁走,走到一半,又被上面的声音叫停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赶紧又爬上来,身上灰头土脸,也来不及拍拍,拱手恭问:“主子还有吩咐?”

    容溯在沉默许久后,缓慢的问:“江南可找过了?”

    黑衣人一愣的,老实回答:“找过了,只那黄儿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北方,我们派去江南的人手并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她。”容溯打断下属的解释,寒着脸,冷视下属。

    黑衣人被主子盯得毛骨悚然,心里疙瘩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主子这问的不是黄儿,那不是黄儿还有谁?不就是……

    可主子不是方才才说不再过问柳家大小姐之事了?这不到半盏茶的功夫,又是怎么了?

    黑衣人觉得主子可能有点糊涂,怕是大白日的就吃了酒,这都胡言乱语了。

    只是心里这么思忖,眼睛却是看出了主子要问的终究是谁,嘴里自然还是要回:“咱们大人,一开始便在江南搜找过,只是寻了好几座城池,依旧一无所获,要说柳家大小姐面容有异,应当是极为显眼才是,可……”

    黑衣人说了一半,就觉得身上冷飕飕的,等定睛一看,才发现自家主子正阴沉着脸,满面冷气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黑衣人抖了抖,十分惶恐:“主,主子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反应太大了,容溯勉强按耐住不悦的心情,冷言冷语道:“尽快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口里应着:“是。”眼睛却还是一而再的往自家主子身上瞟。

    做下属的就想知道,主子到底是不是醉了,今个儿怎么整个人,都透着股不对劲呢?

    “若是找到了。”过了一会儿,容溯又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黑衣人老实听着,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“便,杀了吧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正要条件反射的应下主子的任何要求,可他头一涨,听到这么一句,猛地就抬起眼,表情要多惊异,又多惊异。

    容溯却已经挥手,让他下去。

    黑衣人想走是想走,但他不得不问清楚:“主子是说,杀了柳家大小姐?”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误会了,主子说的是不是杀黄儿?

    “嗯。”容溯冷冰冰的回一个字。

    黑衣人还是有点莫名。

    但容溯显然已经不耐烦了,眉头都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黑衣人只好规矩应下,这次是当真离开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重新恢复安静,容溯看着空荡荡的屋子,脑中再次飘过那张让人心烦意乱的脸。

    杀了也好,省事,免得总想,平白让自己分了心神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京都城郊外。

    一辆急驶的马车,踢踢踏踏的往着京郊官道上飞驰,车夫的鞭子很粗,一鞭子挥下来,马儿吃痛的嘶鸣不已。

    马跑得快,马车里的人却吃了苦头,可眼下情况,却无人抱怨。

    柳月将脸上裹得严严实实的白布掀开,她一手扶住车厢的车壁,一手护住自己的行李,时不时的撩开车帘,往外头瞧一眼,又心神不宁的对车夫命令:“再快一些。”

    车夫听了令,将鞭子挥得更是有劲。

    车厢里,柳月身边还坐着个老神在在的嬷嬷,此嬷嬷表情冷厉,眼神刻薄,瞧着柳月如此惊慌失措,眼中皆是不满:“都跑出来了,还急什么?”

    柳月看了眼这嬷嬷,这是“那人”派来护送她去古庸府的。

    原本,柳月还以为那人会送几个高手,至少能一路护她,未曾想,只是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婆子。

    柳月面上不显,心里头却不甚舒服,对着老嬷嬷,也权当是多一个搭伴儿的人罢了。

    可柳月对老嬷嬷不上心,老嬷嬷对柳月却诸多要求:“慌慌张张,喜形于色,难登大雅之堂,柳月姑娘到底也是柳家的小姐,不说教习得斯文有余,淡定优雅,好歹,也该大气一些,收敛一些,如此这般一惊一乍的动作,却该都是姑娘的禁忌,还望柳姑娘往后莫要再犯。”

    柳月皱皱眉,出于习惯,柳月对身边之人都素来和颜悦色,哪怕眼下流离在外,也端着这份气度。

    但眼前这人却说她难登大雅之堂,要知道,作为庶女,柳月最在意的,便是这句话,仿佛不管她如何努力,也比不过那些天生下来就是嫡出的人。

    庶女又如何,庶女就活该被踩在脚底,恣意碾压了?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