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20章:将柳月心头那团火吹起来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20章:将柳月心头那团火吹起来

    若非只是少了一个有权有势的娘亲,她柳月又有什么地方,比其他人差了?

    思索这些的时候,柳月习惯性的低垂着头,将所有情绪掩埋在眼神最深之处,可这次,一双略凉的大手,突然掰住她的下颚,将她的脸强行拖起来,冷冷的道:“若是再露出这种表情,柳姑娘还是趁早回柳府去吧,古庸府也莫要去了。”

    柳月心头一惊,眉头深深蹙着。

    老嬷嬷道:“如此小家子的气的举动,绝非未来七王妃该有的。柳姑娘在柳家长大,见过的达官显贵嫡小姐,自也是不少。端看那些,有刁蛮任性的,有恣意妄为的,有文雅清淡的,有拒人千里的,但不管是哪个,就算是有不少没有头脑的,可她们,却是一眼便能让人瞧出其身份尊贵,你可知为何?”

    柳月没说话,就这么看着老嬷嬷。

    老嬷嬷指着柳月的眼睛:“就因为这双眼,你的眼里只有自卑,其他人的眼里,却是自大。”

    柳月心头惊了一下,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,忍不住问道:“莫非,自大还是好的?”

    “有资格自大的,都是尊贵的人,而这种尊贵,也支撑起了她们继续自大,继续妄为,这便是嫡小姐的气度,不为别的,就为二字,大气。”

    柳月脸色一片惨白,这种观点她不认同,非常的不认同。

    柳月没有想,或许就是自己缺少这种尊贵,所以才尤其的不赞同。

    柳月下意识忽略这个细节,板着脸,问那老嬷嬷:“那嬷嬷认为,月儿应当如何?”

    老嬷嬷看得出柳月的询问并非真心,但嬷嬷受命而来,便是为了教习柳月,将柳月训导成最合格的七王妃,这些教习内容,柳月早晚要学。

    “首先,收起你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心思,你可以胸谋千虑,强识博闻,但决不能小肚鸡肠,斤斤计较。”

    柳月冷着脸应下,却不知该如何做。

    老嬷嬷找了好几个例子给她,比如说柳瑶,比如说月海郡主,再比如说宇文敏馨,或是其他的王公子弟。

    这些人,有些柳月识得,有些不算熟悉,有些却只是听过。

    柳月听得皱眉不已,尤其是在拿柳瑶做例子时,柳月虽嘴上不说,但眼底的鄙夷,嬷嬷看得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不过是个小小庶女,竟还看不起嫡女。

    柳瑶再是有脑无识,愚蠢痴傻,却也将那个柳家正牌二小姐,当得有声有色,且有模有样,大气而不失贵重,这才是正经小姐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老嬷嬷想了一下,既然柳月对柳府的人格外排斥,那看来,自己的心思就要用在即将要去之地才行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老嬷嬷便道:“还有柳蔚。”

    柳月原本便不耐烦了,听到了柳蔚二字,顿时胸口一团火:“嬷嬷是说,柳蔚也比月儿强?”

    老嬷嬷笑了一下:“强的不是一星半点。”

    柳月脸色漆黑。

    老嬷嬷道:“当初赏花宴上,柳蔚一举一动,一行一步,皆是透着贵气,哪怕柳蔚容貌有异,但从头至尾淡定从容,哪怕面对其他人的诸多刁难,也一一应对,不显慌乱,如此,老身倒是明了,七王爷当初执意要娶令姐为侧妃的原由……”

    “嬷嬷慎言。”柳月语气冷硬的打断老嬷嬷的话,寒着脸道:“一个不知廉耻,私逃出家的逆女,嬷嬷倒是将她捧了起来,怕是有些胡言乱语了吧。“

    老嬷嬷看着柳月:“你是不信你居然输给一个面容被毁,不知廉耻的逆女?”

    “嬷嬷错了,我不会输给柳蔚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柳蔚不是在古庸府吗。”柳月眼眸猛然抬起来,随着马车震动,车帘被抖得乱七八糟,柳月透过车帘缝隙,瞧着车窗外的风景,冷冷的敛着眉:“届时,便比一比罢。”

    顺利将柳月心头那团火吹起来,老嬷嬷慢慢笑着,其后,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柳月离府离的匆忙。

    一来,柳月急着脱逃,二来,也因柳月如今是软禁身份,一旦遭人发现失踪,将会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一切如柳月猜想的不错。

    只是当晚,便有人发现柳月不见了。

    碧蓉遭人带到后院,身边好几个持着大棒子的老嬷嬷,将碧蓉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碧蓉身子颤抖着,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,匍匐着叫冤:“奴婢,奴婢当真不知晓四小姐身在何处……”

    坐于高堂之位的吕氏淡淡的抚着指甲,眼角轻描的撇过去一眼,只一眼,便令碧蓉魂不附体,后背刹时就生出一排密汗。

    吕氏素来不是善男信女,若说以前还愿佯装一些,权当看着柳家的面子,那眼下柳家男丁锒铛入狱,女眷遭到软禁,全家命在旦夕,吕氏那些所谓的端庄,还有何用?

    眼下过一日算一日,吕氏觉得,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“你乃四小姐贴身女婢,四小姐行踪你说你不知?”吕氏声音悠转,要说以往吕氏还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和,表面的尊敬,那现在,撇开这些外在目光,吕氏只愿临死之前,活的恣意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主母可以做到毫无偏薄,眼下柳府生死存亡,而吕氏深知,在这种岌岌可危的情况下,若想保住一两个人,还是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但凡是人都想着自救,吕氏一开始也是如此,可后来,吕氏渐渐就淡了,将藏匿的宝贝都收拢好,只等着适当机会,全部交给柳瑶。

    是的,吕氏不想自救了,只想救回自己的女儿和儿子,瑶儿和丰儿,都是她的命根子,这两个孩子,都必然得活着。

    可是,在吕氏救出自己的子女前,府中竟然有人脱逃了。

    吕氏只看了一眼柳月的屋子,就知道柳月是逃了,衣服首饰,所有值钱的东西,都一无所有,有几样吕氏曾送给柳月的小玩意,不值什么钱,但关键时刻也能卖上几十两银子,也都全部不见了。

    如此搜干刮净,不是这屋子的主人自个儿收的,外贼能收的如此妥帖?

    吕氏没有想到,以往看不出深浅的柳月,竟有如此胆量,说逃就逃,本还以为,第一个有这种心思的,该是柳沁才对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