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22章:说我长得跟小黎哥哥像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22章:说我长得跟小黎哥哥像

    可每次矜東哥哥笑着答应时,小黎哥哥都会冲过去,将其他人都撵走,然后自己拉着矜東哥哥走。

    小黎可坏可坏了,只自己跟矜東哥哥玩,都不给别人机会。

    矜東哥哥明明是大家的。

    哼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软团子一样又白又嫩的小男孩,柳丰摸摸自己的脸,突然说:“我才不要像小黎哥哥一样。”

    吕氏没听清,问:“嗯?”

    柳丰鼓着腮帮子说:“严丘哥哥好坏,说我长得跟小黎哥哥像,哼,才不像呢,我才不要像他。”

    最近能进入柳府的,便也只有宇文府的人,与严家的人。

    严丘,倒是来看过柳丰两次,只是严家其他人,却未曾出面,似乎严丘的到来,并不代表什么,只是一个小孩,来看看自己的小伙伴罢了,与大人的立场无关。

    吕氏听儿子这么说,也没在意,毕竟小孩子都是包子似的年纪,看多了的确容易花眼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碧蓉的惨叫声,已经渐渐消弭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粗壮的嬷嬷进来禀报:“夫人,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吕氏淡淡的嗯了声,道:“关到柴房,盯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嬷嬷领命离开,柳丰想问什么,却被吕氏先行打发,给亲自送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回到屋子里,柳丰仰着头,眼巴巴的问:“见不到矜東哥哥,能见到柳叔叔吗?”

    这个柳叔叔,也是柳丰时常挂在嘴边的,但便是吕氏,也只瞧见过那柳先生几次,且还都是蒙着面,看不清真容。

    “以后再见,等将来……有机会的。”吕氏语气有些复杂的说道。

    柳丰听不懂娘亲言语中的黯然,只以为过阵子就能见到了,虽然不能现在见到,很失望,但以后见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小家伙很善解人意的点点头,心中期盼着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尚且不知,他最最期盼的人,将来也会用他最最期盼的方式,重临他身边,第二次,拯救了他。

    柳月的消失,不止在吕氏这里闹得沸沸扬扬,其他院子,也听到了风声。

    柳沁是第一个坐不住的,她扔了一杯茶,怒气冲冲的站起来,破口大骂:“好你个柳月,果真是不叫的狗最咬人,竟是不声不响让她给逃了,好好好,你逃得出去,且要能保住自己才好,且不说祖母那里,便是母亲,又能否饶过你!”

    柳沁自己便是最想逃的,只可惜没有门路,府门外更是有侍卫全天看守,轻易不会放松,柳沁想不出法子,手上又没金银,这才打了老夫人的主意,想拿点钱财,为自己打点一条出路,可她愿望还未达成,那柳月竟是已经跑走了。

    好好好,好得很!柳沁自己逃不掉,想着柳月也别想逃掉!

    便要看看,那贱丫头被抓回来时,会是个什么凄惨摸样。

    而如柳沁所料,吕氏那边很快就有了动作,只是柳沁也遣人去孝慈院盯着了,却发现,孝慈院分明也收到了柳月私逃的消息,却似乎半点反应也没有。

    莫非,老夫人当真病到这种地步?连抓个人的命令都下不了?

    柳沁这么想着,心里便不觉发慌,思忖着,打算找个机会,得与柳瑶聊聊。

    自从柳府出了事,母亲已经许久未允许柳瑶出前院了,柳沁往日里能见柳瑶的时候,柳瑶身边都有好几个嬷嬷丫鬟盯着,有些话,人这么多,柳沁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但现在,情况不同,柳沁如何也要冒险一番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柳沁计划着如何与柳瑶谈谈时,孝慈院里,却是另一番场景。

    前几日分明还奄奄一息,苟延残喘的柳老夫人,此刻正坐在摇椅上,手边放着一个泛着药味的空杯子,慢条斯理的看着手上的闲书,摸样瞧着,哪里有半分病状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杨嬷嬷端着壶药茶进来,将那茶导入空杯子里,递到老夫人手边:“您趁热喝吧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“嗯”了一声,拿着茶杯,喝了一口,又放下。

    苦味在口中弥漫,却一点也不难受,反而喝的有些上瘾。

    柳老夫人笑笑,将省了一半的杯子放在小几上,这才正视杨嬷嬷:“可查到了?”

    “查到了。”杨嬷嬷眼中掠过一丝冷意:“果真是宫里的人,四小姐自个儿没有那些本事。要说出逃,不说四小姐手里有没有金银,便是如何出门,只怕都毫不知晓,说到底,四小姐是有些心计,却也仅限于此,后宅多是年轻女子,四小姐的那些心思才显得能干,但若是换一个人,就是一眼看得出的把戏。”

    柳老夫人沉吟一下,半晌没说话。

    杨嬷嬷看老夫人的表情,却主动说:“您也说的没错,送四小姐走的,的确是宫里的人,有人瞧见,那与四小姐一起上马车的,便是皇后娘娘房里的教习史嬷嬷。说来咱们这位皇后娘娘,也是有眼光的,咱们柳府这么几位小姐,她偏偏就瞧上了四小姐做她这枚棋子,不过,也的确合适,若是三小姐或是二小姐,只怕早已经露了馅。”

    杨嬷嬷语气并不好,显然对那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后宫之主,也没多少尊敬。

    许是见过了曾今那些血淋淋的事件,杨嬷嬷心中,除了对自家老夫人尽忠尽心,对其他人,皆是尔尔。

    杨嬷嬷说完了许久,见老夫人还是未说话,不觉深思自己是不是说多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杨嬷嬷打算认个错弥补一下时,却听老夫人淡淡的问:“柳月,是去了古庸府?”

    杨嬷嬷垂眸,点头:“是这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给柳蔚传信。”老夫人立刻道。

    杨嬷嬷却笑:“您糊涂了,咱们府里头有宫里的奸细,这事儿本就是三少奶奶告知咱们的,三少奶奶知晓的,大小姐又怎会不知晓呢。”

    是了,柳府有宫中人出没之事,的确就是几日前,来送药的金南芸,随意与杨嬷嬷说的。

    说是随意,却不可能当真随意。

    也是自那之后,柳老夫人才将目光盯上了柳月。

    要说柳月私逃,谁最不惊讶,反倒,就是柳老夫人最不惊讶了。

    既然宫中有人帮柳月,那柳月离开,不过就是早晚之事了,只是,若是连累柳蔚,那便万万不可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