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23章:双方都默契的极快错开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23章:双方都默契的极快错开

    金南芸坐在自个儿院子的葡萄架下,品着手边的五花茶,手中,端着一本账簿。

    浮生乖乖的守在一边,过了好一会儿,看了看时辰,突然说:“小姐,快到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自从回了京都,与柳逸彻底撕破脸,浮生早已改了口,原先的少奶奶三个字,现下是彻底不用了,一声小姐,虽说两人还未和离,但也意喻和离不过是早晚之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清淡的应了声,金南芸将账簿放下,打算回房拿了东西,便去柳府。

    在柳家如此多事之秋的今日,柳府该是所有女眷都遭软禁府内,但也就偏偏金南芸一人,要走便走,要留便留,按照柳蔚的说法,本就是做的一场戏,上面是在做戏,下面又何尝不是,只要有银子,会使银子,如今的局面,又与平时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一开始柳府出事,金南芸的确也慌了神,不过有柳蔚书信提点,金南芸才明白,这不过是一场小事,至少,对金南芸来说是完全可以不受影响的,只要她聪明一些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商家之女,金南芸哪怕曾经糊涂过,现在,也是够聪明的,怕是,现在也就只剩聪明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送过,怕是就差不多了吧。”在回房的小径路上,金南芸随口问了声。

    浮生老实回答:“该是差不多了,柳先生的药好,现下柳老夫人,已经无大碍,剩下的那些温养之药,一气儿送过去也并非不可,也省的小姐日日跑动。”

    “跑动倒是无碍。”金南芸道:“只是跑多了,难免……”

    浮生懂小姐的意思,跑多了,难免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她们本就已经算是半脱离柳家,柳家是福是祸,与她们都没多大关系,但眼下她们日日往柳府走,就怕柳家一些人,起什么不该有的心思,将她们硬是再拖进那个浑水里。

    “柳老夫人,是明晓的。”浮生这么说着。

    这几日,她们接触最多的,也就是孝慈院的人,但不管是杨嬷嬷还是柳老夫人,都没提过让她们帮忙之事,想来,都是明白人。

    金南芸点点头,自己忌惮的,也不是柳老夫人,那位老人家虽说冷峻些,但心思向来是善的,金南芸想的,是那位正夫人,吕氏。

    眼下柳月跑了,吕氏,只怕是要坐不住了,之前或许还能忍耐一二,但再过两日,只怕终究是要来找自己的。

    毕竟如今,能进出自如,手下还有探子人手的,整个柳家,也就只剩她金南芸一人了。

    金南芸是不想与柳家有太多牵扯的,与柳逸之事,在柳家已不是秘密,而到底亲疏有别,柳家人,是一个没有站在她这头的。

    金南芸也无所谓,不过既然他们凉薄,也就别怪她自私,柳家出了事,她第一个撇清干系,为自己谋划,那时她倒不知这只是上位者的一出戏,只当是真的,还书信给柳蔚,警示柳蔚提早提防。

    而后来知道并未有大危险时,金南芸已彻底脱离柳家,便是名义上,依旧被软禁,实则,金南芸却早已住进了外头置办的宅子,彻底与柳家分了开。

    而柳家人也都不傻,虽说也有看不顺眼金南芸,妄图向上头状告金南芸的,但到底都被吕氏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吕氏会这么做,金南芸也不惊讶,若是吕氏想将柳瑶柳丰救出来,卖她这个人情就对了,虽说柳瑶柳丰不可能当真出事,但能占这个便宜,她又何乐不为。

    金南芸是打着不出力,不过问,安安生生自己撇开过日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若是这次因为柳月逃脱,吕氏有求于她,算着上次的“恩情”,她还真不好拒绝,所以这两日,她便不太想去柳府,能避着便先避着吧。

    金南芸心里头正想着,就听外头,传来丫鬟的声音:“小姐,外头有人找您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随口问:“谁?”

    “那人没说身份,只说是小姐您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家人?

    金南芸皱了皱眉,抬眸看了浮生一眼。

    浮生明了,领着那丫鬟离开,等浮生再回来时,脸上表情很微妙:“小姐……是……”

    金南芸已经才到了,挥了挥手,淡淡道:“带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来人的确是金南芸的家人,而不是别人,正是金南芸打算彻底断绝干系的……夫家人。

    来的是吕氏房里的丫鬟,随着柳府出事,吕氏身边的人,也陆陆续续换了许多,现下留下的,皆是吕氏的亲信,而今日来的,便是吕氏房里最得力的巧心。

    巧心不是空手来的,而是带了不少东西,见了金南芸也一个劲的嘴甜,若是不识得的人,指不定便被巧心三言两语给哄了过去。

    金南芸听出了巧心口中的请求,说来说去,无非也就是柳月之事,金南芸没有立刻应下,先只是随口敷衍着,等到巧心急了,都快出汗了,金南芸才慢悠悠的“嗯”了声,算是应下了。

    金南芸没有答应得太快,无非就是不想让吕氏以为她那么好说话,商人逐利,若是能为自己争取多一些利益,何乐不为。

    巧心得了应承,也不敢多呆,有嘴上奉承两句便走了。

    巧心一走,金南芸看看天色,也带着浮生打算去一趟柳府,至少将药给送去。

    出了京都大街,外头来来往往的人,走到哪里都是摩肩擦踵,熙熙攘攘。

    金南芸没乘马车,毕竟眼下情况特殊,能自由出入柳府是一回事,但太高调便是大忌了,现下出门,若是去偏远的地方,倒是无碍,若是城内,尽量便是走过去,免得让人抓到把柄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会儿,柳府近在眼前,金南芸加快了步伐,想着速战速决,早些将药送过去,顺道还能去铺子巡视一番。

    可刚走到大街正道,浮生突然顿了一下,继而忙拉住自家小姐。

    金南芸不解,被浮生拽着,问:“怎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金南芸便瞧见前方正走来一行人,那行人容貌普通,衣着朴实,看着就像普通百姓,但其中有一人的脸,金南芸一见,便知他们并不普通。

    金南芸有些怔忡的站在原地,待脑子醒神过来,已经过了两个呼吸,金南芸极快的调整情绪,对浮生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浮生有些在意的看着小姐,想说什么,但话到嘴边,又停住了。

    两人继续往前走,去的路上,恰好与那一行人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金南芸知道,那人也看到了她,方才他们的视线明明在空中交汇,只是,双方都默契的极快错开罢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等走远了,浮生刚才不安的问道:“那个人,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知道浮生要问什么,金南芸没什么情绪的道:“星义,是他。”

    浮生瞪大眼睛:“果然是他,他怎么会在京都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