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26章:柳公子有异装癖的事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26章:柳公子有异装癖的事

    房间里的气氛很微妙,柳蔚很尴尬,自从来了古代,女装,柳蔚是很少穿的。

    大略算起来,除了在京都的时候,往日,都是男装伴生。

    便是小黎,也已习惯了叫柳蔚是爹,而非娘亲。

    其实男装习惯了,真的是很方便的,但是这种方便,以前可以无所谓,现在却不行了。

    容棱的视线太过逼人,柳蔚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柳蔚抿着唇,手指紧抓着衣裙的边角,紧张的将黑锅都甩给了小黎背,而后就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还睡吗?”两人这般僵持着总不是个办法,柳蔚吞吞吐吐半晌,才问出这一句。

    容棱盯着柳蔚的脸瞧了好久,久到柳蔚脸都开始发烫了,才听男子淡缪的声音,随意的飘来:“你先睡罢。”

    容棱说完,掀开被子,下了床。

    柳蔚抬起眸子: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净房。”咬字极重的吐出这两个字,容棱出了房间,反手将房门阖上。

    柳蔚坐在床上,颓然的耷拉着脑袋,整个人被负能量笼罩。

    都牺牲这么大了,这男人竟然还要避着。

    完了,看来这次是真的完了,柳蔚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的最大情敌,竟然是个男子。

    柳蔚心很痛。

    柳蔚下了床,走到镜子前,左右看看自己,然而深思般的摸着下巴,想着,难道自己男子形象太过深刻,容棱还适应不过来么。

    早知道容棱有一天会弯,当初容棱催着自己要常常女装示人时,她就不该拒绝,果然自己做的孽,哭着也要承受下去。

    柳蔚很烦,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男装,打算在容棱回来之前,将衣服换回来,可刚把衣服拿出来,门外就有敲门。

    容棱回来了?

    柳蔚想也没想,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却忘了若是容棱回来,为何还要敲门?

    柳蔚承认自己乱了分寸冲动了,所以,当打开门,看到门外的三人时,柳蔚出现了短暂的僵硬。

    小黎眨巴眨巴眼睛,呆呆傻傻的看着眼前的……娘亲,一双黑色的眼珠,来来回回。

    视线在娘亲身上转来转去,转了好几个圈儿。

    而跟在小黎身后的大妞小妞,也一下子愣了,两个小姑娘还在奇怪,为何柳公子的屋子里,会有女子,但定睛一看,才发现哪里是女子,分明是柳公子自个儿穿了女子的衣服。

    可是一个大男人,为何要穿女子的衣服?

    大妞小妞对视一眼,齐齐从对方眼中看到深意,两个丫头觉得,他们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。

    柳蔚在僵了两个呼吸后,便快速伸手,将三人拉进房间,最后再猛地将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三个小孩傻乎乎的站在原地,三人的表情都很微妙,最后,还是小黎试探性的开了个口:“娘亲?”

    柳蔚板着脸瞪小黎。

    大妞小妞听到这个称呼,猛地露出悚然的表情,难道说,柳公子不止喜欢堂堂男子男扮女装,还喜欢人家将他当做女子看待?

    大妞小妞很惆怅,那么她们往后是该叫柳公子,还是柳姑娘?

    感觉是个好复杂的问题。

    小黎确定自己没认错人,咽了咽唾沫,上前拉住娘亲的衣角,紧张的问:“娘,你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找我做什么?”快速的打断小黎的询问,柳蔚直接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小黎想到他们来的目的,乖乖的说:“今晚上有花灯会,我们想问问,可不可以去逛逛……”说着,小黎又上下打量着自家娘亲:“娘,要穿成这样去逛吗?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柳蔚毫不犹豫的拒绝:“我不去,你们也不准去。”

    小黎不甘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大妞小妞也面露失望。

    柳蔚十分冷硬的说:“你们若是能自保,自是想去哪里都成,若是不行,便乖乖在房里呆着。”

    如今古庸府接连出了几条未破人命案,柳蔚哪里放心,让三个小孩自己出去乱逛。

    小黎急忙道:“我可以自保。”说着,还一手牵着大妞,一手牵着小妞,跟着承诺:“也会保护妹妹。”

    柳蔚冷笑一声,眸子里毫不掩饰的嫌弃。

    小黎涨红了脸,还想挣扎:“我,我真的,真的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房睡觉去。”冷面无情的长辈,下了最终命令。

    小黎还想反抗一下,但柳蔚心情不好,自己不好过,也不让别人好过,所以柳蔚一个瞪视扫过去,显示自己已经没耐心了,小黎终究灰溜溜的耷拉下脑袋,什么也不说,闷闷的牵着两个妹妹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而在三个小孩出了房间后,柳蔚又补了一句:“今日,你们什么都没瞧见,明白吗?”

    瞧见,瞧见什么?

    小黎眨巴眨巴眼睛,正想问,大妞小妞已经极快的对视一眼,纷纷义正言辞的保证:“我们……我们什么都没瞧见!”

    柳公子有异装癖的事,她们绝对没瞧见,也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!

    被两个丫头认真的视线盯得有些毛毛的,柳蔚咳了一声,挥手:“回房睡觉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黎在被撵走后,还是不解,他问素来聪明的小妞:“我爹说,没瞧见什么?”

    大妞义正言辞的道:“就是,什么都没瞧见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小黎抓抓头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大妞拉住小黎的胳膊,将小黎拽到一边,在他耳边嘀咕两句。

    小黎听完,眼中出现了一丝迷茫:“可是,她是我娘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。”小妞捂住小公子的嘴,回头看了看紧闭的房门,确定喜欢扮成姑娘的柳公子没听到,这才压低了声音说:“以后不能叫娘,要叫爹。”

    小黎还是不懂,他知道要叫爹,娘说过,他都要叫她爹,他也一直很乖很听话的没有叫错,但是这个为什么是没瞧见的事?

    就算瞧见了又怎么样?

    娘亲只是穿了一件裙子而已,以前在京都,娘亲也经常穿裙子,不过每次穿裙子,都要贴一张很丑很丑的伤疤,现在娘不贴伤疤穿裙子,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小黎觉得这是好事,娘亲终于知道那个红红白白的伤疤不好看,并不能为她的容貌增色了,这说明娘亲终于有正常审美了,这是值得庆祝的事。

    ……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