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27章:就让这段感情,走到这里好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27章:就让这段感情,走到这里好了

    大妞小妞觉得小公子太笨了,怎么说都说不听,但为了怕柳公子不高兴,她们还是尽心尽力的要求小公子务必保守秘密。

    小黎虽然不解其意,但是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小妞觉得很欣慰,小公子虽然不聪明,但是很听话,这也能让她们省心不少。

    而自认为自己是最不可能泄露机密的小妞,在回到房间,乖乖睡下,并且心安理得的进入梦乡后,三更时分,突然从床上走了下来,小妞闭着眼睛,熟门熟路的走出房间,穿过走廊,再走到熟悉的房门前,抬起手,“咚咚咚”的开始敲门。

    门被敲响的第三下,房门就开了,容溯揉着眉心看着准时准点报道的小丫头,冷淡如墨的面上,没有半点起伏。

    按照平日的习惯,这小丫头来了,要不是来送吃的,要不是来睡觉,但归根究底,都是一开门,就窜进来,然后准确无误的往床榻上爬。

    可今日,门都开了,小丫头却只是站在门口,呆呆的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容溯蹙了蹙眉,问:“怎么?”

    门口的小丫头还是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容溯本就不是什么对小孩多有耐心之人,见小妞不动,停顿一下,索性打算关门。

    可就在房门关上的一刹那,门外,一只短短的小手,推住了门板。

    容溯看着小妞,将手松开。

    果真,这丫头还是要进来的。

    可小妞只是推着门,却并不打算进来似的,容溯又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而在容溯打算再次将门关上时,却听一道细弱的声音,从小丫头嘴里飘出:“渣男。”

    容溯挑起眉,表情有些微惊,接连几日,夜夜梦魂夜游,这丫头,却从未说过话,从来只是沉默的做一些令人猜摸不透的动作,但说话,的确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而且小妞说的什么?渣男?那是什么怪异的词汇?

    容溯不明,便不置一词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却见小丫头似乎被那两个字刺激了,突然推开门,走进来,打了容溯,嘴里还念念有词:“渣男,渣男,渣男——”

    小丫头的拳头没什么力道,打起来并不疼,但抵不住小妞这愤愤语气,令人不虞。

    容溯拖住小妞的手,将小妞小鸡似的拎开,板着脸:“发什么疯!”

    被提拉起来,小妞也不依不饶,打不到对方的身子,就抱住对方的手,然后频频的打,嘴里依旧叫着:“渣男,渣男……”

    可这究竟是何意?

    容溯听不懂,但却知道,这种怪异词汇,也就只有那柳先生会说,所以,那人究竟跟这丫头说了什么?令这丫头出了这等子毛病?

    小妞骂得很起劲,尽管明日醒来,便浑然不知今日发生的一切,但小妞就是一直说,一直说,不依不饶的说。

    容溯到底烦了,将小妞抱起来,丢到床上,把被子一裹,说:“睡觉!”

    小妞想挣扎起来,但身子被大手一拍,又压了回去,几次挣扎都被武力镇压后,小丫头学乖了,终于不动了,躺在床上,含糊一下,就身子一滚,裹着被子睡着了。

    听着小妞立刻变得均匀的呼吸声,容溯面无表情,伸手点点了小妞的额头,嗤了一句:“小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渣男!”像是知道有人在骂自己,被唤作小混蛋的小丫头,条件反射的又冒出一句。

    容溯脸立刻沉了。

    但意识到自己是在与一个神志不清的小丫头较真,容溯又觉得颇为无聊,停顿一下,也上了床,睡在外侧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容溯不易熟睡,加上小妞又踢被子,动来动去,他更是睡不好,还要时不时将被子掀起来,盖小丫头一脸。

    小妞在被被子砸了好几下后,像是终于学乖了,不动不叫,平平的睡在一个地方不动弹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容溯以为好歹闹腾完时,又听小丫头迷迷蒙蒙的说梦话:“渣男……姑娘……渣男……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渣男好像是说自己,那姑娘又是谁?

    容溯侧着身子,看着这小孩儿。

    小妞咬着手指熟睡,张张嘴,还在无意识的呢喃:“姑娘……姑娘……柳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柳姑娘?

    有些熟悉的称呼,令容溯顿住。

    天下之地,姓柳之人何其繁多,但偏偏这个称呼,在容溯心中,却能自动带出一个影子。

    想到那毁去容颜,却傲骨依在的清淡的女子,容溯狠狠的皱了皱眉,转首,有些气恼的瞪着小妞:“本就够烦了,你还嫌不够?偏要我将她彻底置入死地,才肯罢休?”

    小妞并不知道有人与自己说话,小妞只是嘟嘟囔囔的继续说着自己的语言,可大略是还不太习惯在梦游时说话,小妞一次也就只能迸出两三个字,多念叨几次,就累了,到最后,迷迷糊糊的就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容溯盯着小妞天真无邪的睡颜,仰躺在床上,脑中,某人的影子,却越发深刻。

    隔壁的柳蔚,猛地打了个喷嚏,揉揉鼻尖,柳蔚坐起来,看了眼房门方向,确定门板未动,容棱,还未回来。

    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了,别说是客栈的净房,就是衙门的净房,都该去了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下了床,揉着有些酸涩的脖子,打开房门,下楼去看。

    净房在后院,柳蔚远远的就看到净房门口,没挂灯笼。

    若是没挂灯笼,便说明里面没人。

    柳蔚皱皱眉,不是说去净房吗?怎的不在?那又去哪儿了?

    柳蔚有些烦躁,意识到自己两个时辰白等了,脸色板了起来,抬脚就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容棱要去哪里与她无关,容棱要躲着,便让他躲。

    自己都已经将脸拉到了这个地步,他既然还无动于衷,并且频频躲避,那她也没必要这么不依不饶了,不如就让这段感情,走到这里好了。

    分手而已,谈恋爱的,谁还不经历一下分手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哪还能都遇到第一个,就喜结良缘一辈子。

    带着一肚子火,柳蔚边给自己洗脑,边回房间,一进屋子,看着房内空空如也,冷冷清清,柳蔚抿紧了唇,扑到床上,把被子一掀,给自己蒙上。

    容棱,你做得好,好的很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