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30章:容棱居然不声不响的变得这么渣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30章:容棱居然不声不响的变得这么渣

    纪槿诧然的瞪大眼睛,不太理解柳蔚的话:“按你的说法,往后见了恃强凌弱,奸淫掳掠之人,不能路见不平,还得先去衙门报官,再让衙门层层上报,最后三思而后行,再将凶手缉拿归案,最后拖延个七八个月,算好时辰,闹市口问斩?对了,若是遇到财大势大之人,只怕不用等到问斩,已被其家人偷偷李代桃僵,脱罪活命了?”

    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,这种钻法律空子之事,都不胜枚举。

    柳蔚当然知道纪槿这些话是真的,但那又如何,法律便是法律,既然有法,就要守律,无规矩不成方圆,若人人都当自己是救世主,能轻而易举的评定他人是否该死,那这天下,岂非大乱。

    柳蔚承认,自己这种观念,对一身武艺的武林中人,是不起效的。

    武林不缺什么,最不缺的就是侠骨柔肠,铲恶锄奸,他们不觉得杀一两个坏人有什么错,只要是坏人,就是死有余辜,他们杀了,便是替天行道,匡扶正义。

    但柳蔚不同,柳蔚来自现代,法治社会,从事法医,自有自己的一套“法”则,且坚定不移的坚持这套法则。

    柳蔚明知律法漏洞,弊端无数,但柳蔚还是想做那守规矩之人。

    来自现代社会的柳蔚,比古代人,多了一层叫做三观的东西。

    看着纪槿浑不认错的表情,柳蔚眯了眯眼,半晌,道:“想合理的替天行道?”

    纪槿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“当官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纪槿眨眨眼,不太明白柳蔚的话。

    “等你有资格评断他人生死了,你杀人,便不用偿命了。”

    就像在现代,除了黑社会,还有什么人能……

    “但是现在。”柳蔚抿着唇瓣,转头,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对上柳蔚的眼睛,不置一词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将此女子缉拿归案吧,容大人。”

    容棱黑眸一转,看向纪槿。

    纪槿脸色一黑,意识到这两人好像不是说笑的,转身架起轻功,便要赶紧逃跑。

    柳蔚头也没回,袖子一甩,一道熟悉的罡风袭去,将正要跑走的纪槿一个罩面打落下来。

    纪槿被风力刮到地上,也顾不得疼痛,爬起来又要跑,柳蔚已经一个闪身,贴到纪槿身后,一手扣住纪槿肩胛,令纪槿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纪槿疼的掉了眼泪,声音柔柔软软的:“柳蔚……表,表妹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不动如钟:“说了,这会儿攀关系,已是晚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柳蔚直接将纪槿一扔,扔到地上,踩住纪槿的衣服,令纪槿再也跑不掉。

    纪槿绝望的趴在地上,眼泪连串的跟着掉,心里委屈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柳蔚却看也没看,只盯着容棱,表情很难堪:“容大人打算徇私枉法吗?”

    柳蔚刚才几个动作,接连出手,但容棱只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,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,要说起来,柳蔚不过一个司佐,文职官员,容棱堂堂都尉,缉拿凶手这种事,在没人做的时候,就该他做。

    他却眼睁睁看着纪槿跑。

    呵,柳蔚就知道,一个大男人与一单身女子半夜在外头悄悄见面准没好事,果然被猜中了!

    那么现在的问题复杂了,所以,是钟自羽疑似给她戴了绿帽子后,纪槿又疑似给钟自羽戴了绿帽子?

    那么,容棱的性向是否又变正常了。

    还是容棱不知不觉,从单变成了双。

    容棱居然不声不响的变得这么渣了,柳蔚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默默被定义为渣男的容都尉只是紧瞧着柳蔚,停顿半晌,又看向纪槿:“既是缉拿,始作俑者,自也要捕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了皱眉,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果然,本趴在地上哭哭啼啼的纪槿,听了容棱这话,猛然醍醐灌顶,瞬间抬起头来,激动地道:“始……始作俑者是纪茶,去抓纪茶,容都尉,求求您抓她吧。”

    是了,若是纪茶被衙门带走,好歹也是能躲一阵子,总好过被带回族内,闹个生死难测的地步。

    族法的厉害,纪槿一点也不夸张的说,自己曾亲眼见过犯错族人,被执行长老几番折磨,最后疼死禁地,断绝性命。

    一想到纪茶被带回去,怕是也有这个下场,纪槿便止不住的流泪,但眼下却迎来一道生机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纪槿盈盈楚动的双眸,猛地看向柳蔚,虽说提出这等妙计的是那容都尉,但“杀人偿命”这个“借口”,却是柳蔚先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柳蔚容都尉这两人摆明了就是一对儿的事儿,纪槿自然知晓,所以,纪槿笃定,柳蔚肯定是有心帮自己,但苦于纪家与她已经撕破脸皮,柳蔚不好明着帮,便嘴硬心软的用了这迂回之法,最后,却还是一心为自己与纪茶着想。

    纪槿感动得心都甜了,看着柳蔚的视线,也越发的柔软,最后,一双金瞳竟像是要化成水一般,缠着柳蔚便不再放松。

    被一女子用如此濡慕的眼睛盯着,柳蔚忍不住后脖子冒出些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柳蔚咳了一声,后退半步,冷着脸道:“杀人偿命,你的罪行,自会有人上书朝廷,届时审判如何,便是上头做主。”

    纪槿连连点头,哪里还有方才那副义愤填膺的摸样。

    纪槿现在看柳蔚怎么看怎么好,不管柳蔚说什么,纪槿都觉得是在帮自己,帮纪茶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姐妹同心,骨血相连,说到底,跟柳蔚也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看来,柳蔚虽说与纪家其他人不对付,但对她们姐妹却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纪槿这般想着,索性从地上站起来,噙着一双美眸,擦干脸上的泪痕,笑盈盈的望着柳蔚,主动举起两只手,说:“妹妹快些抓我吧,我不跑,再也不跑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觉得自己被摆了一道,眼看着纪槿主动走在前头,一蹦一跳欢乐的往衙门走,走进衙门,就对门外守着的衙役说:“那个,我杀了人,两位大人谁带我去去牢里。”

    门口的两个衙役,用看神经病的目光看着纪槿。

    心想,姑娘是个好姑娘,好看也的确生得好看,就是脑子坏了。

    柳蔚头很疼,揉着眉心,对身边的容棱道:“去将纪槿关起来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动,却瞥了柳蔚一眼,问:“你不去?”

    柳蔚冷着脸色,扯了扯自己的衣裙,意思是,这样怎么去?

    容棱没做声,但那眼神分明是说——还以为你不怕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