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31章:岂止是钟情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31章:岂止是钟情

    柳蔚平白被噎了一下,脸又黑了许多。

    但容棱逗柳蔚是逗柳蔚,却自有分寸,那边纪槿与两名衙役一再虔诚保证,自己真的杀了人,就在建阳府杀的,也没过多久以前的事,好像就才两三个月。

    两名衙役看纪槿的目光越来越不善,最后已经有一个想连夜去找大夫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容棱走了过去,轻描淡写的几句,令两名衙役即便满心疑窦,也还是老实的将这“不知道是不是杀了人,但脑子肯定不好使”的姑娘,带进了内牢。

    纪槿在进牢房前,还殷殷期盼的望着容棱,说:“容大人,您别忘了,我姐姐才是主谋,是她教我怎么杀的。”

    纪槿那急于求成的语气,听得两名衙役嘴角直抽!

    心说,这姑娘真的该关在牢房,而非疯人塔吗?

    容棱头也不回的离开,出衙门时,已挥手示意躲在暗处的下属,去找纪茶。

    而等容棱吩咐完,再四下寻找时,却哪里还有柳蔚的身影。

    回去了吗?

    柳蔚穿着一身女装,夜半三更的跑到街上乱逛,就是为了出来散步?

    心里正想着,容棱远走了两步,打算回客栈看看。

    却在刚走到前方三岔路时,便感觉从头而降一道寒气,待容棱条件反射回手迎战时,却队上一张清冷黑沉的俏脸……

    柳蔚从屋顶上飞下来,手上裹着内力,一道偷袭,击向容棱后背。

    容棱原本已做了回击准备,却在瞧见是柳蔚时,收了九成力道,而余下那一层,不足以让他躲开柳蔚的八成内力。

    后背受创,容棱甚至来不及闪身躲避,两只轻柔的手指,已碰到他的耳垂,接着,两根手指一合,容棱耳廓生疼,仿似要被拧掉一般。

    而容棱身边,柳蔚阴测测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回去!我们需要好好谈谈!”

    说是要谈,但揪着容棱耳朵的手,却丝毫不松!

    柳蔚算是明白了,什么柔情似水,什么千娇百媚,都不管用,面对出轨的男友,还是武力镇压最为有效!

    一人一个活法,柳蔚今夜就与此人说清楚,说不清就打一场,打是打不过他,但不代表柳蔚不敢打,况且柳蔚还有帮手,小黎这个儿子在这种时候,用途就显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容棱,堂堂三王爷,此刻着实是愣住了!从小至大,他何曾被人拧过耳朵!往日倒是常见柳蔚拧小黎的耳朵,小孩子顽皮,总有淘气的时候,拧拧耳朵,便听话了。

    可哪里想到,柳蔚竟将这一套,用在他的身上!

    男人嘴角的那丝笑意,忍了又忍,还是没忍下来。

    容棱抬手捉住柳蔚的手,想将柳蔚的手拿下来,却又被柳蔚拧了一圈。

    耳廓一阵疼痛,容棱皱起了眉:“闹够了?”

    柳蔚冷笑一声,完全不怕他:“我闹还是你闹?”柳蔚说着,脱开他的耳朵,后退两步,满脸凌然:“既然你等不及回客栈,那咱们就这儿说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,没做声。

    柳蔚抿着唇,指着自己的衣服道:“这套衣服,我是当真不想穿,不过看来,也不算白穿,今个儿咱们就把事说定,首先,我先问你。我问你,我穿男装好看,还是女装好看?”

    柳蔚问的直接,且目光十分逼人,一身女装的情况下,柳蔚却分明没有半点女儿家的娇怯柔媚,大胆得,仿佛连男子也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容棱看了柳蔚好一会儿,感觉到耳朵上的余痛还未消散,思忖着,是不是他当真逼过头了,将柳蔚的真火都给逼出来了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的话……

    容棱脑中绕了一圈儿,再回神时,他已控制好五官表情,淡淡的将柳蔚上下打量一圈儿,继而道:“皆可。”

    柳蔚脸黑了一层,两步上前,逼到容棱跟前:“只能选一钟作答。”

    容棱眸中露出不耐,随意的道:“现在这般,便可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女装。

    柳蔚点点头,又问:“钟自羽好看,还是纪槿好看?”

    容棱蹙了蹙眉:“与他们何干?”

    “你回答便是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再次逼前一步。

    容棱想说,这两人他都无感,但话到嘴边,却成了:“若定要选一,自是纪槿。”

    单比做好看,男子与女子,本就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柳蔚低下头,半晌没说话,等到再抬头时,手直接抓住容棱衣领,瞪着眼睛问:“纪槿好看,还是我好看。”

    容棱抑住心底的笑,看着柳蔚认真的瞳眸,像是为了故意磨柳蔚般,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柳蔚一幅随时大打出手的模样,手上的力道也又紧了两分。

    容棱吐了口气,似放纵,又似随意: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那声线,刚硬柔情,百转千回。

    柳蔚选择性的不去计较容棱语气中的敷衍,终于松开了容棱的衣领,还体贴的为容棱将紊乱的领口抚平,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如此说来,你还是钟情我的?”

    岂止是钟情。

    容棱心中想着,面上未显。

    柳蔚将容棱的衣领都整理好,再仰起头时,眼中已有了笑意:“很好,既然话已经说到这里了,那剩下的,就简单多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饶有兴趣的等着柳蔚说下去。

    柳蔚的手,顺势滑下,握住容棱的大掌,与其十指相交,这样的牵手方式,令容棱略感新奇,只觉得,如此,当真与对方更亲近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我关系已然明了,有些规矩,便还是说清一些的好,当然,感情是相互的,我对你有要求,你对我亦可有要求,那么先来说说我的要求。”柳蔚清了清喉咙,与容棱相携走在回客栈的路上,漫不经心的一条一条掰着说:“一,你除了我之外,不得随意对其他女子好。二,你除了我之外,不得随意对其他男子好。三,不得对我不喜欢的人好。四,答应我的事,不能食言。五,不得背叛我。六,不得欺瞒我。七,不得敷衍我。八,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显然是早有准备,一说便没有停下,从三岔路口,一直走到客栈门口,柳蔚总算说到了第二十六条……

    ……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