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32章:明日开始,我与小黎睡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32章:明日开始,我与小黎睡

    “二十七,将来若是成亲,你的粮饷,交给我管。二十八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柳蔚继续说下去,容棱站定步伐,打断她:“还有多少条。”

    柳蔚数的正起劲,猛地被打断,便停下来,算了算,说:“还有十几条。”

    容棱点头,道:“我都答应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:“我还未说完,你确定不听听看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容棱说着,看着柳蔚:“你说,我也可提要求?”

    柳蔚挑挑眉,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容棱瞧着柳蔚,道:“我只一条。”

    只有一条,这般爽快?

    柳蔚做好洗耳恭听的准备,就见容棱抿了抿唇,将柳蔚上下看了一圈儿,淡淡的道;“往后,都这般穿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噎,愣住了,半晌,指指自己的衣裳,问:“白日也这般穿?”

    容棱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,彼此沉默,柳蔚是知道自己的,敢夜半三更穿这样跑出来,看起来大胆,实则还是心有所惧。

    这套衣服,柳蔚是在房间里换的,跑出来的时候,还特地迂回了一般,避开了容棱那些暗卫,等见到容棱时,却不再回避,只因跟在容棱身边长随的那两名暗卫,乃容棱心腹,便是天大之事,让他们瞧见了,也只会三缄其口,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柳蔚是知道这些,才敢如此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但晚上有脾气,不代表白日也敢。

    况且,客栈里还住着一个容溯,柳蔚的身份,就算让全天下知晓,也不得让此人知晓。

    柳蔚现在既是柳家大小姐,也是镇格门司佐,朝廷官员,一个女子入朝为官,容溯知道了,这不等于平白送个把柄到他手上?

    柳蔚相信,这个道理容棱是明白的,但容棱故意这么说,显然就是为难她。

    也怪自己,方才把话说在了前头,说是我提要求,你也可提,如此一来,便成了互相要求。

    自己若是达不到容棱的要求,容棱也自不用达到她的要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柳蔚脸黑了下来,瞪着容棱,道:“奸诈。”

    容棱勾起唇角一侧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咬咬牙,有些不甘:“你当真以为我不敢?”

    容棱道:“你敢,我知。”他说着,率先走进了客栈,自上楼去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容棱的背影,分明听出,那句“你敢”,是他的故意讽刺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很惆怅,容棱已经变坏了,越变越坏了。

    要不,还是分手算了!

    耷拉着脑袋,柳蔚步伐拖沓的跟着上楼,路过走廊时,耳朵一尖,听到容溯房间,有脚步声。

    柳蔚神色一凛,看了眼自己的衣服,第一时间驾着轻功,往房梁上一窜,极快的窜到一根木梁后头,谨慎的将自己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下面,容溯的房门果然开了,一身亵衣的容溯,走出来,反手,把房门阖上,容溯并未发现外面有人,只是下了楼,直接往后院净房而去。

    逃过一劫,柳蔚松了口气,抚了抚胸口,打算趁着容溯没回来,赶紧回房间。

    可柳蔚刚一动,便感觉周围有什么不对劲。

    柳蔚慢慢将脑袋往后面转了转,然后,便对上三双黑黝黝的眼珠子。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把房梁当成潜伏点的三名暗卫: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人面面相觑,气氛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三名暗卫在沉默了数息之后,其中中间的那名斟酌了一下言辞,带着试探与怀疑,轻声问:“柳……大人?”

    柳蔚咽了咽唾沫,身子一转,以最快速度冲下房梁,直直跑回房间,砰的一声,再把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房梁上的三名暗卫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左边那个问:“这……是柳大人吗?”

    中间那个语气含糊:“长得,不是一样吗?”

    右边那个很怀疑:“可她是个女子。”

    中间那个摇摇头,看着一脸涉世未深的同伴,语气复杂的道:“这世间,男子喜女妆之怪事,并非没有。”

    右边的同伴很震惊:“男子为何要穿女装?”

    中间那人没再回答,左边那人似想到什么,但也没说话,右边那人得不到答案,却感觉两名同伴都莫名沉默了,一时间,房梁上,气氛凝重。

    柳蔚回了房间,额上已经出了密密细汗。

    柳蔚想与容棱说方才之事,一转头,却发现容棱已经上了床,盖着被子,背对着外面,已经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柳蔚暗暗咬牙,走到塌边,一挥手,将被子掀开。

    身上瞬间失去温度,容棱慢慢睁开眼,侧眸,黑色的视线,淡淡的瞧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将容棱身躯掰正,让容棱平躺着,然后上床,骑在容棱身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的姿势,以及那一身俏丽女装,眼神暗了暗,放在袖子里的手指,狠狠掐了自己一把,以迫使自己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柳蔚没瞧出容棱的忍耐,柳蔚只觉得今夜自己万全准备下,却让这人戏弄了,他明知白日里,她不可能穿女装示人,他却以这样的方式,堵她的口。

    这人究竟想做什么?容棱到底,又是否还钟情自己?

    柳蔚拿不准了,只觉得容棱越来越难琢磨,也越来越古怪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容棱现在淡淡凉凉的态度,已经让柳蔚没有安全感了。

    就仿佛,自己在一力争取,另一方却一再后退。

    柳蔚说不清现下的心情如何,愤怒,不虞,气恼,委屈……

    是了,委屈,特别委屈。

    柳蔚抿下唇,忍着鼻尖酸楚,就这么看着容棱,也不说话,就盯着他。

    容棱原本还是淡淡,但瞧见柳蔚眼眶竟在发红,眉头狠狠蹙起。

    房间里很安静,两人就这般对视,过了许久,柳蔚眼眶的红影开始发深,接着,柳蔚眨了眨眼,迫使自己将快溢出的眼泪逼回去,然后一个翻身,到了床榻内侧,盖上被子,背对着容棱,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的背影,目光久久未动。

    而床内侧,柳蔚捂着脸,一动不动,但隐约的,被子里,却传来吸鼻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在哭?

    容棱不确定,看起来像是在哭,但她是柳蔚,怎可能哭?

    容棱很徘徊,几次伸手,想碰碰她,但都忍回去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直到过了许久,柳蔚似乎已经睡过去了,睡着后,柳蔚无意识的动了动身子,侧躺的身子平躺下来,这次,容棱清楚的看到,柳蔚眼角未干的泪痕。

    眉头狠狠蹙起,自诩心狠的男人抿紧唇瓣,容棱盯着床顶的帷幔,沉默良久,终究,长叹一声,伸手,将那隔自己有些远的女人拉过来,裹进怀里,收了力道,紧紧搂着。

    巨大的动作,令熟睡的柳蔚睁开眼。

    瞧着两人的动作,柳蔚挣扎一下,想退开。

    却听男人淡淡的道:“别闹。”

    柳蔚停顿下来,接着,道:“明日开始,我与小黎睡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