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33章:道高一尺魔高一丈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33章:道高一尺魔高一丈

    容棱皱起眉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柳蔚还在说:“方才我说的那些要求,你也当没听过,往后,你是你,我是我,我不会勉强你什么,你我便当朋友一场,各自安好即可。”

    这次,容棱的脸彻底沉了。

    柳蔚也没屑于看容棱的表情,只停顿一下,又推了他一下,说:“你先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容棱非但没放,还将她搂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柳蔚蹙眉,不悦。

    容棱却在此时,淡淡开口:“方才说的那些,我应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,仰头看着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叹了口气,妥协一般转过头,看着柳蔚还有些湿润的眼瞳,薄凑到她的唇边,慢慢的道:“我都……应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含住她的嘴唇,轻轻地啃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柳蔚睁大眼睛,就这么看着容棱。

    而就在容棱厮磨着,在她唇上动作时,柳蔚却突然从鼻尖喷出一个冷音:“呵。”

    容棱一愣,退开一些,瞧着怀里的女人。

    柳蔚一反方才楚楚可怜的摸样,猛地从床上跳起来,反身压到容棱身上,坐在容棱紧绷小腹之处,一手掐着他的脖子,一手按住他结实的胸口,眯紧眼睛道:“我就知道,你看上纪槿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皱眉,这又与纪槿有何关系?

    似知道容棱的疑虑,柳蔚理直气壮的道:“我方才就是在学纪槿楚楚可怜的摸样,试探你罢了,果然,你立刻就妥协了。你还敢说,你不是看上纪槿了?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一瞬间脑子里想了很多,方才的种种,柳蔚瑟缩娇弱的背对着他,隐隐啜泣的可怜摸样,她平躺着,又眼角含泪的温柔摸样,此刻再一琢磨,容棱脸色顿时焦黑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吧。

    容棱沉默了,他视线一转,看到柳蔚裸露的手臂上,有一块刺目的淤青,他指着那儿问:“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柳蔚振振有词的说:“方才哭不出来,自己掐的,怎么了!”

    容棱现在,只觉得眼前这女子,无论怎么看,都透着股可恶,且越看越是可恶。

    坚持了这般久的御妻之法,终究功亏一篑,让这人闹了个土崩瓦解,全盘皆输。

    早知迟早要败,他这几日,还忍什么?方才初见她这一身女装,难以自持,他便硬生生的去净房自渎而出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他何苦如此?

    这般思虑,容棱索性一个翻身,将淬不及防的女人压在身下,修长手指捏住她的下颌,狠狠咬下去,语气更是阴冷:“赢了,很是得意?”

    柳蔚原本还有些徘徊,但容棱这句“赢了”,却令她顿时笃定了。

    看来,果然如她所想,什么钟自羽,什么纪槿,什么出轨,什么变心,都是此人一通连环计,虽不知道目的是什么,但从自己三番四次投怀送抱,他却一再拒绝来看,这人,必然志在消磨调教于她。

    只可惜,最后还是被她两滴眼泪,逼出了原型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自己哭不出来,狠掐自己才逼得泪腺发作一丁点泪花,柳蔚又觉得不爽。

    趁着容棱片刻松懈之际,柳蔚泥鳅一样从容棱身下溜出去,一个打滚,滚下床榻,躲开老远,扬起自己手臂上的淤青,道:“这伤没好之前,你别再想碰我一根手指。”说完,眼看着容棱面色黑沉,柳蔚又不怕死的补了一句:“这是你戏弄于我的代价!”

    话落,柳蔚贼兮兮的伸手把床上的被子一抢,夺过来,裹在身上,遮住身上女装,抬脚就走出房间,往小黎的屋子跑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大敞的房门,和空空如也的泛凉床榻,黑眸紧眯,全身泛着寒意。

    这时,跑走的柳蔚又回来,探出一个头,对屋子里的容棱道:“还有,为何我学纪槿的摸样,你便妥协了,明日好好解释解释,解释不清楚,往后都自个儿一个人睡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咬牙切齿:“你便不怕,我当真变心?”

    已经农奴翻身的柳蔚现在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,柳蔚无所畏惧的扬着下巴,很是倨傲的道:“好,你大可去,看上谁了,记得与我道一声,也许我能为你牵线搭桥。”

    说着,柳蔚裹着被子又跑了,再不看容棱越发漆黑的脸。

    所谓,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

    作为败者,容棱只有承担失败的后果。

    容棱躺回床上,身上连个被子都没有,男人表情阴鸷,想了一下,起身,走出房间,去敲容溯的房门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房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容溯一脸倦怠的站在门内,瞧着这夜半三更的不速之客,语气很冷:“三哥有事?”

    容棱看了里头一眼,瞧见容溯床上,小妞正睡得香甜,身上盖着床小被子,自从小妞晚上时不时要来容溯房内睡后,容溯便为小妞这弱小孩童备了一床被子。

    而床榻上,除了一床小被子,自然还有容溯盖的,那床成人的被子。

    容棱推开容溯,直直的朝床榻走去,拿起那床成人被子,抱着,便直接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待容棱正要出门时,容溯拦住他,皱紧了眉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说:“借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借?”容溯表情很是难堪,不问自取这叫借?

    容棱理直气壮的道:“是。”说完,不与被子的主人多做交谈,直接出门。

    容溯揉了揉眉心,狠狠压下一肚子火气,喝道:“给我放下!”

    容棱不理容溯,头也没回,转身回了自己房间,砰地一声,将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站在走廊上,气的浑身发抖的容溯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里,被声响吵醒的小妞不自觉的动了动身子,容溯瞧见,狠狠掐了掐眉,也顾不得找容棱理论,先回房,拍拍小妞的身子,让小孩童继续睡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若是醒了,是不会真醒,而是继续之前的梦魂状态,而他,今晚已不想再听“渣男”“柳姑娘”这五个字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柳蔚实则也没好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柳蔚到了小黎的房间,看着床上的三只活物,一只鹰,一只乌星鸟,一个小孩。

    这挤挤攘攘的床榻,动物带人,根本分不出一星半点的位置给柳蔚睡。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待换下一身女装,只得趴在桌上,迷迷糊糊的打盹,索性现下都快天亮了,柳蔚也睡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古庸府郊外的某条小道上,一辆牛车,还在连夜赶路。

    ……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