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35章:你方才在看什么呢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35章:你方才在看什么呢?

    沉吟一下,组织了些语言,柳蔚停顿了好半晌,才将周玉儿已遭害之事,婉转道来。

    而一听真相竟是如此,早已牵挂了一整夜的周氏夫妇与其大舅哥,顿时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三人面如土色,那周玉儿的母亲竟直接身子一厥,便要晕过去。

    场面一顿混乱。

    周家母亲被其丈夫与大哥搀扶到椅子上,柳蔚上前,为其掐掐虎口,施行急救。

    可哪怕对方心理清醒了,脸色却依旧惨白一片,自己生的女儿,竟然在一年前便死了过去,这,这究竟是为何,她家女儿这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,竟然连性命都给搭了进去。

    周家母亲痴傻半晌,便开始嚎啕大哭,胡哥和两名衙役见不得这样的画面,齐齐后退数步。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硬着头皮上前安抚。

    可不管柳蔚如何说,对方就是不听,他们激动,柳蔚也可以理解,在现代时,柳蔚最不愿做的,便是与被害者家属见面认尸这一环,因为每次,那些眼泪都仿佛能将她淹没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的玉儿,她,她究竟是怎么死的?”同样激动的周家父亲,却尚存一丝理智,他掐掐眼泪,满脸悲伤,却执拗的问。

    柳蔚思忖片刻,才缓缓道:“实则,死的那人,究竟是否乃两位的女儿,本官还无法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无,无法确定?”周家母亲顿时不哭了,满脸期待的望着柳蔚:“不能确定?大人可是说,有可能,死的那个不是我们家玉儿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的确有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太好了,我家女儿福大命大,指定不是玉儿,指定不是玉儿。”不管是不是自欺欺人,但他们宁愿女儿至今没有消息,也不想收到这样让人绝望的消息。

    柳蔚抿了抿唇,道:“若要确定死者是否是你们亲生女儿,自是有法子的。”

    周家夫妇顿时又紧张了,两人对视一眼,眼中一片犹豫。

    那周家大舅哥此时站出来,粗着嗓子道:“那指定不是我们家玉儿,不管有什么法子检验,单凭大人吩咐!”他说着,又安抚妹妹妹夫:“不要着急,玉儿是个有福气的孩子,不会是玉儿,指定不会是玉儿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他们却不敢放心。

    见他们愿意测试,柳蔚知会胡哥一番,让胡哥去工作室,将她的工具拿来。

    胡哥去得很快,再回来时,手上已提着一套验血工具。

    验血过程很简单,柳蔚要做的,便是采取周家夫妇的血样,再与那块周玉儿的皮肤,进行化验。

    因为金南芸那边,研制玻璃还有些时候,显微镜自然也没做出来,柳蔚便只能用老法子,利用特质药水,进行蒸疗检测。

    这种检测方式繁复,且结果不太稳定,但也有百分之六十的成功可能。

    柳蔚打算多检两次,再取平均值,确定这第一具被发现的尸体,是否是周玉儿的。

    dna匹配,是有许多讲究的,周玉儿的皮肤已经过了一年,虽被保养得好,但里面很多内部组织,已经流失。

    要通过一块外皮,提取里面的dna信息,再与周家夫妇的配对,其过程不只耗时,还需要极大的集中力。

    被采取了血样后,周家三人便被暂时安置在后厅歇息,由老壳头看守。

    柳蔚则进了工作的小屋子,锁了门便半晌没出来。

    容棱醒过来后,才得知柳蔚一大早便去了衙门,像是说案子有了新进展。

    他洗漱妥当,换了衣服,便也去了。

    小黎睡得迷迷糊糊的,一起床便没见着娘亲与容叔叔,揉揉眼睛,就去问珍珠和咕咕。

    “我爹呢?”

    珍珠桀桀桀的叫唤,咕咕也咕咕咕的叫唤。

    小黎听不太懂咕咕的话,但能听懂珍珠的,加上连蒙带猜咕咕的话,最后闹懂了,就坐不住了,立刻跳起来就要跟着跑去衙门。

    可刚刚下楼,小黎便瞧见小妞一个人站在走廊边上,目光直直的看着楼下。

    小黎走过去,推小妞一下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被这举动惊醒,小妞回过头,水淋淋的眼眸眨了眨,看着小公子的目光,满脸不解:“咦,小公子,您也醒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抓了抓头,觉得小妞有些不对劲,就探着脑袋,也往楼下看,一边看,一边问道:“你方才在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因为这时间不早也不晚,早膳时辰已过,午膳时辰还未到,此时,客栈是最清净的时候,一楼的大厅里,此时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对着空空如也的大堂,小妞还能看许久,小黎当真不知小妞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小妞却被小黎问住了,呆呆傻傻的反问道:“什么看什么?”

    小黎指着楼下:“就是方才,你一直盯着下面,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?”小妞指指自己的鼻尖,半晌,才说:“小公子,您许是还未睡醒,看糊涂了吧?我没有看下面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,你方才看的眼睛都不动了。”对于自己亲眼目睹之事,小黎说的很笃定。

    小妞却依旧只是笑笑,道:“您真的瞧错了,我没有看。”

    小黎皱起小眉头,不虞的反问:“那你为何一个人站在这里?”

    小妞被问得愣了一下,眼底出现迷蒙,半晌,才想起什么似的说:“我要下楼给七公子端早膳,七公子今日起晚了。”小妞说着,便当真下了楼梯,仿佛自己,当真只是要从这里路过一般。

    小黎看着小妞就这么走下去,犹豫一下,冲小妞嚷嚷:“我也起晚了,我也没有用早膳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小妞抬头笑了一声,说:“好好好,小公子去房里等着,早膳这就送来。”

    小黎满意了,笑眯眯的又回头往屋子里走,珍珠站在他脑袋顶上,冲他“桀桀桀”的叫。

    小黎毫无负担的回:“爹就在衙门,又不会跑,我们迟些去也是可以的,但是早膳,过了时辰,后厨便不做了,我们还是先用膳吧。”

    珍珠听了,也不出声,就用尖尖的嘴去啄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小黎头皮被啄疼了,挥开珍珠,抱着脑袋,急冲冲的跑回房间,不让珍珠跟上。

    而就在小黎刚要回房时,余光一撇,却瞥到楼下小妞竟然步伐痴呆的慢慢往客栈门外走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