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39章:只闻其名,未见其人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39章:只闻其名,未见其人

    咕咕尖锐的眸子看着下面空地,没过一会儿,便瞧见一位看不清容貌,面带纱幔的女子,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女子的手里,还拖着一只黑色的鸟儿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黑鸟,咕咕便眼前一亮,确定了小主人挂在树冠上不会摔下去,就飞出树冠,直直的冲下去,要将珍珠哥哥抢回来。

    而就在咕咕刚冲下去时,那戴着面纱的女子猛然转首,清灵的嗓音喝了一声:“停下!”

    咕咕知道那是对自己说的。

    咕咕也怕自己冲的太狠,误伤珍珠哥哥,便缓下速度,谨慎的停在半空中,扑扇着翅膀,对着那女子叫唤:“咕咕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顺手将黑鸟递过来,道:“喏,还你。”

    咕咕立在原地,过了一会儿,稍稍往前飞了一点,又停住,见那女子的确没伤害自己的意思,就又前面一点……

    如此过了好半晌,咕咕终于挪到最前头,伸手一抓,将昏迷不醒的黑鸟抓到手里。

    用尖嘴去蹭蹭那较小的乌星鸟,确定对方没死,只是晕了过去,咕咕便赶紧抓着黑鸟,扑扇着翅膀飞很远,似乎是害怕那女子趁自己不备,下一秒便暗下黑手。

    女子站在原地,没有动作,瞧了眼转瞬飞离自己数十尺外的大鸟,又看了眼左边某棵大树的树冠之处,想了想,道:“我去替你叫人,你将他们守好,可记住了?”

    咕咕没反应,连叫都没叫一声。

    女子道:“你防着我确实应该,记住,一会儿若是旁人来了,均不要现身,只待你家主人亲自过来,才可现身,听明白了?”

    咕咕还是没反应。

    女子催促:“听清与否,你倒是吱一声。”

    咕咕犹豫一下,闷闷的张嘴:“……吱。”

    要一只鹰用另一种叫声‘吱一声’,咕咕觉得嗓子疼。

    女子看着咕咕,沉默半晌,叹了口气:“一家子都蠢。”说完,女子身影一闪,人已经上了天,驾着轻功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咕咕看着女子来了又走,又看看手底下小心抓着的珍珠哥哥,犹豫一下,碍于自己也没有主意,就决定暂时听信此人之言。

    咕咕带着珍珠回到树冠上,找了根最大的树杈,自己挤进去,团吧团吧,艰难的坐在里面,然后叼着小主人,把小主人放到它背上,又将珍珠哥哥放到自己羽毛下,不时给珍珠舔舔毛,然后安静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女子离开后,原是想直接往衙门走去,可走了一半,眼角往旁边一瞧,瞧见一熟面孔。

    女子冷笑一声,眯了眯眼,解下面上纱幔,走过去,唤了一声:“钟先生,这么急匆匆的,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听到女子的声音,正疾步往前走的清隽男子停下,转首,看着女子,掩下眼底的不耐,拱了拱手:“云姑娘。”

    被唤作云姑娘的女子,上前,看看钟自羽一身上下,不觉笑了:“先生这是去了什么地方,怎么弄得如此狼狈,看这头上,还有土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摆摆手,面上人畜无害:“一时失足,莫要再提。”

    云姑娘说:“讲来,先生倒是许久没来咱们八秀坊了,可是忘了织梦?”

    “云姑娘舞艺非凡,钟某得见一眼,终难忘却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真好听,就是不知,是否是先生的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嘴角含笑,却不再回答。

    似乎也没将对方的敷衍之言放在心上,云织梦顿了一下,才说:“其实,钟先生也是咱们八秀坊的常客了,近些日子,咱们八秀坊里头,有些变动,先生可知晓?”

    钟自羽眼睛看着远处,分明想走,却到底耐着性子,与其周旋:“近些日子俗务缠身,倒是少去秀坊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枫鸢之事,咱们坊主说,许是过两个月枫鸢便要走了,家里催着,回去成亲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“嗯”了一声,想到什么,这会儿倒又不急着走了,反问道:“坊主,可是回了古庸府?”

    “未曾。”云织梦说:“是书信往来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点头,又道:“已有三年了,云姑娘也说,钟某算是八秀坊常客。至今为止,除了见过云姑娘枫鸢姑娘两位镇坊之宝,却是连一位管事也未曾见过,坊主更是只闻其名,未见其人,不知云姑娘可否说说,你们坊主,究竟是男是女,是老是少?”

    云织梦笑的开怀:“便是女又如何,便是少又如何?咱们家坊主是成过亲的,我们家少爷小姐,都已有双十了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停顿一下:“若是枫鸢姑娘归家成亲,往后,八秀坊便只剩云姑娘一位招牌了,令坊主,不打算再找一位?”

    “说是要找,只是却无甚人选,先生也晓得,织梦是在坊中长大,自小受坊主教诲,却终究平平无奇,难以扛旗,自枫鸢来了,咱们八秀坊才算出了名堂,眼下枫鸢要走,不说坊主,便是我,也是舍不得的,这往后若是来不了一位能超于枫鸢的,便要靠我立下门楣,如此,岂非为难了我,说起此事,我便也是一肚子愁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安静听着,心中,却一再思忖。

    云织梦像是故意与他吐苦水,说着说着,还没完了,等到两人攀谈完毕,瞧着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云织梦看了眼天色,这才说:“耽误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摇摇头,只说无事。

    两人告辞,分道扬镳,一人向前,一人向后。

    云织梦走了两步,再回头,瞧着那背道而驰的钟自羽,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此拖延之法虽说不好,但那孩子与那只黑鸟,暂时没有生命危险,且让他们多等等,也是等得起的,钟自羽是块硬骨头,若非方才将坊主之事说出,只怕,是拖延不住这人的。

    不过,堂堂八秀坊的坊主,也是他钟自羽随意能见的?

    笑话。

    一个拿着清白无害的外表,行着污秽残忍之事的罪人,见他,岂不是污了坊主之眼。

    眼下过去半个时辰,此人必然以为那孩子已经回到父母身边。

    他的恶事,一并也已泄露穿帮,此时,他怕是不会再去寻孩子和鸟儿的麻烦,只会收拾细软,且先躲躲,如此,倒也是争取了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再看看天色,云织梦也不敢耽搁,快步朝着衙门走去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