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40章:受人之托,助你们一把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40章:受人之托,助你们一把

    “哐当。”茶杯落到地上,砸出一地碎片,水渍四溅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自己的手,又看看地上破碎的茶杯,眉头,微微蹙着。

    “大人?”在一旁打下手的胡哥轻轻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回神,对着胡哥摆摆手: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胡哥顿了一下,问道:“大人您这个药水,还要弄许久?”

    “要不了多久。”柳蔚说着,再次埋头,专心工作。

    此时,外头老壳头走了进来,偷偷与胡哥耳边说了两句什么。

    胡哥听了,愣了一下,转头看了眼柳蔚,犹豫一下,才道:“大人,外头,有人找您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柳蔚挑了挑眉,心思都放在眼前的工作上,头也没抬的问:“谁?”

    “是谁不知晓,只说,是关于大人您儿子之事。”

    柳蔚手指一顿,抬起头,看向胡哥:“小黎?”

    胡哥也很徘徊,这便说:“若不我去外头看看,瞧瞧是什么来历的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去。”柳蔚说着,摘下手套,放在案几上,走出门时,吩咐候在一边的小衙役:“你盯着那口锅,只管煽火便是,若非沸了便将锅端开,晾着便是,其他无须多管。”

    从加热到冷却,本就是个磨时辰的事儿。

    小衙役突然被委以重任,激动都满脸通红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衙门大门外,云织梦沉默的瞧着眼前的玄袍男子,忍了又忍,还是突兀的说了一句:“若是保护不了孩子,便不该生,生而不养,禽兽不如。”

    孤儿出生的云织梦,对不负责的父母,最为不喜。

    容棱刚才到衙门,还未进门,便被这莫名女子,挡住去路,接着不待他说什么,此人已义愤填膺,将他好端端的说教一顿。

    容棱脸色微沉,仔细瞧此人,确定当真不识,便只当她发疯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云织梦却又走过去,再次拦住容棱,道:“你走什么,我的话还未说完。”

    容棱绕开这人,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,衙门里,柳蔚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容棱瞧见柳蔚眼角的乌青,知柳蔚昨夜并未睡好,刚要开口,却听那拦截他的女子,冷笑一声,说道:“人齐了便走了吧,去迟了,恐有异变。”

    容棱拧着眉,看着这人,又看看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同样不明所以,但柳蔚一出来便瞧见容棱与这妙龄女子正在攀谈,柳蔚抿了抿唇,瞥着眼问容棱,声音不阴不阳:“又是容大人的风流债?”

    这个“又”字,用的微妙。

    容棱正要开口,却听那莫名女子又左右看看,兀自问着容棱:“你那七弟呢?”

    容溯?

    容棱拧了拧眉,瞧着此女的目光,这便带了些谨慎。

    容溯身怀兵符,一路低调,便是古庸府衙门之人,也并不知,这里有位三王爷,而成天宅在客栈里的,还有位七王爷。

    此人一语道破容棱与容溯的关系,且来历不明,说话莫名,柳蔚与容棱对视一眼,暗含警惕。

    云织梦却只是左右看看,确定没有容溯,再猜测一下,顿时嗤了一声,自言自语:“莫非还真让人给支走了?说来也是个有谋有势的一堂霸主,倒是这样让人耍弄了,皇家的种,也不外如是。”

    这人说话万分无礼,且将同为皇室中人的容棱也骂了进去,但容棱只是静观其变,并未面有所显。

    倒是柳蔚先开了口:“姑娘叫在下出来,便是要说这些颠三倒四,乱七八糟的胡话?”

    云织梦嗤了一声,撇撇嘴道:“要说糊涂,你们糊涂,我也不会糊涂,说正事,那个叫小妞的丫头,你们还要吗?”

    小妞?

    为何提到小妞?

    柳蔚眉头皱的更紧了,却不再吭声,小妞乃是除了周氏夫妇外,唯一对人皮灯笼案有帮助之人,柳蔚还指望从小妞嘴里打听出更多消息,只是小妞神智错乱,要想疗伤妥当,只怕非一朝一夕。

    从柳蔚的表情,云织梦便看出了意思,这便道:“那你们最好使唤个人,将那位七公子找回来,据我所看,那小妞像是只信他一人,缺了他,只怕那孩子的心智,再难找回,毕竟是第二次中那等子的蛊药,年纪这般小,怕是会撑不住。”

    柳蔚神情紧绷:“小妞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云织梦道:“有些危险,不过现在暂时安全,我派人守着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上前一步,手中以凝出内力,像是要突袭此人,将此人拿捏于手。

    云织梦一眼瞧出柳蔚的目的,身子一侧,避到一个安全位置,有些愠怒:“我一番好意,你怎恩将仇报?我说,你们到眼下还不知事态险恶?你们便不好奇,远在乡野的周氏夫妇,为何会知晓他们家女儿,在古庸府衙门?乡下人多不识字,便是看了公告,又如何能联想到失踪一年的周玉儿?这分明就是有人刻意调虎离山,你破案心切,疏于防范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又看向容棱:“你追妻心切,罔顾旁人,我且不说你们什么了,只眼下你们若还想拖延时间,那受害的,只会是你们自己人,我受人之托,助你们一把,却并非要将你们之事担揽上身,说来,我与你们非亲非故,是懒得管这趟子闲事的。我就问你们,眼下是走还是不走?是找人还是不找人?你们儿子重伤在身,那黑鸟儿随时损命,我孤身一人,顾得了这头,顾不得那头,一切,还得看你们自己。”

    女子话音未落,柳蔚已快走两步,一把抓住她肩膀,眼瞳闪烁:“你说小黎怎么?”

    见柳蔚终于听明白了自己的意思,云织梦认真的道:“还死不了,却耽搁不起,边走边说。”

    女子又看向容棱,正要说话,却见容棱目光抬起,看向远方。

    云织梦顺着容棱瞧着的方向看去,却只见空空如也,没瞧着有什么古怪。

    云织梦看不到,柳蔚却能看到,容棱在与他的暗卫交谈,用一种谁也瞧不懂的方式。

    两个呼吸间过去,容棱面色黑沉,他深深的看了眼云织梦,对柳蔚道:“客栈出事,留下之人皆数昏迷,小黎,小妞不见踪影。”

    ……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