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44章:你我,都是他的目标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44章:你我,都是他的目标!

    “种……种点?”

    云织梦艰难的张开喉咙,好不容易,才吐出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柳蔚倾身,鼻子凑近,在云织梦脖颈间嗅了嗅。

    云织梦身子麻木,想后退,但终究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柳蔚用手撩起云织梦一缕秀发,放在指尖绕了一下,慢条斯理的说:“你若是去了那间屋子,便能闻出,你身上的味道,与他们……全然相同。”

    “相……相同?”云织梦皱起眉,沉默一下,抬起手,开始闻自己。

    可云织梦如何闻,都没闻出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停顿半晌,云织梦抿着唇看向柳蔚,目光透着怀疑,似乎在确定,柳蔚是否在耍自己。

    毕竟这脂粉铺子的香粉,来来去去都是那几样,是个女子都会涂,涂了一样香粉的,味道自然便相似了,但这又能说明什么,顶多说明这款子香粉卖的好,又与什么死人不死人的,有何牵扯。

    云织梦这般想着,自我安慰的将柳蔚话中的惊悚之意否定,冷静了下,道:“我不知道你说什么,时辰不早了,我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织梦说着,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毫无阻拦。

    而云织梦走到门口,却顿了一下,又回过脚,咬了咬牙,恨恨的问道:“你且说清楚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柳蔚料准云织梦不会走,虽说不过相识半晌,但此人好奇心重,且有些多管闲事的脾性,柳蔚却一眼识破。

    自己身上怀抱一个疑点,云织梦弄不清楚,便是走了,也走不安心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云织梦走不了,只得回来追问。

    柳蔚神色漠然,对此,倒是没甚隐瞒。柳蔚将自个儿的袖子伸过去,凑到云织梦鼻尖。

    云织梦一愣,以为柳蔚是想让自己闻闻。

    闻一闻柳蔚的味道,与自己有什么不同?

    云织梦想到此,这便无所觉的探首,嗅了嗅柳蔚的衣袖,再嗅嗅自己的,半晌,停顿一下,眼中起了点疑惑,便皱眉再次探首,又闻了闻,最后脸色变得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柳蔚没有表情,收回衣袖,走到床边,一边试着能否用简单些的法子将儿子唤醒,一边心里思忖着,若是再过一刻钟还不醒,那便只能用雷霆手段了。

    那边的云织梦还有些朦胧。

    云织梦皱皱眉宇,几次再嗅嗅自己的衣袖,最后,望着柳蔚说:“你身上的味道,好像有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熟悉?”柳蔚替云织梦说出最后两个字。

    云织梦虽然不想承认,但还是点点头,复而又问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柳蔚一边掐着小黎的虎口,一边时刻关注小黎胸口的伤情有否异变,慢吞吞的道:“不奇怪,你被种了点,我亦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云织梦怔忡。

    柳蔚头也没抬道:“方才你也是闻着了,你我身上,气味相同,这是他的标记,寓意着,你我,都是他的目标,若不将他抓住,或许,下一个受害者就是你,当然,不是你,那便是我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被柳蔚说的有些慌,快走两步,走到柳蔚面前,面有迟疑:“你也被他种了那个什么点?当真?”

    云织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!

    若那人当真将目标盯在了自己身上,那云织梦除了一开始的错愕之外,实则后来又是不意外的。

    毕竟那人聪明绝顶,且残忍非常,或许就在方才,自己故意拖延的半个时辰里,对方已识破自己的意图,对自己起了杀心,但柳蔚,据云织梦所知,那人,不是瞧上了柳蔚吗?

    回忆着收集的资料,云织梦有些恍惚,资料里头,分明是说,钟自羽有可能,当真是看上柳蔚了。

    说来好笑,一个贼,恋上了一个官,宛若耗子恋上了猫,简直匪夷所思,令人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但不过是数日时间,怎么就转了一道,从恋变成杀了?

    柳蔚不知云织梦心中所想,却道:“我身上这个点,比你的早。”

    柳蔚如此说着,冷嗤一声:“起初,我还当是我与那些灯笼呆久了,沾了上头的陈年腐气,直到见了你,才知,原来这是有人故意施为,说来,那钟自羽也算是尽职,杀个人,还要先踩点,在人身上点了标记,如此做法,倒是让我好奇,莫非,他以前还杀错过人?”

    这本是随意一言,却让云织梦闪了闪眼,复而,云织梦又极快的避开视线,问:“你便是因为这气味,断定凶手身份?”

    云织梦还是对柳蔚一语道破钟自羽身份之事耿耿于怀,究竟,柳蔚是如何发现的?

    分明,柳蔚并无线索。

    衙门里那些尸体残留,柳蔚解析来解析去,整日忙忙碌碌,却成效愁人的搜索到极少。

    这也不奇怪,毕竟只是些残渣,别说全尸了,连快尸肉都没有,这若是换了旁人,只怕千年百年也别想有任何发现。

    但柳蔚不止发现,还能制出一份严谨无双的文书策论,云织梦是觉得柳蔚能力斐然,但尽管如此,云织梦知道,柳蔚是的确没有确切证据能证明此事与钟自羽有关。

    甚至,连嫌犯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云织梦不懂,问出来后,却又觉得不妥,自己这番追问,是否更显得心虚?这会不会,是这柳蔚故意说来,转成炸自己第一反应的?

    柳蔚此人看似温和,实则狡诈,云织梦想到资料里所示那些种种,不觉越发谨慎。

    柳蔚眼下已经确定钟自羽身份,倒是不存在炸的问题,只是从云织梦的反应,柳蔚也的确更加确定,自己猜测的方向没有错。

    其实,要单从气味,判定一个人是否是凶手,的确过分儿戏,柳蔚一开始说出时,心下也有三分忐忑。

    说直白些,柳蔚的确拿不出实质的证据,证明此事就是钟自羽所为。

    不管是小黎受伤,还是人皮灯笼案,在没有人证物证的情况下,就算有了嫌犯,也是罪名不成立。

    推理,在这个世道没说服力。

    柳蔚承认,刚开始说出时,自己是带着十分的怒气,说出自己最为怀疑那人的名字时,心下也只有痛恨与恼怒,可待当真将那人纳入怀疑范畴,再接连回忆之前的种种,柳蔚越发肯定,或许弄巧成拙,自己当真找到了凶手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