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45章:那诡异的香气,透着妖冶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45章:那诡异的香气,透着妖冶

    钟自羽,古庸府私塾的教书先生,文质彬彬,气质温和,无妻,无家,孑然一身,无人知晓钟自羽是何时来的古庸府定居,只知钟自羽不是本地人,而是数年前,突然搬迁至此。

    因着其人容貌良善,长相俊朗,待人和气,不过几月,便于街坊四邻,熟络非常。

    后因入了私塾教书,更是得与不少乡绅族老,有所交往。

    再后来因为其备受尊重,一些富家少爷,纨绔子弟看不上钟自羽,曾故意戏耍过他,还有人差下头之人,动手教训过他。

    只是明明是对立关系,却不知为何,数日之后,这些家世显赫的公子哥儿,都一反常态,对钟自羽尤为热络,更到后来,有什么消遣,便爱将钟自羽叫上一块。

    如此,因着与父老交识,又因与富家热络,钟自羽短短三月不到,便成为古庸府人人称颂的大好人。

    便是衙门逢年过节要题字书名,也不去找那些大儒门生,而是找上了这位没有功名,从不考科举的教书先生。

    钟自羽的生平,似乎很简单。

    柳蔚偶尔问到旁人,得到的回答也多是恭维吹捧,少有不喜钟自羽此人的。

    一个人越发完美,便越发证明其虚伪。

    黄觉杨便是一个例子,但世上之人,也不都是黄觉杨。

    柳蔚起初对钟自羽有些偏见,自认为钟自羽定是还有另外一面,这是从柳蔚两世为人,识人无数的经验中所判断。

    但日子一长,柳蔚竟不知为何,渐渐倒是忘却了此人不合常理的完美,反倒是后来因钟自羽送来麝香檀香的提点之物,对此人有了追问之心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柳蔚当真只是追问,半分的怀疑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是,柳蔚为何会一丝一毫也不怀疑?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定是,早在那个时候,对方已在自己身上动了手脚,只是柳蔚自己未发现而已。

    再想想后来,那钟自羽一句看上容棱之话,令自己醋意大发,将此人视为情敌,却是再未将他往案件方面联想过,只凭着本能,觉得此人不是好人,并非善类,但却总是说不出个所以然,总是拿捏不出为何钟自羽不好,为何要提防钟自羽。

    怀揣着这些矛盾,这些疑问,柳蔚懵懵懂懂到现在,但今日,柳蔚却明了。

    小黎所致伤口的力道,以及那淤青之处散发的麝香味,如此熟悉,熟悉得柳蔚想忽视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想必,钟自羽没想到这个意外。

    珍珠爪子上的腐烂痕迹,与叶元良溃烂的皮肤,竟是一脉相承,只是一个烂在肺内,一个烂在外皮。

    再加上云织梦身上那带着腐朽而沉淀的死人味。

    还有那暗藏在死人味之下的麝香檀香气,那诡异的香气,两种截然不同的气味,合二为一,透着妖冶与维和,这种气味,这世上,除了钟自羽,又还有谁会用?

    且用的一模一样?

    全部矛盾点联系起来,柳蔚醍醐灌顶,一个名字,已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而更令人吃惊的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待闻清楚了云织梦身上的味道后,柳蔚竟发现,自己数日前,身上也有过这种味道,算来,就是上次在酒馆遇到钟自羽那次。

    只是当时柳蔚并未多想,只当是在衙门与那些灯笼呆久了,沾了上头的腐朽气味。

    但现在再细细一思,却分明是有迹可循。

    想到小妞那浑浑噩噩的夜痴摸样,柳蔚不觉的凝起眉,柳蔚想,总算知道钟自羽是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柳蔚也明白了,为什么那些灯笼的表皮会这般完整,接缝毫无瑕疵,皮肤上也没有任何瑕疵,唯一的一些斑点,好像也只是特色。

    是啊,能把活人的皮肤,扒得这般优秀,这般完美,哪里有这般容易?

    是个人都会挣扎,都会疼痛,哪怕是将其捆束起来,绑成一团,也总有勒痕。

    但,将人迷晕神智,不就容易多了?

    在现代时,就有这类案件,凶手是高级催眠师,他杀人的方式很特别,他会用催眠的方式,将被害者迷入美丽的梦境,也就是说,他在残忍的杀人被害人时,被害人却沉溺美梦,毫无所觉,甚至临死之前,还微笑着,仿佛含笑九泉。

    就因被害者身上这种明显冲突太过强烈,这桩案子查了整整七年,期间死亡人数达到三十二人,凶手才被抓捕。

    柳蔚对这桩案件记忆犹新,只因柳蔚当初毕业,便是参与过最后的缉拿凶手范畴。

    那时,指导老师还特地将此案列为案列,后来好似还放到课本里。

    这算是典型的催眠案个例,而钟自羽的行凶手法,应当便是这种方式。

    便是柳蔚自己,也是被钟自羽暗示过,所以才将所有的疑点,都从他身上绕开,说来,柳蔚都无法抵御那人防不胜防的攻击,其他人,糟害前后又该是有多无助?

    尤其是小妞,小妞年纪还这般小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柳蔚无视云织梦方才的问题,也没有要回答的打算,只问道:“小妞的情况,可还好?”

    既然知道钟自羽的行凶手法,那化解,便容易了。

    若是典型的心理暗示催眠法,那柳蔚再思忖一下,定是有法子唤醒小妞,一旦小妞苏醒,小妞便是唯一的人证,所有还无法当做呈堂证供的证据,都能立体出来。

    案件,自然便会明朗起来。

    云织梦未等到想要的答案,表情不太好,但云织梦又不愿显得太多渴求,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,云织梦不喜欢,所以哪怕心中不虞,云织梦还是道:“表面看来无事,只是叫不醒人,看着,有些神神叨叨,像是已经痴傻了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的手段,云织梦是知道不少的。

    此人惯会迷人心智,手上还有此等药物,蛊惑人心,信手拈来,这不,自己竟都上了他的当,却还当是自己占了上风,利用坊主的消息,拖延了那人半晌,未成想,他竟已在自己身上种下了标记,这么说,只要一旦脱难,他下一个行凶目标,便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不似寻常女子那般害怕,云织梦知道,自己便是有天大的危险,也有坊主护着。

    眼下且不说那钟自羽是否能逃过镇格门都尉亲手,即便他逃过去了,又是否能再接近自己?

    八秀坊,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,都能随意来来去去的地方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