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50章:容棱,只能以一相敌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50章:容棱,只能以一相敌

    柳月心思细腻,听着这句话,心中实在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柳月此行并非想寻找柳蔚,只是需要确定柳蔚在不在七王爷身边,确定柳蔚对自己没有阻碍便可。

    柳月不管柳蔚是死是活,既然柳蔚早早的逃离柳家,那便是彻底断绝了与柳家的关系。

    柳家满门被捕,柳蔚未归来荣辱与共,那现在,自己即将攀上七王,柳蔚也莫想来再讨便宜。

    只是心中这般想着,面上柳月却未显,只是噙着一双水眸,轻轻的道:“得蒙王爷收留,乃是小女的福分,只是这束绳……”柳月说着,示意了一下自己被捆绑着的双手,摸样可怜。

    容溯眉毛也没抬,从靴中掏出匕首,割开绳索,柳月终于自由。

    松开了柳月,容溯便收起匕首,转身离开,柳月揉揉自己的手腕,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容溯回头看柳月,道:“你便在此处休息,本王的人,自会看着你。”

    柳月不在乎被监视,连连点头,却还是跟在容溯身后,嘴里义正言辞的道:“王爷收留小女,小女感激不尽,为报恩典,王爷若有什么要吩咐的,尽管吩咐便是,便是为奴为婢,小女也甘之如饴。”

    这是表忠心了。

    容溯只是看柳月一眼,声音冷了下来:“回房呆着。”这是命令。

    柳月愣了一下,有些不甘心,但也知道徐徐图之的道理,便后退一步,退回房间。

    容溯不再管柳月,转首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柳月暗暗记下容溯的房间位置,正待关门进房,却瞧见容溯屋子旁边的房间,正好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方才七王爷敲响的那门?

    想到那一身白衣,白衣上头全是血迹的貌美女子,柳月心生警惕,便留了一步,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而果然,柳月视线一转过去,便瞧见那女子换下了带血的衣服,正一边与房间里的人说话,一边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明日得空,再来看看。”这是那白衣女子说的。

    接着,那边房间,又响起那道轻缓而听不出男女的淡缪音色:“记住带上药材。”

    待走的女子哭笑不得,嗤了一声:“放心,便是看在你今日教我不少的份上,这颗千年灵芝,也是用的值,我自会将灵芝送来,你无需一再提醒。”

    小黎的伤势严重,内伤需要温养,要说人参灵芝就是最好的调理之药,但却当真要千年以上,才算有效。

    柳蔚买得起灵芝,但古庸府的药房柳蔚却是清楚的,千年灵芝,千年人参,乃是有价无市,都是稀缺的宝贝。

    眼下云织梦既然有,柳蔚自然要寻摸过来。

    儿子的手术结束,虽说算是成功了,但惟怕有什么发热反应,有灵芝温养,好歹能将小黎再提上去一口气。

    云织梦答应得爽快,边走,心里边将今日的一切,默默记在心里,打算回去了再好好消化。

    而走过走廊时,云织梦路过柳月的房外,稍稍偏了偏头,云织梦看了柳月一眼,柳月也正看着云织梦,两人视线相对,云织梦没说什么,转开视线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柳月看着此女子的背影,又探首,想看看方才与此女子说话那人是谁,可目光刚转过去,那边房门却“砰”的一声关上,将视线全部隔绝。

    柳月微微蹙眉,不知是不是女人的第六感,她总觉得,心里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柳蔚阖上房门,走到床榻边,看着憔悴不堪的小黎与珍珠。

    再走到桌前,倒了一杯水,用干布沾着水,将小黎的嘴唇擦湿,又滴了两滴水,进珍珠的嘴缝。

    昏睡中的一人一鸟,没有任何反应,睡得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咕咕一直守着珍珠,这会儿柳蔚坐过来,咕咕就稍稍挪动一下巨大的身子,将脑袋扭过来,把头放在柳蔚的膝盖上,小眼神瞧着分外可怜。

    柳蔚摸了摸咕咕的脑袋,揉揉上面的细毛,道:“竟然你做得很好,听说,是你救了小黎?”

    咕咕用尖嘴蹭主人的袍子,看起来憨憨蠢蠢的摸样,分明是没听懂人话。

    珍珠得天独厚,能与柳蔚和小黎交谈,但其他动物却是不然,柳蔚原本还觉得不太方便,自己到如今只养过一只鸟,还是只从小就能与自己对话的鸟,现在再养一只,却鸡同鸭讲,永远对不上频道,一开始柳蔚很不习惯,现在却觉得这样也不错,咕咕虽说灵智未开,有些傻傻,但却娇憨可人,也能辨别危险,这算是万分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继续摸着咕咕的脑袋,一人一鹰就这么坐在那儿,等着床上那一童一鸟醒来。

    柳蔚等着等着,心思便飘远了,想到了云织梦方才说的话,便开始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柳月来了古庸府,就在这间客栈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自己应该表现得更加紧张激动一点,但眼下担心儿子,担心珍珠,担心容棱还来不及,哪里有心情去管别人。

    将咕咕头顶上的翎毛弄乱了,柳蔚看了眼窗外的天色,抿着唇,自言自语:“也不知,容棱可还好?”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城郊稻田坡上,两条急速飞转的身影,正一前一后,在黑漆漆的稻田中,凌梭而过,各自夹带着两股罡风。

    容棱之前去找钟自羽时,钟府已没了钟自羽的人影,但家中东西却一应俱全,想来,此人并没有逃之夭夭,也或者,钟自羽已经逃了,这些东西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容棱心中无法确定,便在屋子里走来走去,翻查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就在容棱找了一半时,果然没有逃走的钟自羽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钟自羽进了书房,容棱立刻跟去,却见其在书架上摸了一样东西,快速放进怀里,架起轻功,转身便跑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容棱目光一凛,已第一时间,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钟自羽轻功不俗,容棱紧跟其后,一路从内城追到郊外,眼下又到了农田。

    而因为两人动作太快,原本还能遥遥跟上的暗卫们,在跟了两刻钟后,竟齐齐被甩掉了,也就是说,若是要动手,容棱没有半个帮手,只能以一相敌。

    而钟自羽那边,正一直往深山野林里引,却是不知,那里,是不是还藏着他的同党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