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53章:通缉令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53章:通缉令

    “怎么了,这是怎么了?”柳蔚想碰碰容棱的伤口,却被男人紧紧抱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柳蔚紧抿着唇,不敢再乱动,只得让他抱着。

    男人鼻尖埋在女人的脖颈之处,嗅着女人身上夹杂着药香的清淡气味,他吐了口气,悬提一路的心,此刻总算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感觉到容棱全身放松了,柳蔚拍拍容棱的后背,让他先放开自己。

    容棱慢慢松手,柳蔚退开一些,上下瞧他,眉头越蹙越紧。

    一言不发的将男人拉进房间,柳蔚反手关门。

    什么也先不问,拿出柜子里的医药包裹,找出自制绷带和酒精,掐着干净的棉布,为他清洗伤口。

    容棱的情况眼下很差,柳蔚打从认识这人起,便没想过会在他身上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琳琅满目的破碎衣衫,狼狈不堪的面孔,身上大大小小,错综复杂的伤口,有些伤口深可见骨,有些只是轻微擦伤,但看起来触目惊心,满身仿佛都遍布了猩红之色。

    血腥味伴随着雨水味,冲刷着柳蔚的嗅觉。

    柳蔚脸色很差,捻着棉布,手指发抖的为他擦拭伤口,从头至尾,没有多问一句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,安静而古怪,直到过了许久,容棱才挪动视野,看了眼床上熟睡中的大小三只,轻声问道:“小黎如何?”

    柳蔚硬邦邦的说:“暂时没有发炎反应,等到熬过十二个时辰,若是还未有排斥反应,便是无碍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大型手术,哪怕柳蔚拿出了多年功力底子,但到底是亲生儿子,在现代,这样近亲亲属,是不允许亲自动手术的,就怕手术过程中私人情绪影响手术过程,导致手术失败。

    但这里没有选择,柳蔚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
    云织梦只瞧见柳蔚镇定自若,拿着手术刀,眼神清锐的在小黎身上动作,却不知,柳蔚内心有多紧张,惟怕一个行差踏错,令儿子小黎再也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索性,柳蔚到底还是扛住了,哪怕过程中几次手指痉挛似的的抽动,但柳蔚还是顺利的完成了手术。

    只是等到云织梦离开,柳蔚陪在小黎身边时,方才感觉到,自己心跳得多厉害。

    小黎是柳蔚的亲骨肉,十月怀胎,是柳蔚的第二条生命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柳蔚勉力说出无碍的话,却只有自己知道,那一刻,她压力多大。

    而容棱只是静静听着,听完,突然捉住柳蔚的腰肢,一扯,将她带进怀里,将她的脸,压入自己怀中。

    柳蔚手上还拿着棉布,靠近了容棱,更是清晰的嗅到他胸前的血腥味,脸上皮肤甚至感觉到血液粘稠,这说明,容棱连胸膛也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容棱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,就被柳蔚挣脱开,柳蔚挣脱的动作太大,牵连他胸前伤口,令他一阵吃痛。

    趁着容棱觉得痛,柳蔚直接扒开他的衣服,一眼瞧见里面的情况,脸都青了。

    容棱也低头看了一眼,眼中有些迷茫,似乎自己也不清楚,为何会伤的这般重。

    容棱胸前的皮肤,已经显出将要溃烂之色,方才明明没感觉到胸口遭到重击,顶多也就是两三道口子,可现在一看,却是将要腐烂大半,呈现腐烂颜色的肉悬悬缀着,仿佛随时都要支离破碎一般。

    他伸手碰了碰胸口上,一块快要坠落的腐皮,却被柳蔚一掌拍开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容棱果然不动了,莫名的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凑上前去,在容棱胸前嗅了嗅,然后捻起一块腐皮,没时间理会容棱的疼痛,把腐皮放在蜡烛前仔细观看,待看清了,才语带阴冷的吐了两个字:“歹毒。”

    容棱问了一句道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容棱一眼,语气非常差:“都要被蚀腐而死了,你还浑然不知?”

    蚀腐?

    容棱再一看胸前的情况,停顿一下,脱口而出一个名字:“叶元良。”

    柳蔚冷嗤一声,问:“你这伤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钟自羽。”容棱道。

    柳蔚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,又问: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跑了。”容棱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柳蔚沉默一下:“无事,跑的了一时,跑不了一世,现在有证据了,明日你就带着这身伤,去衙门立个皇榜,设立缉拿,叶元良,李林,还有那数十条人皮命案的牵扯人,这次,总算是找到冤仇所在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遭钟自羽行凶,身上皮肤的腐烂效果,与叶元良那腐烂身体不谋而合,如此来,便是罪证俱全。

    人证物证都在了,再不是无凭无据,只靠猜疑。

    而只要设立通缉令,那钟自羽便是现在逃了,终究也难逃法网。

    一个逃犯,且还有镇格门全力追捕,明面暗面势力齐发,柳蔚就不信,此人能插上翅膀,躲到天上去,便是躲到天上也不怕,咕咕已经认得那人了,鹰乃食物链顶端生物,哪怕咕咕现在还小,但种族威慑毅然存在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钟自羽,总能找到。

    柳蔚这般想着,又捻起棉布,一边为容棱擦拭伤口,一边问:“细细说说,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容棱武艺高强,这一身的伤,柳蔚是不信只由钟自羽一人所伤,或许还有他的同党,容棱,定然是被埋伏或者围殴了。

    容棱淡淡的将过程说了一遍,其中避开了钟自羽暗示有人在城中动手,他才放弃追捕,匆匆返回。

    但即便容棱不说,靠着其他过程,柳蔚也能猜到,那钟自羽狡诈奸猾,容棱定是被捏住什么死穴,才无奈放他一马。

    容棱的死穴是什么?端看他方才回来,一言不发便将她紧紧抱住,那坚毅刚强,绝不撒手的动静,便已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说不出这刻什么心情,柳蔚只是放柔了拭伤的动作,抿着嘴唇,对容棱道:“我去差人打水,你这身伤,得好好清洗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起身,要走。

    容棱却拉住柳蔚的手腕,将柳蔚扯回来坐下,道:“我去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,知道容棱是怕她出去,便横遭意外,但只要留在房间,四面暗卫齐在,若有异样,必能保她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