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54章:不是每个男人,都这样子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54章:不是每个男人,都这样子

    柳蔚知道容棱这么紧张的理由。

    钟自羽的武力值,比他们想象的要高出太多。

    平日钟自羽隐藏的太好,加上每次见面,钟自羽身上的麝香檀香气,便对人无形的施展心理暗示,竟是让他们都没发现,钟自羽身怀武艺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而现在发现了,且容棱与钟自羽一战,也仅仅只能是惨胜一筹,深知柳蔚武艺只达自己六成的容棱,自是不敢让柳蔚单独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也不说什么,只按住容棱的手,还是起身,走到门口,却是对着下面小二吩咐。

    容棱惟怕柳蔚出去,自始至终,都拉着柳蔚的手腕。

    因为打赏多,小二很快提了热水上来,但却不允许进房,只能将水桶放在门口。

    房中小黎珍珠重伤在身,不能惊动,柳蔚必然不得让人靠近。

    柳蔚亲自提着水将房中浴桶填满,赏了小二些银钱,将人打发走。

    “将衣服脱了。”柳蔚一边倒着水,一边对房中男人道。

    容棱脱下衣服,衣服上雨水夹杂血液,一脱下来,揉成一团,便像块擦完血的抹布,泛着腥味。

    将外面衣袍脱净,转眼间,容棱只剩一条裤子。

    那裤子也被全部打湿,湿漉漉的黏在男人的腿上,看起来分外难堪。

    柳蔚回头看了一眼,便道:“裤子也脱了。”

    哪有人穿着裤子沐浴的。

    容棱眼皮动了一下,沉默着,没动。

    柳蔚调好了水温,回头正打算叫男人下浴,却看男人还穿着裤子,站在她背后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:“要我替你脱?”

    一句话,令容棱黑眸发深,眼中暗涌。

    作为有职业道德的外科医生,在面对病患时,眼中是没有男女之分的,所以哪怕往日柳蔚面对容棱赤裸,还会稍稍不自在,但现在,却是用大夫的语气,严厉要求。

    容棱看出柳蔚眼中果真是不含半点情色,面上不掩失望,却还是褪下裤子,转眼,便是全身赤条。

    古代没有内裤一说,这一脱,便是将外裤与底裤一起褪了,直接光了。

    柳蔚用审视的目光将容棱上下打量一圈,一边确定容棱身上哪些伤口太深,不能过度沾水,哪些可以重点清洗,不惧发炎,一边继续伸手,在浴桶里搅来搅去,测试对容棱的伤口深浅而言,这样的水温,是不是过激了。

    而柳蔚的目光太认真,太专注,房中光线又好,容棱甚至能将柳蔚眼中自己的投影,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渐渐的,容棱觉得身子微热。

    柳蔚重新调和了水温,再回头时,目光就对上容棱,顿时脸颊一烫,窘迫的催促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经过刚刚不适,这会儿竟是适应了眼下状态。

    温热的水温,令容棱舒服了不少。

    柳蔚很想让这人自己洗,但是又怕他碰坏伤口,最后咬着牙,拿着毛巾站在旁边,替他一点点擦拭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吗?”却不想,这关头,男人还语带轻漫的问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柳蔚手一抖,瞪着他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瞧着柳蔚的脸,盯着柳蔚发红的耳尖,声音压低了一些,却透着沙哑,又问一次:“看够了吗?”

    柳蔚抿着唇,道:“我没看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做声,却意味深长的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听着容棱这个音调,只觉得越描越黑,又说:“我没看。”

    如此强调,却又显得心虚。

    柳蔚一下有些无措,蹙紧了眉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房间里安静下来,潺潺水声在两人间弥漫,柳蔚专心致志,将容棱后背上一连串的血痕清洗干净。

    等到差不多了,柳蔚再回到前面清洗,对上容棱的视线,脸颊微热。

    柳蔚哪怕男女之事没什么经验,但柳蔚是学医的,对人体结构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,当即看了一眼,忍不住就脱口而出:“为何这般久?”

    容棱像是没想到柳蔚会说这句话,竟是噎了一下,才抬头看向柳蔚,眼中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待对上容棱的眼睛,柳蔚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,顿时哑然,咳了一声,转移话题:“这几日,小黎和珍珠脱离危险之前,我得守着他们,所以这两日,衙门我便不去了,缉拿钟自羽之事,你盯紧一些,还有小妞,方才我看了一下,情况还好,只是暂时昏迷,还未有生命危险,向来是沉浸某个梦境之中,被深度催眠,今夜我得守着小黎,抽不得空替小妞唤醒,明日早晨,我自会救小妞,对了,还有柳月,我今日瞧见柳月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的话还未说完,容棱突然抬手,湿漉漉的手掌按住柳蔚的手腕,打断她的话。

    柳蔚低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男人抿着唇瓣,淡淡的道:“不是每个男人,都这么的有耐性和能力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是对自己的能力,非常自信。

    也是,方才柳蔚那句话,说的他愣了一下,未第一时间出言炫耀自己的与众不同,是他失误,所以,哪怕话题转开了,他也要强调一句。

    柳蔚脸一下烫了,咬着牙齿:“我不是很好奇。”

    容棱“嗯”了一声,漫不经心的道:“不必好奇,以后你总会了解。”

    柳蔚很窘迫:“有这么多正事要谈,我们为什么要讨论这个?”

    “你先开的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转了话题。”

    “转的不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柳蔚生气,手指正好覆在男人肩头,顺势便冲着这人肩膀的伤口,狠狠一按。

    容棱淬不及防,闷哼一声,显然吃痛。

    看容棱痛的皱眉,柳蔚又忙松开手,到底心疼,复又沾着水,为那地方轻轻擦过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