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55章 自己,怕是当真疯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55章 自己,怕是当真疯了

    为容棱沐浴结束,在男人在带着水渍,站起身时,柳蔚很有经验的转开头,假装去拿衣服,实则避开与他到现在还昂扬的那处的对视。

    但柳蔚错估了时间,也错估了浴桶与衣服的距离,所以等柳蔚拿了衣服后,还是对上了男人的那处。

    柳蔚有些恼怒:“你就不能让它软下来?”

    直挺挺,扎眼。

    容棱盯着柳蔚的脸,不知该哭该笑,只沉默了许久,才缓缓道:“此处,唯有你能让它软。”

    柳蔚磨牙:“男子自渎之法,你不会?”

    容棱表情微妙:“你要看我自渎?”

    “容棱,你还伤着!”柳蔚觉得男人言辞绕绕弯弯的,分明是在戏弄自己,而她明明不是那个意思,他非要曲解。

    却不想,柳蔚这失控的叫了一声,却被容棱皱眉轻斥:“小声些,莫惊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还成她的不对了……

    柳蔚气的呼吸都不平了。

    看着柳蔚有苦难言的摸样,容棱紧绷了一整夜的心情,终于平缓了下来,天知道,他认为柳蔚有可能遇害时,有多紧张,回来看到柳蔚安然无恙时,又有多庆幸。

    容棱觉得,自己怕是真的完了,曾经,他为摆脱那位九五之尊的控制,付出了多少心血,如今,他却心甘情愿的,自愿将整颗心,整个人,再次为人所控。

    而偏偏,这种自讨苦吃,自寻死路的行为,他还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自己,怕是当真疯了。

    为容棱将身上伤痕一一包扎,等到把人包好了,柳蔚发现,容棱身上已经没几块地方能看到正常皮肤了。

    柳蔚沉默了一下,突然说:“早知道整个人给你裹了算了,这补丁打的,也省不了多少绷带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知说柳蔚什么好,若是真将自己整个人都包裹起来,怕是他连动弹都困难了。

    况且,有些地方,他是觉得没有需要包扎的必要,只是轻伤,过两日自己个儿结痂便好了,实则无须小题大做。

    而将其他小地方处理好后,最后剩下最麻烦的一块,还需要处理。

    而这里,柳蔚却不敢大意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疼?”柳蔚皱眉,剪掉容棱胸口一块腐肉,那腐肉有拇指大小。

    柳蔚剪下来,并未将其丢掉,而是放在了封闭的小瓷瓶里,打算明日研究一番,但愿能确定这些烂肉中残余的药用成分,跟叶元良的尸体上一致,这也算一个铁板钉钉的证据。

    连续剪了好几块,其中两块肉,剪下来时,还流了血,柳蔚问容棱,容棱却摇头,说没感觉。

    看来这药里,还带着麻药成分,能催眠人的五感。

    若是普通人也就罢了,容棱自小习武,五感敏锐,竟也无法靠着意志力破解,可见,钟自羽用药之高深。

    到底是活人身上的烂肉,只要将腐烂的部分剪掉,清理掉残渣,便算是好了。

    而等到柳蔚清理完,就看到,容棱的胸口满是鲜血,而皮肤上,明显有两三个坑,是真的失去皮肉的那种坑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儿,柳蔚就忍着心痛自顾自的说:“不怕,会长回来,顶多留点疤,我不嫌弃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的新陈代谢快,只要调理得当,这些肉,很快就能补回来,但重长的过程,或许是又痒又疼,倍感煎熬。

    这些,对容棱来说却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非人的武艺,伴随的,便是年少时非人的地狱训练,所以,现在这些小苦头,容棱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但听到柳蔚如此信誓旦旦的说,她不嫌弃,他却忍不住想笑,片刻,他忍住笑,煞有其事的嗯了一声,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他如此特意的道谢,令柳蔚一愣,然后侧眸看他一眼,认定此人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将容棱整理妥当,柳蔚看看已经被占满的大床,犹豫一下,道:“你得回房去睡。”

    小黎珍珠今天是关键时刻,柳蔚要守夜,而这房间已经没了容棱的住处,所以只能将人撵走。

    却不想,容棱并未走,只是回到房间,拿了自己的床褥被套过来,扑在地上,便要歇息。

    柳蔚皱了皱眉:“你身上有不轻的伤,地上寒凉,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没所谓的将柳蔚一拉,柳蔚怕伤到他,不敢反抗,就这么被他拉到地上,跌落他身旁。

    柳蔚立刻跳起来,手忙脚乱的查看是否碰到了他伤口。

    容棱任柳蔚摸索查看,半晌才道:“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柳蔚有些不快:“带伤之人,怎能如此任性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说话,只是将被子团吧团吧,在地铺上,挪出来了一半的位置,让柳蔚也睡进来。

    柳蔚看容棱许久,确定容棱执意如此,也只能“嗯”了一声,小心翼翼的倒在他旁边。

    房间里,恢复安静。

    柳蔚不敢靠得容棱太近,惟怕压着容棱的伤口,便隔着点距离,仰躺着,盯着房间上面,停顿半晌,才说:“你会抓到钟自羽的,是吗?”

    容棱握住她的手心,发现她手心冰凉,指尖清冷,便紧了紧她的手指,淡淡道: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今夜你们互斗,他伤得厉害,还是你伤得厉害?”

    容棱毫不迟疑的说:“他。”

    柳蔚总算露出笑,偏头勾起唇角:“下次,要将他伤的更厉害,可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男人与她对视,轻柔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只要一想到今夜小黎珍珠受到的苦,便恨不得将那人生吞活剥。

    小黎是她怀胎十月生出来的一块肉,珍珠是她从小至大视为弟弟的存在,那时候珍珠跟着她从丛林离开,她身带小令尸身,珍珠被小令尸身吸引而来,好长一段时间,她都将珍珠当做小令的化身,只觉得要对珍珠好,更好,才能弥补自己间接害死小令的罪过。

    那时候,小令的死,让她偏激得几乎认为自己被世界抛弃。

    师父的教导,珍珠的陪伴,都是在她最艰难的时期,往她人生里注入的清泉,避免她因心智偏执,沦为地狱的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穿越之后,珍珠对她亦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柳蔚现在也没弄清,为何自己穿越而来,珍珠也会跟着来。或许因为穿越之初,自己和珍珠正呆在一起,或许因为,冥冥中,老天不舍她独自一人来异世孤独,派了珍珠,再来陪伴自己。

    珍珠早已不是一只鸟那么简单,但钟自羽,却对它下如此狠手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