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57章 容溯探究似的看柳蔚好几眼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57章 容溯探究似的看柳蔚好几眼

    容溯本要去看看小妞的情况,这是这么多日来,唯一一次,夜半三更,无人敲门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自己会睡得好一些,却不想,这一整夜,皆是失眠。

    听了柳蔚的话,容溯一言不发,阖上房门,便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咕咕还没醒,珍珠和小黎也睡得安稳。

    柳蔚将床幔放下,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,又将小妞交给容溯,对容溯道:“抱着小妞,坐我的对面。”

    容溯蹙了蹙眉,但终究抱着小妞,坐在对面。

    柳蔚最后看了眼床幔方向,确定两个孩子没事,才捻着银针,一针刺入小妞百汇穴。

    接下来三针,通通也刺在小妞头上大穴。

    接连数针,柳蔚安静施针,每一针皆分寸恰好,不偏不倚,待数针扎完,容溯看着小妞满头的刺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他抱着小孩动了一下,被柳蔚斥责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容溯只要不动,眉头就越蹙越紧。

    他知晓此人会医,且医术高明,但如此近距离看此人诊病,却是头一次,只是越看,容溯越是思忖良多,待看到小妞已被刺得整个脑袋没地方下手,他才深深的看着柳蔚,问了一句:“此为,针灸之术?”

    柳蔚正在判断穴位,手指在小妞头上摸来摸去,忙碌极了,便随口应了一句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谁教你的?”容溯问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看他一眼,道:“自是师门传承,与你说了你也不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不再理他。

    容溯也不再说话,只是沉默良久后,开口:“我识得一人,也会此法。”

    针灸之术,在此处已经失传,柳蔚是知道的,但坊间依然有许多打着针灸传承之人,以次充好,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庸医当道,那些人一开始以为柳蔚也是其中一人,但后来见柳蔚当真把人治好,才心生佩服,并将柳蔚才是针灸之术真正传承之人,谣传出去。

    这些事,都发生在曲江府,且有付子辰从中隐瞒,柳蔚也没出多少风头。

    到了京都,柳蔚却迫于无奈,不止一次在人前施针,当时是为了救人性命,无可奈何,再后来,此事也在京中谣传一阵。

    但当时,柳蔚并不在意,柳蔚那时有自己的事要忙,对外面那些流言蜚语,都是左耳进,右耳出。

    可不在意,不代表不知道,况且,那时候柳蔚还顶着柳家大小姐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现在,容溯突然冒出这样一言,不禁让柳蔚微愣,猜测一下,没准容溯说的那认识之人,就是“柳家大小姐”。

    柳蔚蹙了蹙眉,才道:“针灸之术,说来玄,但在世间,却也并非少见,师父虽说从未与我说过同门之事,但我却知,师父至少有数百徒子徒孙,只是最后能成事者,却并未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数百?”容溯深思一下。

    柳蔚瞥他一眼,信誓旦旦点头:“数百还是少的,这还是我拜师之后。在拜师之前,不知他老人家还有多少门生,我们素来是不会互相联系,每一届,且也只于我们的同期同窗,更多相识。”

    容溯探究似的看柳蔚好几眼。

    柳蔚不再说什么,继续替小妞施针。

    只是,柳蔚说的也不是谎话,当初教她医学的教授,可不就是门生遍地,几千数百还是少的,哪一位从业多年的教育工作者,不是桃李满天下。

    容溯不再追问,柳蔚也不多说,特地解释一句,也是不想容溯将自己与“柳蔚”联想在一起。

    现在柳月来了,还是小心一些为好。

    待将小妞施针完毕,柳蔚才放开小妞,后退一些,坐到自己的椅子上,对着小妞说话。

    “小妞,听得见我的声音吗?”柳蔚声音特地放得很轻,且贴着小妞的耳朵在说。

    容溯古怪的看柳蔚一眼,又垂头看看怀里的小丫头,却见小丫头,当真蹙了蹙眉,仿佛醒了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容溯刚说了两个字,便被柳蔚制止。

    “嘘。”柳蔚对容溯比了个噤声手势,只将他当做一个给小妞治病的工具,也不管他心情如何,继续与小妞说话:“小妞,听得见我的声音吗?”

    柳蔚需要确定,对方是否有足够的意识,能执行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小妞呆呆傻傻,一动不动了许久,才恍惚似的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柳蔚方才以银针,刺激小妞头上几处大穴,便是为了让小妞能与自己“交流”,或者说,执行自己发布的命令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过程是成功的。

    柳蔚继续与之说话:“小妞,告诉我,你现在哪儿?”

    懵懵懂懂的小丫头又一次沉默,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在哪里,眼前有很清晰的画面,却无法用语言描述。

    小妞的手慢慢抬起来,在空中比划一番,但却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这种情况,小妞入梦太深,暂时无法靠自己的能力醒来,即便有银针刺激,也还不到那冲破硬膜的地步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小妞手上的动作,看了许久,才稍稍看懂一些:“你是说,你面前,有一片花海?”

    小妞手上的动作停顿,半晌,懵懂的点点头,然后继续比划。

    “花海中,有小鹿?不对?小羊?小牛?哦,原来是骆驼……对,背上有双峰凸起的,就叫骆驼。”只是,骆驼都在沙漠,又怎么会在花海中,况且小妞从未见过骆驼,又如何会梦到骆驼。

    柳蔚唯一的猜测就是,不是小妞见过骆驼,而是曾催眠小妞那人,见过。

    想到了钟自羽,柳蔚眼神慢慢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妞现在的情况,倒不太像纯粹的深度催眠,沉浸在自己世界,小妞好像,是有意识的在思索什么,或许是以前钟自羽与小妞说过什么,当时小妞没记住,毕竟有那些药摧残,小妞能记得自己是谁,身在何地都不容易,但也不知是不是这次,又一次中了药,负负得正下,小妞反倒记起了一些当初的事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点,柳蔚凌起精神,声音更加放轻了些:“除了看到骆驼,你还看到什么?”

    小妞不会表达,只能继续比划。

    柳蔚勉力理解。

    但小妞在描述一座房子,一棵树,之后,其他却看不明了……

    小妞用的只是自己的比划方式,有些稚嫩,透着孩子气,不是专业的手语,若是柳蔚要理解,自然差些办法,应该说,成年人去理解孩子的梦境,本身都带着些为难。

    就在柳蔚眉头越来越紧时,容溯淡凉的声音,响起:“有条河。”

    柳蔚抬眸,看这人一眼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