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58章 钟自羽的过去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58章 钟自羽的过去

    容溯还是那样面无表情,他垂眸,搂紧怀中的小孩,看着小孩手一动一动的,不断的想表达什么,却又不知如何表达,他摸摸小孩的头,轻声在孩子耳边道:“你慢慢说,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听到记忆中的声音,小妞动作果然慢了下来,接着,就是冗长而又越发古怪的描述。

    而容溯,也逐一解读:“一片花海中,有骆儿,花海的正中心,有间木屋,木屋前头,是一双连理树,树下有秋千,还有兔子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容溯的讲解,再看小妞闭着眼睛,却并没觉得容溯说错了,柳蔚不觉庆幸,看来容溯还是有点用的。

    容溯若知道柳蔚心中所想,必然冷笑,每天晚上被推醒,逼着去理解一个夜游症病患的一举一动,时间长了,可不就得会举一反三吗?不然整个晚上还不都得耗进去?

    在小妞没发病前,容溯是失眠,但在小妞发病后,容溯变成了被迫失眠。

    对此,容棱刚开始也是拒绝的,不过后来,他就麻木了。

    现在,竟然能从小丫头杂乱无章的手势中,将一个完整的画面囊括出来,显然,是已经深谙此道了。

    柳蔚见容溯交流得很好,便起身,到桌前拿了一摞宣纸出来,又从小黎的贴身背包里,拿出一只炭根笔,走回来,铺开纸张,用炭笔在上面描绘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画的很快,画素描的,都这个速度。

    但放在容溯眼里,却就是看到此人二话不说,捏着一块炭灰,就笔走龙蛇,不到两个呼吸的功夫,宣纸上,已经有大概的木屋,树,以及骆驼的轮廓。

    诧然的挑了挑眉,容溯不得不说,此人,的确算是天赋异禀,会验尸,会破案,会治病,会救人,现在,连书写画画这样的闲情雅致之事,也深谙其中,可谓人才,面面俱到。

    心中想将此人挖到自己身边的想法更加强烈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容溯这稍稍失神的片刻,却听柳蔚语带不满的催促:“后面呢?快点说啊。”

    容溯回神,蹙了蹙眉,心忖,此人以下犯上的毛病,若是一直不改,倒是没有招揽的价值了。

    毕竟,并非所有上峰,都能包容一个不知礼数的下士。

    容溯想,或许容棱也不许,只是此人与容棱关系匪浅,同屋同床共住,便心存照顾……

    想到此二人的关系,又想到柳月所说,柳蔚就在古庸府,容溯眉头再次紧蹙,思虑着,那女人,也知晓容棱与柳先生的关系吗?

    柳蔚,又会如何作为?

    再次逃婚?

    若是如此,自己倒可以帮上一把,说来也算渊源,若是力所能及,他不介意摒弃前嫌,护柳蔚逃一次容棱的婚……

    “后面呢后面呢后面呢?”不待容溯想完,柳蔚皱眉,催命似的催促声又响起。

    容溯黑着脸,暗暗抿着唇,重新垂眸,去看小妞的描述。

    “木屋里住了两人,一大一下,是哥哥与妹妹,妹妹身上有病,腿……手?脸?不是?”

    到这里,容溯有些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柳蔚抽空抬头瞧了一眼,瞧着小妞在自己脸上,手上,乱摸一通,柳蔚稍稍思忖,说:“皮肤?”

    小妞顿了一下,也没点头,也没摇头,只是继续说下面的。

    容溯看了柳蔚一眼,柳蔚已经陷入深思,看来,钟自羽果然与小妞说过一些事。

    钟自羽笃定小妞会忘记,所以无所谓的与小妞倾诉?

    若是如此,那小妞现下所描述的,极有可能便是钟自羽的过去。

    钟自羽去过西北?见过骆驼,还去过一间环绕在花海中的木屋,在里头,结实了一对兄妹,且,知晓其妹妹皮肤有病。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有可能,柳蔚表情迫切,换了一张纸,问:“小妞,说说看,那对兄妹,长什么摸样?”

    小妞沉默一下,又开始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柳蔚看向容溯。

    容溯看了一会儿,面色发沉。

    他沉默得太久,柳蔚一直盯着他,直到过了许久,才听他面带黑气的道:“看不出。”

    柳蔚顿时皱起眉:“你看不懂了?”

    容溯很想问柳蔚,为何如此断定,自己能从一个混乱不堪的比划中,识别出一个人的容貌,特征?

    方才小妞说的那些,都是大概的东西,半猜半估,也有个八成准确,但这次,却是要描述一个人的五官样貌。

    试问天底下,又有谁,能从中这等模糊的比势中,认出如此细微的东西。

    柳蔚不知容溯心中所想,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,看容溯的目光,又很是失望。

    容溯被柳蔚那眼神弄得浑身不舒服,只觉得,此人果然与自己不合,想来,即便有天大的本事,也无须招揽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相处的这段日子,容溯一直很矛盾。

    有时,瞧着这人是个奇才,爱才之心便起,想不顾一切,收为己用,有时,又瞧此人很烦,多看一眼便伤了眼睛,此时又庆幸此人非自己门人。

    如此矛盾左右,竟是到现在,也没有好转。

    眼下柳蔚这个视线,又让容溯心生烦躁。

    容溯正想出言反驳,却见对方抓抓头,道:“若是我能理解小妞的动作,便自个儿问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抱怨,听得容溯尤其刺耳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,柳蔚却在苦恼一阵后,对他道;“一会儿我问,你看,能看懂就告诉我,看不懂,再想法子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完,也不给容溯答应的时间,便对着小妞问:“那对兄妹,年龄几何?”

    小妞沉默,显然是不知如何表达。

    柳蔚又问:“有多高?有你高吗?”

    这次小妞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有我高吗?”

    小妞也摆摆手。

    柳蔚判断一下那身高,估摸是少年体型,便继续问:“先说那妹妹,其眼睛,是大是小?是大你便比一根手指,是小你便比两根手指,不大不小你便比三根手指。”

    小妞几根手指掰扯一下,最后,比了个三。

    那就是不大不小了。

    “眼皮是单是双?若是单就比一根手指,若是双便比两根手指。”

    小妞很机敏的比了两根手指。

    如此问法,果然问出了许多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。

    而等柳蔚根据小妞的描述,在宣纸上,将人画出来时,却在看到其完整摸样后,彻底愣住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