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59章 画中人,不正是你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59章 画中人,不正是你

    容溯探首,想看一眼,但柳蔚将宣纸一遮,挡住了,再手快的一压,将其压到最底下,拿起笔,又问小妞:“那哥哥呢?”

    柳蔚连续问了一通,其中有几处理解不了小妞的表述,她便看了容溯一眼,容溯淡淡的回了。

    等到这副画完,柳蔚拿远一些,仔细端详,眉头,却微微蹙着。

    这次容溯看过来,柳蔚没再遮。

    容溯这便瞧见,一张鲜明立体的人脸,出现在宣纸上。

    容溯自问也是见过不少名家著作,前朝圣人留下的画作真迹,他府中也收藏不少,但他却从不知,有人竟能将人,五官细节,眉毛鼻子,一清二楚,如此细致的绘画出来。

    就仿似将一人的影子,投射到宣纸上,看起来宛若真人一般。

    容溯不觉愣了愣,再看柳蔚时,眼中的犹豫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此人,当真是次次都让人意外,若非与自己不合,他怕是当真要倾尽全力,将其收揽。

    只可惜,道不同,且性情也不同……

    “看得出是谁吗?”柳蔚拿着那张画纸,左右看看,瞧来瞧去,总觉得画中之人容貌,甚是眼熟,但就是说不出是谁,记忆中,自己没见过此人,只是为何,看上去却如此面善?

    是像了谁?

    柳蔚再端详好一会儿,也始终未曾发现,究竟像谁。

    柳蔚见容溯频频投来目光,心想一人计短,二人计长,索性将画纸直接塞给容溯,让容溯好看清楚。

    容溯看了两眼,一边兴叹此种细妙画法,一边瞧着柳蔚,将画纸还回去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问:“你可认得?”

    容溯依旧未语。

    柳蔚皱皱眉,心想容溯估计是不识得,便将画纸放到一边,正要再问小妞一些问题,却听容溯声音清冷的道;“画中人,不正是你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僵,不觉眨了眨眼,再将那画纸抓过来一看,但瞧其眉眼五官,竟果然是与自己有三四分相似,但或许因为画中人年纪偏小,这种相似还带着稚嫩,之前没发现,只是因为柳蔚完全没将其与自己联想,况且前一幅画已经……

    手指按了按那摞宣纸,柳蔚抿紧唇,眉头更皱,将宣纸放到一边上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容溯却问:“不解释?”

    柳蔚沉着眸道:“没什么好解释的。”

    这画中兄妹,兄长与柳蔚的男装扮相,颇为相似,妹妹,却几乎与柳蔚女装扮相,一模一样,返回年纪不大时的稚嫩五官,再加上古代的服饰,就是如此。毫不夸张的讲,五官眉宇,竟是当真有六七分相同。

    之所以将妹妹的画像避开容溯,只因,柳蔚是怕容溯一眼认出。

    尽管不知这位七王爷对自己的前未婚妻未毁容前,还有多少记忆,但柳蔚却不想冒险。

    不过看着这对兄妹,柳蔚倒是想起云织梦的话了。

    云织梦认得八秀坊纪枫鸢,且好似与其不光是八秀坊内务接触,还有些私下恩怨,从其语气中对纪枫鸢的轻漫来看,云织梦对纪家人,似乎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。

    而若是如此,柳蔚便能理解云织梦对钟自羽之事三缄其口,吞吞吐吐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云织梦已经明着帮了自己,却就是不提钟自羽三字,分明是有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而钟自羽的过去之中,见过一对兄妹,这对兄妹,长相与自己颇为相似,能与自己相似的,那不是柳家人,就是纪家人。

    云织梦,纪枫鸢,纪家,钟自羽,这些联系,看起杂乱无章,实则却有迹可循。

    柳蔚大胆假设,云织梦应当是个局外人,而钟自羽是与纪家何人相识的,云织梦虽然对纪家人不假辞色,但却愿意为了纪家的某人,对钟自羽包庇维护,这也就是说,此事,绕来绕去,竟然又与纪家有紧密牵扯?

    想到纪云霓,纪微,纪枫鸢等人,柳蔚已对那纪家没有半分好感,里头的人,说是亲人,实则陌生无比。

    只是纪槿说了一人,那位姨婆,也就是自己的外婆,或许,有机会自己会回去见见外婆老人家。

    但若是纪家其他人,就敬谢不敏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不稀罕她,她又何尝想与他们有何牵扯。

    可惜,原本已打定主意,与纪家老死不相往来,眼下,钟自羽逃窜失踪,这就或许,还得从纪家方面着手,方能寻到端倪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柳蔚便皱起眉,觉得烦躁。

    容溯却在此时突然出声:“这孩子怎的了?”

    柳蔚回过神,转眸看去,就见小妞突然开始扭动身子,挣扎容溯的怀抱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忙去安抚,一枚银针,又扎在小妞的额间穴道,让小妞冷静一些。

    但这次银针竟然无效,小妞依旧乱动,且挣扎得越来越厉害。

    柳蔚不敢动作太大,怕伤到小妞,只能尽量先将一些银针先取下来,免得小妞乱动之下折断,刺进肉里。

    可只拔出两根,小妞眼看已经要挣脱了,柳蔚掐住小妞的小手,拇指在小妞虎口穴上重重一按。

    小妞僵了一下,随即,嘴角竟吐出白沫……

    柳蔚惊了,忙按住小妞手腕,为其把脉,但探到病源时,柳蔚却又愣了好半晌。

    走火入魔?

    这种脉搏,竟像是走火入魔……

    小妞不会武功,一丝内力也没有,那又如何可能走火入魔?

    见小妞情况越来越严重,柳蔚不敢大意,立刻一记手刀,将其劈晕。

    小丫头抽搐一下,脑袋一歪,彻底不动了。

    容溯将这小孩子搂住,看着柳蔚,眉头忧愁的蹙着。

    柳蔚又检查小妞一番,确定晕过去了,那错乱的脉搏便渐渐趋于平静。

    柳蔚沉默一下,道:“是药的问题,先将小妞留在这儿,我为小妞银针顺脉。”

    小妞虽说年纪尚小,但到底是个姑娘,古代规矩不比现代,柳蔚让容溯先走,将小妞放到临时摆放的软榻上,为小妞褪去衣物,在光线下,凝神针灸。

    容溯等在外面,他未回房间,也未去大堂,只是站在走廊,时不时抬头,看房门一眼。

    柳月走出来时,就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俊美男子,立在廊下,神色微沉。

    迟疑一下,柳月咬咬唇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隔得不远,只是几步,柳月已走到容溯面前,恭恭敬敬的屈了屈身,唤道:“见过王……”

    容溯沉默的对柳月比手势,示意左右。

    柳月与容溯目光对视,便忍不住脸颊一红,待看懂他的授意,忙改了口:“见过七公子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