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61章 抢人,便是要抢出味道,拐来的,不算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61章 抢人,便是要抢出味道,拐来的,不算

    只是,嘴上虽如此说,中年男子心中还是不明。

    便索性换了个位置,靠近床榻一些,继续问:“你倒是说说,明明有更好的法子,更万无一失的法子,为何你却要如此作为?这般吃力不讨好,你究竟图什么?”

    或许是这人问的太多,清隽男子有些烦,微微蹙眉,身子翻过来,胳膊枕在头下,慢条斯理的反问:“你瞧不出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摇头:“你的心思,我当真猜不出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猜不出,那我说了,你能听明?”

    “你姑且先说说,听不听得明,我自有判断。”

    他一再追问,为图耳根清净,清隽男子挑了挑眉,倒是不怕说明:“若要留住一人,需得如何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回:“端看你留的是男是女,是老是少,与你何种关系,你留下他为了何事。”

    清隽男子一笑:“非男非女,时男时女,不老不少,关系清浅,留他为……上他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如此直白,中年男子愣了一下,才咂咂嘴道:“若是如此,便该使尽浑身解数,既要将人拐到床上,必就要花点心思,用点甜头,待人好一些,体贴一些,一次两次,数次接触下,自然便水到渠成,生米成熟。”

    清隽男子点点头,赞同这个观点,又问:“那若其人身边,还有旁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旁人是,她的亲朋好友?还是意中人?”

    “皆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将人硬抢过来,关上数日的,让她忘却旧友,重投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那人心智坚定,不受蛊惑,不好硬抢呢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中年男子这才稍稍认真一些,皱着眉问:“你是说,你看中那目标,对你的幻术,无动于衷?”

    清隽男子不言不语,只是眼中,却闪过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“你手艺生疏了?”中年男子只能如此猜。

    却被对方嗤了一声,随意道:“若是生疏了,又如何将那小孩拿捏得如此精准,何时发病,何时复原,何时入梦,何时醒梦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中年男子才想起来,恍然大悟:“所以你抓那小女孩,不是要她的皮?只是为了练练手?确定你手艺是否还好?”

    “否则呢?”清隽男子说的淡然:“太粗的皮,做不出好灯笼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以往你也会做些粗皮灯笼,说是燃得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粗细合宜才好,太粗,便事倍功半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想了想,又问:“所以你将人抓走这般久,当真就是自个儿玩玩?玩完了又给还回去?”

    “我还了吗?”清隽男子勾起唇瓣:“不过是放了一颗钉子过去,关键时刻,依旧是为我所用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叹了口气:“那你倒是玩得痛快,这次又如何掉了这般大一个坑?看你现下这样子,怕是不到半年,伤好不全吧。”

    清隽男子抿了抿唇,脸色阴郁下来:“是我小瞧了,况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况且?”

    “有人帮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清隽男子却不说了,只是稍显疲惫的闭上眼睛,半晌,又睁开,道:“不过,我还未放弃,过几日吧,过几日,那人终究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闻言,不客气的用手戳戳他的手臂,恰好戳到其伤口上,见对方皱了皱眉,他问:“过几日?怕是过十日,二十日,三十日,你也抢不过来,所以我便说,你安安稳稳的,用更妥当的法子不好吗?偏生给自己找一堆麻烦,现下通缉令也出了,若要再进古庸府,你还得重新换张脸,你这人还挑刺,长得难看的,皮质粗的脸还都不要,你现在这张脸,当初找了多久?你自个儿想想,这一时半会儿的,你说哪里再去找一张?”

    清隽男子摸了摸自己的脸,似乎当真思忖起来,过了一会儿,呢喃一声:“是不好找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中年男子一想便觉得麻烦,急忙撇清干系:“总之,你的事,你自个儿解决,这屋子能让你住下,人我却是不管,人是你看上的,自讨苦吃的也是你,自个儿惹的麻烦,自个儿清,没人替你善后。”

    清隽男子不说话了,只是摩挲着自己的面皮,淡淡的道:“你不懂……抢人,便是要抢出味道,拐来的,不算。”

    所以,你就是为了找刺激,才这么作死的吗?

    中年男子很想骂骂这熊孩子,怎么就这么爱招事儿。

    但一想,反正也不关自己的事,大不了衙门找来了,他自个儿跑了便是,这人做的那些事,他都没参与过,充其量也就是个看客,就算有人想找他麻烦,也找不到由头。

    不大意的说,他就是个爱国守法,踏踏实实的普通人,一双眼睛只能瞧见田里的牛,棚里的马,别的,他都看不见,听不见,啥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包括某人自己杀了人,取了皮,挖了眼睛,其他尸肉剁碎了送来他这儿,给他肥田,他也完全不知道那些碎肉是什么肉,嗯,他就是不知道那是人肉,他可清白了。

    见床榻上那人想睡过去了,中年男子想了一会儿,又唠唠叨叨的问一句:“所以,你做灯笼的爱好,打算什么时候改改?”

    闭着眼睛的男子,漫不经心的笑了一下:“当初,不是你劝我,找个雅致的喜好,免得成日浑浑噩噩?”

    “说是我说的,但你做了几年灯笼了,这爱好还不觉腻?”

    “目前还好,手艺活,做的久,手艺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手艺这么好你也不去摆摊。”

    “偶尔会摆,挑几个失败品卖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嘀咕:“卖也卖不了几个钱,做手艺的果真都是穷光蛋,若不然,你改改爱好,书法,或者丹青?若是名气大了,一幅画作书作,能卖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床榻上之人没有回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却不放过他,又问:“听着了吗?你当教书先生三年,耳濡目染,总有一些经验,回头写个字儿我看看,若是写得好,往后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做灯笼挺好。”床榻之人说着,又睁开眼,眼角勾着:“况且,有两张新皮,我又看上了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