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62章 还要扒人家皮,缺德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62章 还要扒人家皮,缺德

    瞧他那不怀好意的笑脸,中年男子便知道没好事。

    他略微思忖一下这人的性格,有些不确定的问:“你说看上的,该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清隽男子并不隐瞒:“是那人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啧啧摇头:“你都要睡人家了,还要扒人家皮,缺德。”

    “有冲突吗?”清隽男子瞥他一眼:“睡够了,再扒,不行?”

    “缺德鬼。”中年男子骂了一句,又问:“你说两张,还有一张呢?”

    “那张啊……”清隽男子迟疑一下,半晌,挑眉道:“那张一般,想想,还是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那人知晓了,真该谢谢你瞧不上人家,好歹让人家保住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保不住。”清隽男子平平淡淡的道:“坏皮,就该摧毁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抚了抚额,有些头疼:“我听说衙门现在还有一具尸体,尸身腐坏,皮肤溃烂,是个外地来的商人,姓叶,我就知道,是你干的。”

    清隽男子语气清冷,平静的重复:“坏皮,就该摧毁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李林呢?”中年男子回忆一下其人惨死的画面,露出嫌弃的表情:“别说皮了,骨头都没给人留一根整的。”

    清隽男子嗤笑一声:“李林喜欢谋财害命,我便教教他,如何杀人,才算好看,如何藏证,才算专业,他以身受教,想必,此番也收获良多,你该恭喜他,我不收束脩,倾心相教,对他,可谓尽心尽力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嗤之以鼻:“你当真就是看他杀人杀的不好,才将他杀了?而非因为他弄了一出桥头闹鬼,牵扯到了岳重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中年男子及时住口,果然,感觉旁边一双冷锐视线,在他身上一刺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身子一激,忙咳了一声,捂着胸口,一边往门口走,一边道:“我的牛还没放呢,我先去放牛,你自个儿好好休息,好好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房门“啪”的一声从外面被阖上。

    床上之人,睁开双眸,看着那紧闭的房门,眼中的杀意,慢慢地消退。

    岳重茗,有多久,没提过她的这个名字了?

    果真是人死如灯灭,不过短短三年,连他,都要忘了她了。

    翻了个身,他想闭目休息,却在翻动时,听到一声轻响,低头一看,原是那张通缉令,还在他床上。

    拿过来瞧了一眼,看着上面的一字一句,半晌,他手指合拢,将其捏成一团,轻轻一抛,待其再落下时,随手一接,可再展开手时,手心里,哪里还有那张纸,分明,只剩一团灰飞。

    将那灰飞一扬,满屋顿时泛起尘嚣,他却不管,被子一盖,再次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足足六个时辰,从早晨,到傍晚,直到容棱回来,柳蔚才面色疲惫的取下小妞身上最后一根银针。

    看着沉睡中,呼吸平稳的小丫头,柳蔚长长吐了口气,后背靠在椅背上,抬手,揉了揉眉心。

    小妞不止神智出了问题,连身体也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柳蔚原本以为,用催眠的方式可以将小妞唤醒,但完全不行,到头来,也只能借用外力。

    幸亏,现在算是稳定下来,等晚些时候,再对小妞进行一次反催眠,尽力唤醒小妞一些神智,若是成功,人,当场便能醒过来。

    想到还有许多事,柳蔚摸摸肚子,果真感觉饿了。

    起身,先到床榻前,看看小黎和珍珠,确定两个孩子没有发炎发热反应,这才摸摸咕咕的脑袋,夸奖道:“多谢你替我守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咕咕轻轻的叫了一声“咕咕”,又从自己翅膀底下,叼出一颗桂花糕,放到柳蔚手边。

    这也是它的私粮,本来它还有一些生肉的,但主人说,若它要吃,必须去外面吃,不能在屋子里吃生肉。

    而若是要外出,便不能守在珍珠哥哥和小主人身边,它便退而求其次,改吃了桂花糕,幸亏,它也好喜欢好喜欢桂花糕。

    柳蔚笑了一下,将那桂花糕还给它,道:“自个儿吃。”

    咕咕本来就是客气一下,没想真给,闻言立刻叼回来,放进嘴里嚼了嚼,就咽下去了,抬头,还冲着柳蔚殷勤的咕咕叫。

    柳蔚点了点它的额间:“知道,一会儿再让人送两盘来。”

    咕咕高兴得不得了,若不是环境不允许,一定要飞起来围着柳蔚转圈儿。

    柳蔚累了一整天,也唯有这个时候,稍稍放松一些。

    而这时,房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柳蔚回头一看,就瞧见容棱一身风尘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柳蔚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容棱“嗯”了一声,有些疲惫的按按眉心,一边给自己倒杯茶,一边问道:“他在门外作甚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柳蔚挑了挑眉:“谁?”

    容棱见柳蔚像是当真不知,才道;“容溯。”

    “他?”柳蔚莫名:“他怎的了?”

    容棱瞧了眼房门方向。

    柳蔚没多想,走过去,打开房门,便瞧见外头走廊,容溯正站在那儿,他背对房门,正看着楼下大堂,听到声响,才回头,瞧着柳蔚,又错开眸子,朝敞开的门内看去……

    柳蔚看看左右,稍稍思忖,有些不可思议的问:“你莫不是,一直在等着……”柳蔚说着说着,却是自己都相信了。

    柳蔚瞧得出容溯与小妞相处,处出了一些感情,像是总算将这个孩子放在心上了,但他会为了等小妞一个结果,在自己房门外等上几个时辰?

    堂堂七王爷,会做出如此感人之事?

    而果然,容溯在沉默一下后,淡淡道:“无需自作多情。”他说着,回过头,再次看向楼下。

    柳蔚顺着容溯的视线看了一眼,便瞧见楼下大堂,正在与小二说话那人,不是别人,正是柳月。

    所以,容溯不是来等小妞,只是在看柳月罢了。

    冷笑一声,柳蔚稍稍后退,确定自己的位置,不会让柳月瞧见,才道:“看来,七公子身边这是来了贴心人了,只是丑话却要说在前头,眼下局势不明,七公子若是想多带一人上路,那你们与我们,还是趁早分道扬镳的好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