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67章 碰了个硬钉子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67章 碰了个硬钉子

    柳月听出容棱声音里的冷漠,咬了咬唇,伏了伏身,道:“小女柳月,见过三公子,入住两日,却未寻得时机,向三公子请安,还望三公子恕罪。”

    容棱这两日早出晚归,与柳月,当真是未曾照面过。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容棱随意敷衍一句,便要关门。

    柳月却急忙叫住,殷勤的捧出那朵绣花发饰,殷切的道:“小女身无长物,瞧见三公子屋里,有个小姑娘,便连夜绣了朵发花,若是小姑娘不嫌弃,还望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需。”来历不明的东西,容棱惯性的一口拒绝。

    柳月似乎也没想到,容棱竟拒绝得这般干脆,一下有些窘迫,犹豫一下,又说:“此乃小女一点心意,可否请三公子,让那小姑娘出来,与小女见上一面,方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还在睡。”容棱冷言说着,话落,也不再敷衍,直接将房门阖上,将门外人探寻的视线,彻底屏蔽。

    柳月碰了个硬钉子,手上的绣花,被柳月握在掌心,没一会儿,那绣花便变了形。

    柳月深吸一口气,调整了呼吸,将心头的怒意全数压制,再转身,变了个脸,又是那个清秀恬雅的妙人儿了。

    只是面上做的再完美,心中的情绪,却仍旧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还在睡?今晨,自己分明瞧见那小丫头从七王爷房中出来,这才过去一个时辰不到,又睡着了?

    柳月觉得,现在的情况,与自己当初设想的有些偏差。

    柳月设想过,利用柳蔚的消息,让自己留在容溯身边,也设想过,容溯对柳蔚的各种想法,以及自己的利用价值。

    柳月早已将所有的利弊,都在心中权衡了一遍,最后确定,自己的计划是可行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,当真正呆到了容溯的身边,柳月却觉得,此人与自己想象中的,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前两日还好,今日早上,却是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那高大俊美的男子,一脸疲惫,动作却轻柔抚摸那小女孩的脑袋,为小女孩顺好凌乱的发丝,目光中,透露着与自己相处时,相反的耐心,柳月便觉得心头烦躁。

    尤其,这个小女孩的年纪还这般的小。

    柳月记得,七王府是有小世子的。

    容溯虽无正妃,但妻妾成群,府中早已有了数名孩子。

    京中之人皆是知晓,七王爷对下头那些庶出的孩子,并未有多少关注,往日里,甚至连过问也欠奉。

    一个对亲生子女,皆如此冷淡之人,会对一个陌生的小女孩,如此呵护?

    这显然不现实。

    所以柳月唯一的猜测就是,这个小女孩,就是容溯的女儿,但却与府中那些莺莺燕燕所生的孩子不同。

    容溯既然对这小女孩都另眼相看,想必对其母,更是分外爱怜。

    这一刻,危机感冲击心田。

    柳月自认付出如此之多,千里迢迢赶赴前来,绝不是为了见证自己的意中人,与另一个女人生儿育女,恩恩爱爱,缠绵悱恻的故事。

    自己要将容溯抢过来,那现在,自己需要做的,第一,要知道那孩子的母亲是谁,现在何处?

    第二,要与这孩子建立感情,若是建立不了,那便得想方设法,令其在七王爷心中,地位下降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要面临的挑战,还有三王爷的从中插足,柳月便觉得前路艰难。

    只是,柳月当真不懂,既然是七王爷的孩子,为何会在三王爷房中睡觉?

    朝中传言,可从未说过,三王爷与七王爷私交笃定的。

    两人分明是彼此敌视,为何,眼下看来,却是同气连枝?

    还有与三王爷同房的那白衣“男子”,他是否当真是个女子?

    若是女子,那女子的身份又是什么?

    在京中,那黑衣人分明说,柳蔚是与三王爷一道儿的,可自己来了两日,再从七王爷的反应推断,柳蔚分明是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那柳蔚去了哪儿?与那白衣“男子”又有何关系?

    心中的疑问太多,柳月一边想着,一边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柳月用完早膳,下意识的抬眸,看了眼二楼的房间,却瞧见,三王爷出了房,去敲七王爷房门,两人对话了半晌,三王爷便下了楼,出了客栈,而七王爷在吩咐了小二什么话后,则转身,进了三王爷的房间。

    柳月心中凌然,叫住小二,询问一番:“方才二楼那位公子,与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小二知道他们是一起的,没什么计较的便道:“是让小的将早膳送到隔壁房间,那位公子说,让送两份上去,他在隔壁房间用。”

    两份?

    柳蔚思忖一下,对小二道:“一会儿早膳好了,交给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小二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柳月从袖中掏出一锭碎银,递给小二。

    小二急忙乐呵呵的接过,什么也不说了。

    早膳没一会儿便到了,柳月提着食盒,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柳月敲响房门,没一会儿,里头便有人开门。

    毫不意外的看到房内的冷峻男子,柳月微微一笑,将食盒递过去,主动道:“楼下在忙,小二哥抽不得空,知是七公子的膳食,小女便自作主张,接了过来,未让七公子久等吧?”

    容溯淡淡看柳月一眼,不置可否的去接食盒。

    可刚碰到手柄,柳月又缩了回手,恬笑着道:“哪里有让公子亲自布菜的道理,不若,还是小女伺候?”

    容溯素来骄矜惯了,在这一路上,却是将前半辈子未吃的苦头都吃过了,现下他已经适应苦日子,但人便是如此,既然有人伺候,那又何须自个儿动手?

    没有特别拒绝,容溯让开一步,示意柳月进来。

    柳月心中不觉大喜,面上却是不显,只羞怯的低垂着头,从容溯身边绕过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方才看里头的画面。

    屋子里很干净,床榻前放下了帷幔,柳月瞧得出帷幔内有人,却看不清明是谁。

    而床前的那个小榻上,自己今晨见过的那小丫头,正裹着被子,乖乖的睡在那儿。

    柳月不动声色的将食盒放在桌前,打开盖子,慢慢布菜,等将两幅膳食摆放妥当,柳月收起食盒,却没立刻走,看那模样,却像是要在容溯旁边一直伺候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