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魔道祖师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赘婿  永夜君王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69章 这手指头的主人,是否是那贼人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69章 这手指头的主人,是否是那贼人?

    柳月笑着,宠溺的点点小妞的鼻尖,只嗔了一句:“傻丫头。”

    小妞看着眼前这人,虽然觉得其人有些自来熟,才第一次面见,就对自己如此亲近,有些古怪,但耐不住此人人美身子香,小妞迷迷糊糊的,脸就更红了,脑袋都低了下去,耳根子跟着发烫。

    柳月看似柔美,实则审视的目光,在小妞身上绕了好几圈,心中却越发疑虑。

    这个女娃,当真有可能是七王爷的女儿?

    脸皮粗糙也就算了,身上还透着股小家子气,便是身上的装束,虽说干净整洁,却毫无贵气,若是说普通人家的姑娘也就罢了,但偏偏是七王爷……

    说难听些,在京都之中,大户人家一个丫鬟也比这孩子能看。

    柳月掩盖住心底的思绪,还想说些什么,却听容溯,冷冷的道:“收了吧。”

    柳月愣了一下,意识到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,微微蹙眉,心说,他还真将她当做下人了?但手上,却没停顿的,老实开始收拾桌面。

    小妞见状,忙要跟着帮忙,却被容溯按住手,道:“你累了,再去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小妞摇头:“我不累,我来收拾吧,莫脏了姑娘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睡。”容溯音色变冷,语气也严厉了些。

    小妞被吓住了,站在一边,不敢动,但心里却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觉得自己现在像一个孤儿,姐姐、柳公子、三公子、小公子,连珍珠和咕咕都不在身边,自己被七公子绑架了似的,要时时看他脸色,还要承受他喜怒无常的脾气。

    小妞扁着嘴,很想离开,一点也不喜欢跟七公子单独相处。

    柳月乖顺而缓慢的收拾着桌子,心思,却一直放在这两人的互动上。

    而容溯见小妞半晌不动,索性起身,拎着小妞的后领,将人直接提溜到小软榻上,把被子往小妞头上一罩,冷道:“睡。”

    小妞把被子拉下来,露出一双黑漆漆的眼珠子,哀求道:“我……我能,回自己房间睡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容溯毫不犹豫的拒绝,容棱说,三个病患放在一起,方便照料。

    小妞可怜兮兮进被子里,怯生生的背对容溯,小小的表达不满。

    容溯看着小妞的动作,像是什么也没发现,只起身,转首时,瞧见柳月还未收拾完,不觉蹙眉。

    柳月一直关注着容溯,见状忙加快动作,将食盒收好,这便乖觉的告退。

    房门阖上,房间里变得安静。

    容溯拿着本书,坐在宽椅上,瞧了眼无甚动静的床榻,又看了下背对自己,像是已经睡过去的小妞。

    将书页翻开,缓慢的看着。

    窗外的阳光投射进来,没了昨夜的肃冷,竟然,是温暖的一日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衙门里,柳蔚戴着手套,捏着手里那一截断指,看的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孙奇在一旁缩了缩脖子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柳大人,这……这是钟先……呸,是那贼人的手指吗?”

    柳蔚没做声,只看了好一会儿,才将那断指放下,双手交叉,看着堂下几人:“这断指,何人发现?”

    几名衙役,面面相觑,最后是孙奇开口道:“这是,盛大娘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盛大娘?”柳蔚疑惑。

    胡哥道:“大人,盛大娘是咱们衙门后厨的厨娘,今晨盛大娘来衙门的时候,在大门外瞧见的,瞧着是个样式精美的绣盒装的,便拿起来看看,谁知道一打开,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听着,沉吟一下,问道:“那盛大娘在何处?”

    胡哥指指外头:“这个时候,估计是去买菜了,稍后便要准备午膳了。”衙门里头人多,嘴多,后厨人又少,膳食都得提前备上,否则到时候便来不及。

    柳蔚点头,还是道:“将那盛大娘叫来,我问两句便是。”

    既然柳大人执意,加之这又是与案件相关之事,胡哥应了声,便差使个小衙役,去找人。

    找人的期间,孙奇又问柳蔚:“柳大人,您说这究竟要如何辨别,这手指头的主人,是否是那贼人?若是分辨不出,是不是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孙大人稍安勿躁。”这个案件虽说归了镇格门管,但毕竟案件发生在古庸府,作为古庸府府尹,孙奇责无旁贷,哪怕他平日不过问案件过程,但关键时刻,还是要盯紧。

    要知道,其他倒是其次,眼看着古庸府旅游基地就要开业了,若是这个当口这连环人命案子还老是不破,那他们古庸府便是再山清水秀,也不会有人过来游玩。

    毕竟,谁知道来了是不是就碰巧让那流窜在外的杀人犯给盯上了?

    孙奇很着急,但偏偏柳大人还叫他稍安勿躁,这使得本就急性子的他,更急了。

    恰好这时,外面小衙役拉着一中年妇人进来,妇人身边,还跟着个提着菜篮子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大,大人……盛大娘刚巧买了菜回来,我就……我就将盛大娘带来了。”小衙役说着,还气喘吁吁的提不上劲儿,显然是跑急了。

    也是,出去还不到一刻钟,这么快便回来了,显然是动了脚劲。

    可再看那盛大娘,及盛大娘身边的小姑娘,却是利利索索,一点气喘也没有。

    柳蔚不着声色的打量一二,刚要开口,就见那提着菜篮子的小姑娘,从篮子里掏出两块烧饼,爽快的上前,递给孙奇,嘴里,脆生生的说:“孙大人,盛大娘说您今日来衙门太早,怕是还未来得及用早膳,这是我从摊子上拿来的,您赶紧吃了,莫要饿着了肚子才好。”

    孙奇笑呵呵的接过烧饼,一点不见外的道:“小青就是贤惠,往后谁娶了你,当真是福气。”说着,捏着烧饼,就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小青姑娘听他夸自己,脸颊一红,羞怯的将菜篮子放下,对盛大娘道:“大娘,篮子替您拿回来了,我,我要回去顾摊子了,爹一个人忙不过来,我先走了……”说着,又含羞带怯的看了孙奇一眼,偷笑着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见此情景,稍稍挑眉,揶揄的看了孙奇一眼。

    可一眼瞧过去,却只看见孙奇大口大口的吃着烧饼,对人家姑娘家的暗送秋波,一星半点没接收到,只吃到最后,还咂咂嘴,给自己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柳蔚脸色顿时垮了下来,心说,难怪孙奇单身到现在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