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85章 三哥,你家那位柳先生呢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85章 三哥,你家那位柳先生呢?

    柳蔚回头,不解的看着容溯。

    “坐下!”容溯冷目一横,呵斥一句。

    这声呵斥声音很大,附近几个桌子的人,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柳蔚看看四周,有些窘迫,手腕扭了扭,想挣脱开容溯的钳制。

    但容溯力道很大,柳蔚是可以强行挣脱的,毕竟容溯武功不如她,但这里大庭广众,柳蔚并不想做得太惹眼,招人目光。

    而刚进门的容棱,也瞧见了这一幕,几乎是第一眼,容棱就认出了柳蔚,男人眉头一蹙,走了过来,伸手便击开容溯的手,容溯只觉手臂一疼,稍稍放松一些。

    容棱已拽着柳蔚,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容棱这话问的是容溯,也是问的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有苦难言,站在容棱背后,偷偷拉了拉他的衣角。

    容棱虽感受到了,却依旧不明眼下情况。

    容溯手臂吃痛,却也站起了身,与容棱对视,目光,再转向容棱身后的柳蔚,脸色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柳月看着眼下情况,心中满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一个又丑又老的女人,竟能让两位尊贵王爷争夺,当真是老天瞎了眼了!

    “见过三公子。”在短暂的沉默中,柳月娉娉婷婷的行了个礼,容棱却并没搭理。

    柳月也不在意,又自己起身,温笑着打圆场:“瞧瞧,这……这可怎么是好,大姐姐,你可说两句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能说什么,现在情况有些脱轨,她又被容棱护着身后,两人的举止,一看便不是普通关系。

    眼下解释,还能如何解释?

    柳蔚沉默不语,柳月见状,便叹了口气,道:“今日这也是怪我,原本在街上偶遇姐姐,是好事,邀姐姐来客栈叙旧,也只是为了咱们姐妹之情,七公子好心留膳,原也是成全之意,却不想,倒是闹成了误会,三公子,方才,是七公子与我家姐姐说笑呢,您可莫要误会。”

    柳月说话之道灵巧又婉约,三两句便将事情解释清楚,这话说来讨巧,工工整整的,竟正像个和食佬。

    但柳蔚却不觉得这么简单,难得的逮到一个机会,柳月会这般容易放过自己?

    果然,见场面还未缓和,柳月咬咬唇瓣,又道:“姐姐您当真不说点什么吗?这三公子可是动了真怒,姐姐方才与七公子明明也相处愉快,便忍心瞧着两位公子对峙不平吗?姐姐?”

    柳蔚心中冷笑,而果然,一听到“方才”“相处愉快”这几个敏感字眼,容棱的表情便动了动,转首,黑沉着脸,看向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瞪大了无辜双眼,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无辜。

    容棱冷哼一声,眼神微冷。

    柳蔚咽了咽唾沫,也不管眼下多尴尬,只突然屈身对容棱行了个礼,转移话题的请了个安:“自打京都一别,数月不见,三公子可还安好?”

    容棱凉凉的瞧着柳蔚,却迟迟不回话。

    柳蔚额头浸出冷汗,又等了半晌,才听容溯凉凉的道:“托柳大小姐的福,很好。”

    柳蔚松了口气,起身,又问:“三公子也是住这儿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用过晚膳了?”

    “未。”

    “不若一道儿用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三言两语,容棱直接坐到了柳蔚旁边,正四方的桌子,他们两人一边,容溯与柳月一边。

    桌上的菜色已经用了许多,柳蔚叫来小二添菜。

    而从柳蔚如此殷勤的态度来看,柳蔚对容棱,似乎当真是钟情的。

    容溯的脸色非常难看,而在看到柳蔚竟然动手为容棱斟茶时,冷不丁的冒出一句:“三哥,你家那位柳先生呢?”

    容棱微微抬眸,不着痕迹的瞥了柳蔚一眼。

    柳蔚则咳了一声,佯装不知的问;“柳先生?可是曾在京都,与三公子门下那位?”

    当初京都幼儿失踪案闹得沸沸扬扬,“柳家大小姐”虽说养在深闺,但后院其他女人都谈论此人,柳蔚也不能装作浑然不知,便只能硬着头皮道。

    而容棱还未回答,容溯已冷笑一声:“你知那位柳先生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听过几次,像是镇格门的哪位官员。”

    “官员吗?”容溯偏了偏眸,看向容棱:“只是官员?”

    容棱冷目瞧着容溯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三哥心虚吗?”

    “我有何好心虚的?”

    “不心虚何不承认,你与那柳先生,究竟是何样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,无须你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愚弟不过关心一二,三哥何须紧张。”容溯说着,又四下看看,叹息一声:“不知去了哪儿,还未归来,若是见着了,倒是可以见上一见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说话,只放在袖子里的手,稍稍紧了紧。

    柳月却是明白容溯的意思,便非常配合的问:“那位柳先生,小女也是见过数次,当真是个唇红齿白的妙人儿啊。”

    柳月说着,眼睛还看向柳蔚,今日自己是追着柳先生出门的,回来时,遇见的却是柳蔚。

    这样的巧合,让柳月不得不有些上心,虽说经过她试探,这两人,并未有什么关系,但她言语,依旧带着偏颇。

    有了柳月接这话,容溯瞬时便道:“何止唇红齿白?那生得白白嫩嫩的,倒是三哥钟爱的型。”

    这话已经越说越不对了,柳月这才听出了话里头的“歧义”,断袖之癖?柳月脸颊红了一下。

    容棱和柳蔚始终面无表情,容棱那目光,更是像看跳梁小丑一样看着容溯,至于柳蔚,柳蔚实在不知该如何表示,是该佯装生气,质问容棱明明与自己即将定亲,为何还要与其他……男子来往?

    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听懂,假装自己很纯洁不懂那些事儿?

    好像两个方法都不行,第一个,自己与自己吃醋,太羞耻了,第二个,又显得自己脑子不好使。

    柳蔚就在这种纠结下,再次拉拉容棱的衣角,让他救命。

    柳蔚现在已经彻底后悔了,她实则不擅长演戏,尤其是在这种有些微妙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而且,柳蔚因为是临时弄的这张脸,她觉得,再过一会儿,可能脸上的疤痕就要脱胶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才真是热闹。

    柳蔚只想离开,结束这场悲剧。

    但容棱却似乎是故意,偏偏什么都不说,像是就是要让柳蔚尝尝自作主张,胡作非为的教训。

    柳蔚都要哭了,而这关键时刻,门外晃晃荡荡还走来一人。

    “哟,好热闹啊。”那轻笑散漫的声音,令柳蔚头皮一紧。

    柳蔚抬眸一看,看到门外之人,果然,不是别人,正是云织梦。

    这一刻,柳蔚是真的有点崩溃了。

    柳蔚可没忘记,云织梦是知道自己女子身份之人,云织梦家那个坊主,好像当真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。

    而现在,柳蔚女装扮相,这云织梦一旦认出自己,还不知会说出什么话。

    柳蔚头疼得不行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