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87章 同样一句话,却是两个男人同时说的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87章 同样一句话,却是两个男人同时说的

    柳蔚硬着头皮解释:“虽说男女有别,青云国不排斥男子相合,但这也到底并非主流,更不为朝堂所认,三公子孑然一身这般多年,眼下好不容易寻到真爱,却并不愿为他恪守青白,还寻着娶一门亲事,那这般说来,您便是不够爱他的,想来,一个您早晚会腻的人,又有多可怕?”

    这话绕的精妙。

    云织梦都忍不住想拍手称好了。

    而容溯在沉吟一下后,也松缓了脸色,重新坐下来,语气揶揄的道:“不知那柳先生知晓三哥与他,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关系,会是何样心情?”

    容棱倒是料到了柳蔚会有这番回应,没有惊讶,只是看着容溯道:“七弟也瞧见了,柳姑娘如何,柳先生如何,我如何,乃是我们三人的家务事,七弟若实在有空管别人的闲事,不若先想想自己。”

    容溯冷笑一声:“三哥这就见外了,你我本是一家,你的家务事,便是弟弟的,关心哥哥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“当真是关心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以为呢?不是关心,还是别的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别的,我都不想知道,时日不早了,吃好了?”容棱最后一句,是问的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老实点头。

    “送你回去。”容棱说着,起身。

    柳蔚也跟着起身。

    容溯却也同时起身,道:“柳先生想必快回来了,送人这等子事,便不劳烦三哥了,况且,今日柳姑娘是愚弟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容溯说着,已绕道柳蔚身边,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站在原地,看看容溯,又看看容棱,面纱下被掩盖的脸色,难看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还不走?”

    同样一句话,却是两个男人同时说的。

    柳蔚觉的,她现在很不舒服,浑身哪哪儿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云织梦憋笑憋得肚子都疼了,到底忍不住,埋着头,肩头一抖一抖的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柳蔚看云织梦这样子就生气,所以,云织梦是特地来干什么的?就是为了看笑话的?

    最后,倒是柳月出言道:“女子闺所,男子总是不好多行,姐姐,不若妹妹送你回去吧?”

    这也算是一个出路,柳蔚正要点头,容溯已经拉住柳蔚手腕,将柳蔚往外带去。

    柳蔚淬不及防,正要挣扎,容棱又拉住她另一只手。

    两方拉扯,柳蔚站在中间,像个破布娃娃,险些被撕开。

    柳蔚吃痛的闷哼一声,真想将面纱揭了,豁出去的把两人都按在地上狠揍一顿出气!

    “七弟这是作何?”容棱冷冷的质问。

    “三哥又是作何?”容溯同样反问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。”容棱表明所有权。

    “呵,三哥先收拾了你的烂摊子,再说。”容溯毫不退让,反唇相讥,末了还补充一句:“前几日,不知是谁信誓旦旦的说,那柳小黎是你亲子,眼下,这便是要抛妻弃子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事。”容棱将柳蔚拉扯一把,往自己怀里带。

    但容溯没有松手,柳蔚没有进容棱怀里,反而被容溯扯得又是手腕一痛。

    容溯同样道:“三哥之事,我自然不管,只是愚弟说了,今日柳姑娘,是我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多管闲事!”容棱直接伸手,扣住柳蔚的另一只手,想将柳蔚从容溯手上夺过来。

    容溯却早已准备。

    容溯武功不如容棱,但现在柳蔚在中间,算是一个障碍,便迫使容棱也不敢用真力,而如此拮据的情况下,容溯倒是与容棱有一争之力。

    容溯反手挡开容棱的进攻,换了只手,将柳蔚往自己这边,生生扯了好大一步。

    柳蔚哪怕心中准备,也猛地疼了好大一下。

    而容棱一手不行,再来一手。

    容溯武艺不行,反应却快,再次与其交手。

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,最后两只手竟然就在柳蔚眼前打斗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面如死灰的站在中间,心里的怒火,慢慢攀升,慢慢攀升,眼看着已经要到嗓子眼了。

    偏偏斗得正欢的两人,还不知收手,动作依旧肆无忌惮,柳蔚觉得自己遍体鳞伤,可能快被两人扯坏了。

    柳蔚再次后悔,后悔今日的一切举动,一切所为。

    容溯到底不是容棱对手,虽说容棱顾忌会伤到柳蔚,一直有所保留,但即便如此,也极快的击退容溯,将柳蔚抢过来。

    柳蔚痛哭流涕,心说这次可以走了吧!

    容溯却突然又回来,坚强不息的再次去抓柳蔚。

    这次容棱有所防范,将柳蔚一转,护在怀中!

    但这下,容棱显得更为被动,因为比起方才,现在柳蔚的位置,自己稍稍重手,便当真会伤到她。而那边容溯却不管不顾,已快速冲过来,趁机再次抓向柳蔚。

    容棱身子一转,搂着柳蔚避开。

    容溯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容棱再是一躲。

    柳蔚默默的从刚才的被拉扯,变成了现在的在男人怀里被带着转圈圈,柳蔚觉得,自己就要晕了,现在已经转得眼冒金星了。

    两人打得火热,那边云织梦识趣的让出场地,抱着一碗鲜鱼汤,站的较远,边喝边看。

    柳月为了避免被误伤,也躲了旁处,但柳月却没有云织梦的潇洒,而是满脸焦急,问: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云织梦笑了一声:“二男争一女,这样好看的戏码,还能怎么办?看呗。”

    这话柳月就不爱听了,柳月皱着眉争辩:“七公子只是为主之道,有始有终,想送姐姐回家而已,并非争夺姐姐什么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嗤了一声,瞧着柳月:“这天底下,我当真可就见过这么一个如此为主的,就算是再真诚的要送人家回家,也犯不着动武吧?”

    “并非因为姐姐。”柳月坚持道:“七公子,只是与三公子有些不合,故意与其作对罢了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喝了口汤:“就算故意为之,打了这么久,演戏也该演完了,可这越打越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他们兄弟二人关系复杂,我不好多说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停顿半晌,将碗中汤水饮尽,才将空碗一放,转头看着柳月,倾身问:“这位姑娘,你每日都是这般自欺欺人的吗?你不累吗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