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88章 男子三妻四妾,柳蔚竟然,是介意的。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88章 男子三妻四妾,柳蔚竟然,是介意的。

    柳月狠狠皱了皱眉,不与其辩解,挪开一些,离这人远点。

    云织梦呵呵一笑,心很大的又抓着自己的空碗,趁空往里面夹几块肉排,再次站回来,一口一口吃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而客栈小二和掌柜的却已经急上火了,眼看着这两位大爷越打越不收手,其它客人刚开始还只是躲避,现在却已经纷纷结账走了,他们几次想靠近劝阻,但都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小二咬咬牙,知道其两位的身份他们都不能招惹,便主动提议,要去衙门找人来帮忙。

    掌柜的无济于事,只能让小二速去速回!

    小二出了客栈,一路往衙门方向跑,跑到大街上,行色匆匆时,突然停住步伐,猛地站住。

    小二茫然的看看左边,再看看右边,随即抓抓头,含糊的嘟哝一句:“看错了?”

    方才他跑过去的时候,分明感觉旁边有个面熟之人走过,但等他再细看那人是谁时,对方却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小二眨眨眼,确定自己怕是当真看错了,也就不管了,着急忙慌的继续往衙门去。

    而在此之后的一炷香时辰,还在啃肉排的云织梦,突然目光一凛,将吃了一半的碗筷放下!

    身子一转,跑出客栈!

    客栈外是大街,这个时候,正是收档的时候,街上的小贩,都在收拾东西,看起来人来人往,大都来去匆匆。

    云织梦的视线,在人群中穿梭数次,却一无所获,她蹙蹙眉,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,身后有人说话:“是他?”

    云织梦回头一看,是容棱追出来了。

    云织梦面色微沉,点头:“应该是,我感觉到他的目光,就在这个方向,但是现在……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未说话,方才他与柳蔚也同时心有所动,但想到钟自羽的武艺,容棱便强行留下柳蔚,自己率先追出来,现在柳蔚多半已被容溯缠住,只有此刻,他方才觉得,容溯还有点用处。

    客栈里,果然,柳蔚想走,但容溯却牢牢拉住柳蔚的手,语气坚定的道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柳蔚冷下声音:“放手!”伤自己儿子的凶手近在眼前,她哪里还有心思与容溯虚以为蛇。

    柳蔚的态度骤然改变,容溯有些愤怒,认定柳蔚是心系容棱,表情十分难看,竟是不管不顾,偏要送柳蔚。

    颇有些你不痛快,我便要你更不痛快的意思。

    柳蔚觉的他烦死了,但总不能说实话,更不能表明自己身份施展武功,最后只能干着急,心中祈祷容棱能将人抓住,更担心容棱会否再受伤。

    还好,云织梦也追出去了,两个人,好歹比一个人有把握。

    不对,云织梦之前便不愿透露钟自羽身份,经过柳蔚鉴定,云织梦虽不是钟自羽同党,但也未必会真心抓钟自羽,若是云织梦稍微从中作梗,那容棱岂非更危险?

    柳蔚越想越坐不住,正要索性使上一招,假装蛮力,将容溯震开,容溯却转瞬便将她两只手都按住,捏在一起,拉着她走。

    这是送女孩子回家该有的动作吗?你这不是绑架吗!

    柳蔚气的一肚子火,偏偏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一路上被容溯拉拽着,临出客栈门前,柳蔚清晰的看到掌柜的松了口气,而柳月则愤恨的瞪着自己,那眸中的恼意,几乎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出了客栈,柳蔚环顾四周,没看见钟自羽,也没看见容棱与云织梦。

    柳蔚咬紧唇瓣,眼神焦急,而容溯似乎忍无可忍,突然一把捏住她的肩膀,那八成的力道,承载着怒火,几乎将柳蔚肩胛骨捏碎。

    柳蔚闷哼一声看向他。

    容溯冷冷的道:“你便如此想他?哪怕他已将你置之不顾?”

    柳蔚吐了口气,眉头紧皱:“七公子,你的好意我心领,但我想做什么,想要什么,我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清楚,就是让你放弃尊严,甘心为那种男人所有?”容溯一脸不解:“我很好奇,你当初的倔强去哪儿了?敢逃我的亲,却对三哥死心塌地?你倒是说说,三哥比我,好在哪儿?”

    柳蔚不怕直言:“好在人数。”

    容溯皱着眉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若是我未记错,五年前,在我将嫁你之时,你是有十数妻妾?虽说没有正妃,侧妃也悬空,却是有莺燕无数,我若嫁你,便是与十来个人抢你的十数分之一,我们这样算,一天十二个时辰,你寝睡四个时辰,上朝两个时辰,与门下商议朝政,与友人共邀外出便算三个时辰,十二减九,那你一日还是剩三个时辰,这三个时辰,十数个女子,你赶着见,一个能见多久?一炷香?两柱香?你说我若是嫁给你了,我又算什么?我便不是个人,只是你七王府一件摆设,只是你后院中一个可有可无的玩意儿,一个成日见不了你一炷香功夫,却要与其他十几个女人斗智斗勇,为了无意义的争夺,去期待你的两柱香功夫,还坐井观天的以为,这就是胜利,我会将自己变得小气善妒,毫无自我,最后当我回往过去,最大的成就,或许是为你生下一男半女,而届时,我还能怎么做?辅助我的儿子,争夺那险之又险的世子之位?而这期间,我与你其他妻妾,依旧要继续斗来斗去,这便是你觉得你好的地方?这便是你觉得你比容棱更值得的地方?”

    容溯原本还是愤怒,但听到最后,表情沉重下来,他从未想过,会有女人,在意妻妾的问题,或许有人在意排位,在意恩宠,但男子三妻四妾,柳蔚竟然,是介意的。

    柳蔚还在继续说:“即便像你说的,三公子有个心中属意的男子,其实这有何不可?他若是想和他的那人恩爱一生,对外,便需要一个挡箭牌,我做那个挡箭牌有何不可?他统领镇格门,手握实权,我嫁与他后,便是一人独大,我不会与他的那人争风吃醋,但我掌握了三王府的全部,对一个女人而言,得不到爱恋,得到权力,得到尊重,得到想得到的其他一切,也是一种幸福,七公子,你现在还觉得,我的选择错了吗?”

    柳蔚耐着性子说了好大一通,真假参半,说的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眼看着容溯已经被她唬住了,她赶紧趁机脱开自己的身子,脚步一转,朝着街道另一头,匆匆跑去,只等走到无人地方,换下这不便的女子裙袍,便去寻容棱与云织梦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