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91章 五成功力,足以将柳蔚擒住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91章 五成功力,足以将柳蔚擒住

    容棱目光凛冽,盯着那摊血迹,久久未动。

    云织梦还想继续说服容棱,却听男人音色深沉的道:“不是字符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一愣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云织梦,道:“是她的刀。”

    刀?

    哪里有刀?

    云织梦低头找寻,分明什么都没找到,云织梦正要询问,目光顿了,再看那摊血迹,却悚了一下。

    若是非要说的话,那血迹的擦磨痕迹,的确像是用鞋子造成的,但那擦抹的只是一部分,另一部分完整的,上面,的确有一个长条扁形的压痕。

    莫非,这压痕就是柳蔚那刀的印记?

    可是,单单从这一个血印压痕,如何能分辨得出造成压痕的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云织梦有些不信,但心里又不觉得容棱会猜错,此人与柳蔚是那等关系,世上谁都能认错柳蔚的一切,唯独此人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云织梦一下沉默,过了好半晌,抬起眸子,道:“先将这乞丐带上,我们立刻回客栈去看看,好歹,要先确定……”

    嘴里这般说着,云织梦心口却在颤抖,若是,若是,柳蔚当真遇害了怎么办?若是钟自羽当真对柳蔚不利了怎么办?柳蔚受伤了吗?有生命危险吗?若是柳蔚已经没命了……

    云织梦不敢再想下去,一下便是毛骨悚然!

    云织梦犹豫着,要不要将此事先告知娘一声,但却在最后否定了,不能告诉娘,娘知道后,除了担心,还能如何?

    没准还会急坏身子。

    确定心意后,云织梦又推了容棱一把,道:“你生气也没用,先回去看看。”云织梦说着,先一步去抓那乞丐。

    乞丐惶惶的颤抖。

    容棱一把挡开云织梦碍事的手,自己抓起那乞丐,冷着声道:“我来!”

    云织梦没说什么,只是有些不悦:“我知道你对我生疑,但放心,柳蔚好歹也算我半个师傅,让我偷师了些医术,我也不想柳蔚有事,哪怕钟自羽那里,我不好出面,但总之,我不会伤害柳蔚。”

    也不敢伤害柳蔚,要真害了柳蔚半根头发,那娘得活吃了她!

    容棱未语,只是目光从未有过的冰冷。

    容棱拉着乞丐,身子一跃,眨眼已经不见,空气中,只余下那乞丐仓惶的一声惊叫。

    云织梦撇撇嘴,心里憋屈,但最终也没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寂静无比的客栈里,客人都被撵走了,而在洒扫的小二哥,冷不防的,脚边落下个臭烘烘的乞丐。

    小二唬了一大跳,跳起来怪叫一声,叫唤:“哎哟妈呀!吓死个人了!这哪儿来的乞丐?去去去,赶紧出去!”

    乞丐从地上爬起来,刚要走,门外,容棱与云织梦一同进来。

    小二见着两人,立刻殷勤的上前招呼,容棱却抓着那乞丐,又往二楼去。

    小二刚要说乞丐不能上楼,就见空中砸来锭碎银子,小二立刻眼疾手快的接住,就听云织梦道:“干你的活吧,其他事儿就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小二忙连声应是,再不罗嗦。

    云织梦随容棱上了二楼,还未走近,就听里头传来容溯愤怒之极的声音:“容棱!你是否以为,我当真是怕了?”

    云织梦忙冲进去,正好看到容棱抓着容溯的衣领,将容溯半提起来,拳头已经到了半空。

    云织梦慌忙过去按住容棱的手,问向容溯:“柳蔚呢?柳蔚在哪儿?”

    容溯蹙眉,看看云织梦,又看看容棱,瞧两人的神色不对,他顿了一下,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了?”容棱问道。

    容溯冷笑的看着容棱,目光寒凉。

    容棱眯了眯眼,正待发作,云织梦先开口道:“你不是要送柳蔚回去?是否送柳蔚回去了?可有看到其他人?柳蔚现在,是否安全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这问题问的不对,容溯也凝起眸,反问:“柳蔚怎的了?”

    “你先说你知道的。”云织梦道。

    容溯沉吟一下,将方才两人在客栈门口分别之事,只是简短说了,却没说柳蔚对他妾多的那番说教。

    而听到他们竟然这么早就分开了,再想到方才那摊血迹,云织梦就算再不愿相信,也不得不承认,没准容棱真的猜对了,柳蔚已经遇害了,人被钟自羽带走了。

    甚至有可能,钟自羽方才故意泄露行踪,就是为了将他们引开,再对柳蔚下手。

    云织梦一下很焦躁,急问容棱:“你不是将人打伤了吗?这会才过几天,他指定没那么快复原,柳蔚武功也不错,你说柳蔚……有没有可能自行逃脱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狠狠的闭了下眼睛,就事论事的道:“钟自羽的武功,变幻莫测,花样繁多,且,哪怕五成恢复,柳蔚,已伤不到他……”

    云织梦脸色惨白,又问:“那你觉得他能恢复五成吗?你恢复了几成?你们当时,不是两败俱伤?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云织梦,道:“七成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忍不住一拍桌子:“打成那个样子,脸上身上全是伤,你跟我说两三天,你就恢复了七成?你闹着玩?”

    容棱没有心情与云织梦闹着玩,更不可能现在闹。

    虽说上次两人各自伤的惨烈,但彼此都是会打之人,打斗中,除了攻击对方死穴,还要一点更重要的是什么?

    那便是,保护自身死穴。

    容棱之所以与钟自羽旗鼓相当,且打得难舍难分,便是因为,两人的打斗理念都差不多,都是在优先保护自己的同时,再去攻击对方。

    而这种保护,即便到了打斗的最后关头,变得岌岌可危,也好歹能有些缓冲。

    所以到最后,他们虽然打得精疲力竭,内力全失,皮开肉绽,却当真不算什么大伤。战场杀敌,昼夜不分,要比这难捱数倍。

    包扎好受伤的地方,再调和内力,静养两日,便不算是大碍,若是再吃点温补之药,算上习武之人本身易愈的体魄,短时间内恢复五成内力,已经算少了,他恢复七成,也并非不可能。

    也就是因为知道钟自羽的复原程度,与自己差不了多少,容棱才如此担心。

    柳蔚武艺是不错,但三成功力的容棱对上柳蔚十成的功力,已有胜算。

    而钟自羽,五成功力,足以将柳蔚擒住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