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92章 那张邪笑狂妄的扭曲嘴脸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92章 那张邪笑狂妄的扭曲嘴脸

    想到此时柳蔚不知在如何受苦,是否有性命之忧,容棱便满心焦躁,深吸口气,将容溯一掌打开,直接过去又抓住那乞丐,声音寒凉中却透着抖颤:“说!你都看到了什么!”

    这会儿,云织梦也不再同情那乞丐,只想尽快知道,当时发生了什么,柳蔚……

    柳蔚是否还活着。

    容溯此时也大概的猜到了些什么,他抿紧唇瓣,审视而深沉的目光,同样看向那乞丐。

    小乞丐在屋子里被盯得抖如筛糠,却口不能言,只能疯狂的摆手,指望这几位大人物,能放过他。

    可乞丐是唯一的目击之人,哪里能放。

    眼看着束手无策的容棱仿佛要再次狂暴发怒,门外,突然传来一道敲门声。

    那敲门声小心翼翼,透着谨慎,屋内三人同时看去。

    就见小妞端着一个水盆,盆子里正漂浮着一条湿布,小妞紧张兮兮的道:“那个,我……我为小公子擦身了,是否还需要换药……”

    是了,柳蔚不在,小黎又该如何?

    容溯却问:“那柳先生还未归来?”

    容棱顿时觉得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了解内情的云织梦立刻道:“我去,手术时我也在场,我知道该如何照料换药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说着,便要去,却被容棱伸手挡住。

    云织梦胆怯地抬头看着容棱狠厉的眸子,吐了口气:“你莫不是以为,我要对一个孩子下手?我图什么?我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容棱没做声,却的确不信云织梦。

    云织梦很是无奈:“那让他与我一起。”随手指了指一旁的容溯。

    容溯未动。

    容棱却在看了容溯一眼,判断一下后,到底放行。

    云织梦也不废话,立刻便走。

    容溯却不愿。

    云织梦一肚子火,呢喃一句:“罗罗嗦嗦的,男人就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总之,柳蔚失踪了。

    而柳蔚不在的日子里,云织梦这个可培养护士,自觉担任照顾病患的重责,容溯作为目前为止,在众多不信任人员中,容棱唯一稍微有点信任的同伴,被安排全程照看顺便监视云织梦。

    大妞小妞作为辅助,端茶送水,负责给在柳蔚没找回来之前,不准出小黎房间的容溯送饭。

    至于柳月,早已没人关注她的动向。

    容溯很配合容棱的安排,哪怕两人就在一个时辰前,还喊打喊杀,公然在客栈动手,但眼下,在听到柳蔚遇险,柳先生迟迟不归的双重消息后,他竟破天荒的,突然老实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多余的问题,没有多余的探寻,容溯完美的扮演着一个同一船上的同伴角色,好说话得,让人起疑。

    至少,云织梦是起疑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容棱,在看了容溯沉默不语的站在小黎房间,目光深沉的瞧着云织梦仔细换药后,心中那点疑虑,反倒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容溯不是傻子,容棱也没想将容溯当傻子,但既然是聪明人,容棱相信,容溯便有聪明人处理事情的方式。

    容溯现在,不管发现了什么,感觉到了什么,或者是,已经确定了什么,容溯只要不说,其他人,就可以当做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要不撕破脸,一切在表面上,依旧能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容棱在确定客栈跟儿子无事,又与精锐暗卫吩咐了一番后,带着乞丐,去了衙门。

    衙门门外有小衙役朝容棱问好,容棱全部无视,带着乞丐,直接冲向后院右拐的小院。

    那里,眼下还住着个嫌疑犯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纪邢。

    不管柳蔚知不知道纪邢的全部身份,容棱却是知晓,一个诡谲神秘,传承已久的纪家,一个在纪家担任刑司一职的男人,或许,纪刑会有法子从哑巴口中,挖出证供。

    现在,无论是什么方法,或者成功几率有多少,容棱,都只能尽力一试。

    大海捞针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他需要立刻知道柳蔚的下落!

    立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狭窄而潮湿的空间里,柳蔚犹如破布娃娃一般,被丢弃在空间一角。

    柳蔚身上有许多大小不一伤口,脸上的血迹,已经干了,皮肤虽然还有些肿胀,但却不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柳蔚挣扎着想从地上起来,迷蒙的视线里,看到的,是一幅斑驳的墙面。

    这是哪里?

    这是柳蔚想到的第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柳蔚四下环顾,待看了一圈后,基本确定,这里,是一间地窖。

    周围放着不少废料,还有许多坛子,这些坛子里放的是酒,艰涩的酒味,从泥封中,渗透出少许。

    试着动了动手脚,确定无碍后,柳蔚刚想起身,就听见头顶上,响起脚步声。

    柳蔚立刻趴回地上,眼睛死死的盯着头顶的地门。

    而果然,没过一会儿,一缕光线,从头顶投射下来。

    柳蔚立刻闭上眼睛,接着,就听到上方,有人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光线落下不到一个呼吸,就又被屏蔽了,柳蔚重新感受到周遭的湿黏,就听那脚步声,已经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柳蔚调整呼吸,尽量装晕装得逼真一些。

    而柳蔚身前,柳蔚感觉到,有人,蹲下了身子,正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冷静,冷静。

    柳蔚拼命告诫自己,一定要强忍住突然暴起,赌一把的对身边此人致命一击的冲动。

    柳蔚方才已经确定,自己身上没有解剖刀,也没有银针,同时,柳蔚知道眼前之人是谁,所以更清楚,凭着自己的武力,若是要赤手空拳对战此人,无疑是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既然注定了会失败,何不忍一时风平浪静,适时选取更好的机会,再一举动作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此刻的局势,就听头顶上,含笑的男音,飘了下来:“再不睁眼,我便在这儿,将你干了。”

    粗鄙庸俗的话,恶心至极的词。

    柳蔚几乎本能的蹙眉,就听男音又是一笑:“果然醒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柳蔚便觉得头皮一痛。

    柳蔚倔强睁开眼,立刻对上钟自羽那张邪笑狂妄的扭曲嘴脸,同时,清楚的感觉到,此人,正抓着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头皮疼的像是要被剥裂,柳蔚想伸手,双手却被对方一把握住,拧在一起,同时,男人轻漫的脸庞凑近,抵着她的耳朵,用气音问:“还要反抗?嗯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