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94章 果然,人都是有死穴的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94章 果然,人都是有死穴的!

    柳蔚抿了抿唇,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镇定点,继续问道:“岳重茗的皮,也被你扒去了?”

    这话话音刚落,柳蔚便感觉喉咙一紧!

    接着,毫无防备,钟自羽掐着柳蔚的脖子,将柳蔚整个人提起来,重重一扔!

    柳蔚被扔到地窖的墙壁上,内力全无的情况下,剧烈的撞击,令柳蔚心肺俱裂,不过一张嘴的功夫,口中已呕出大口鲜血,脸色也顿时白得惊人。

    而还未等柳蔚缓过这口气,钟自羽极速过来,重新将柳蔚按在墙上,一拳,直接砸中柳蔚的腹部。

    一拳,两拳,三拳!柳蔚哪怕死死咬着嘴角,也掩不住如柱的鲜血从嘴角蔓延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自己惹怒钟自羽了,岳重茗这个名字,或许,就是这男人的禁忌。

    但那又如何,能激怒钟自羽,总好过拿这人束手无策得好。

    果然,人都是有死穴的。

    没有人是例外!

    撑着自己的意识,柳蔚伸出舌尖,舔了舔唇角的鲜血,吃进了满嘴腥甜,笑着问:“怎么?莫非你当真将岳重茗的皮也扒了?是了,岳重茗的皮本就有问题,扒起来,指不定更容易,岳重茗的皮你做了什么?第一盏灯笼?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同时的两道声音,一道是地窖门再次被推开,一道则是柳蔚忍无可忍,再次喷出一大口血。

    魏俦惆怅的抱着野鸡,忧郁的立在门边,颇为小心的道:“那啥,阿羽啊,你要杀她我没意见,你要办她我也没意见,但你要小心啊,你们怎么打,可都不能伤到我这满地窖的宝贝陈酒,这些可都是我的心血,你可千万不能伤我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钟自羽几乎咆哮!

    魏俦没走,只是看了奄奄一息,狼狈不堪的柳蔚一眼,转而道:“你先答应我,答应我了我就滚!”

    钟自羽砰得一声,将柳蔚砸在地上,不顾柳蔚倒在地上,残破不堪的摸样,身子一转,撞开魏俦,愤然离去。

    四周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魏俦抱着野鸡,走进来。

    柳蔚眼皮沉重,仿佛随时就要晕死过去,迷迷蒙蒙中,柳蔚看到自己眼前多了一双脚,接着,头顶传来一声叹息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柳蔚睁开眼皮,看了中年男子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或者,已经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此刻柳蔚一张口,便是满嘴的血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何必?”中年男人的声音,带着一丝同情:“都自身难保了,还想着为男人守那吃不得,穿不得的贞洁,你男人若真有本事,还能让阿羽将你捉了来?这种没本事的男人,不要也就不要了。我看在你这张脸的份上,也就点你一句,那人,可是个疯子,你要不就从了他,乖乖的顺着他,免受皮肉之苦。据我所知,他对你还是有点兴趣,你乖一点,他应当会多留你这命一阵子,若是我求求情呢,没准玩腻了还能放了你,喂,我说这么多,你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柳蔚勉力扯了扯嘴角,冷笑一声,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魏俦听到了柳蔚这声笑,撇撇嘴:“你说你倔什么?我方才若不进来,你就得死在这儿你信不信?胆子倒是不小,都这步田地了,还敢去激他,岳重茗你也敢挂在嘴边,我看你是当真不想要命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眼皮一抬,抻着最后一口气,仰头,看着男子,问道:“岳重茗……死了?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魏俦吐了口气:“若是还活着,这人能疯成这样?以前倒也是个疯子,可也没这么严重,重茗和单笙死了后……”

    岳单笙。

    柳蔚敏锐的捕捉到那兄妹中兄长的名讳。

    想到这对兄妹与自己如此相似的容貌,柳蔚还想问什么,魏俦却不用柳蔚问,就主动说:“你猜的没错,他看上你,就因你这张脸,纪枫鸢,纪邢,包括纪槿,纪茶,没人有你这么像他们的。况且,纪家人,他也不敢当真去动,也就你,一个落单的纪家遗孤,不找你下手找谁下手,反正我话就说这儿了,要死要活你自个儿看着办,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往后我不会再帮你,他的闲事我素来也不多管,你自己,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说完,搂着他的宝贝野鸡,晃晃荡荡的就出了地窖。

    地窖门关上的那一刻,柳蔚放松一瞬,顿时,喉咙再次一涌,一张嘴巴,口中又是一道鲜血涌出。

    柳蔚慢慢的爬起来,将仿佛碎裂的四肢重新摆放好,撑起半边身子,艰难的靠在墙角。

    明明浑身疼得几乎昏厥,柳蔚却依旧强忍着痛楚,整理着脑中的讯息。

    方才那人提到了纪枫鸢,纪邢,纪槿,纪茶,同时表明,这四个人与岳重茗,岳单笙兄妹长得都不那般像,这也就是说,岳家兄妹,是与纪家有关的,而非柳家。

    其次,钟自羽,是不敢动纪家正牌人的。

    柳蔚又想起了云织梦说的话,云织梦显然也是与纪家人有牵扯的,那位坊主,若是没估算错,或许,就是纪家人,就算不是,也定然是与纪家有所恩果牵扯的人。

    将收集到的线索,一条条摆在眼前。

    柳蔚现在很清楚,若要获救,自己只有两个选择,第一,安心等容棱来救,第二,安心等纪家人来救。

    几乎是这两个念头划过脑域的第一刻,柳蔚便排除了第二种可能。

    纪家人,该是巴不得她永不超生才是,又怎会来救她,况且,他们也不见得知道自己遇害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选择,只有容棱。

    可是容棱,能找到自己吗?

    还有,自己不在,小黎的伤势会不会恶化?珍珠可还好?

    脑子里塞了很多东西,沉沉的思索良久,柳蔚霍然抬头,一双眸子,明明方才还因为剧痛而宛若死寂,现在,却又明亮慑人。

    咬紧了唇瓣,柳蔚低低的呢喃一句:“求人,不如求己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能只等着他人来救,唯有自救,才能尽快脱离眼下局面,只有自救,才能尽快赶回去确保小黎珍珠伤势不变。

    身上有自己的责任,自己的家人,柳蔚,都拖不起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柳蔚重重的靠在墙壁上,强迫自己咽下浑身的痛楚,脑子飞快旋转,思索下次见到钟自羽,该如何对话。

    说到底,岳重茗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……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