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99章 最爱琢磨的就是杀人三百六十八法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99章 最爱琢磨的就是杀人三百六十八法

    魏俦退到了几步之外,仓皇间,脚边踢到什么东西,魏俦低头一看,是正窝着打盹儿的野鸡。

    魏俦将那野鸡抱起来,揪着翅膀,转头就要走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横剑直射而来!

    魏俦赶紧后退半步,躲开攻击,心有余悸的叫道:“我,我什么都不知道,大人饶命。”

    容棱冷冷的与其对视,目光又转向对面的钟自羽。

    容棱现在站着的位置很微妙,挡住魏俦去路的同时,也钳制着钟自羽,而不待魏俦再次开口,容棱已以一敌二,再次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他的剑招凌厉而尖锐,钟自羽冷笑一声,轻松躲开,然后趁着空闲,身子往窗口一跃,破窗而出。

    容棱紧随其后,将钟自羽在窗口拦截,两人在院中又激打起来。

    魏俦见自己安全了,抱着野鸡偷摸着就往反方向跑。

    不想钟自羽瞧见魏俦背影,狠狠咬牙,喝道:“站住!”

    魏俦才不理钟自羽,装作听不到,架起轻功就要溜。

    钟自羽又喊:“魏俦!”

    容棱眼神一顿,与钟自羽周旋的同时,分出一招,足尖踢起一颗石子,向后一踢,正好踢中那妄图逃之夭夭的魏俦后脑。

    魏俦头部一麻,手往后面一抹,摸到一手的血,忙转头道:“大人冤枉啊大人!小人是这乡屋农户,根本不识得此人!此人几日前来我这儿,霸占我这祖屋,威胁我为他所用,否则就要将小人杀了,小人这是无可奈何,才供他差遣,却是当真不识得此人,还请大人明鉴啊!”

    魏俦说的理直气壮,叫冤叫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容棱危险地棱眯了眯眼睛,眼中晕起一股冷暴,对付钟自羽的招数,却一丝不错。

    钟自羽一边与容棱对手,一边还要抽空骂魏俦这胆小鬼:“你以为现在说这些,他会信?已是与我一条船,还穷折腾什么!”

    钟自羽是有些生气,他没料到容棱会如此突兀的找来,危急之下,他先将人引出屋子,就是为了给魏俦争取时间,让魏俦去地窖,将柳蔚先转移,只待他甩开容棱,自然与他们会和。

    可这魏俦没出息到底,竟然半点同甘共苦之意都没有!扭头就跑!

    就魏俦那三脚猫的功夫,还不够容棱一根指头,却还不知死活,错失将柳蔚转移的大好时机,实在可气!

    魏俦却理直气壮得很,他才不管钟自羽说什么,咬牙就死扛:“大人可千万莫听这奸人所言!小人的确不识得他,求大人放小人一条生路,小人不该贪生怕死,为这贼人所控!小人上有老下还有小,一家老少就指着小人一人苟活,还有我家春花,自打这奸人来小人家中,我家春花就再也没下过蛋,大人,大人明鉴啊!”

    魏俦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,还为了证明似的将他怀中野鸡春花抱起来以示证明。

    明明是前天才从山上猎来的野鸡,这会儿倒是与魏俦情同手足了。

    容棱错开钟自羽反攻的一掌后,抽空往魏俦那里瞥了一眼,薄唇轻抿:“此乃公鸡。”

    魏俦一僵,举着野鸡的手顿在半空。

    钟自羽已经趁此机会,在容棱手臂上划了一爪,同时喝道:“魏俦!做事!”

    依照钟自羽与魏俦多年相交的默契,这句做事,就是要魏俦将柳蔚给带走。

    可魏俦原本就不打算搀和钟自羽的鸟事,更没想过要与钟自羽亡命天涯,便连连摆手,死硬的道:“我不叫魏俦,小人名叫王大牛,大人,小人当真不认得此人!”

    钟自羽气的牙都痒了。

    而钟自羽这一失神,容棱长剑剑尖已逼到钟自羽喉咙,堪堪从钟自羽脖子上擦过一痕,划破血皮。

    颈上一痛!

    钟自羽后退半步,捂着脖子,睨着容棱,冷冷一笑:“你以为,找到我便成了?杀了我,你以为柳蔚能活?”

    容棱剑气一凛,破空之势直逼钟自羽死穴!

    钟自羽侧身擦过,反手要去夺容棱的剑,却被反应极快的男人以剑刃划开虎口,险些切断右手大拇指。

    钟自羽吃痛的捂住手指,眸中阴鸷:“不愧是铁面冷将,看来,柳蔚你是不想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柳蔚在哪!”男人冷问。

    钟自羽冷笑一声,正要威胁,就听魏俦在那边嚷嚷:“我知道在哪儿,我知道在哪儿,是不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公子哥儿?大人,我知晓那白俊公子下落,我说了,大人可否放小人我离开?”

    深知魏俦只怕当真会出卖自己,钟自羽眼中凝起血丝,狠瞪魏俦:“你敢!”

    容棱就在钟自羽盛怒那一刻,竖着长剑,刺他面门。

    钟自羽与容棱原本是可以打个平手的,两人若是拖延时间这般对弈,打上几个时辰,不到双方力竭,是没完没了的。

    但今日容棱明显招式有变,与上次诸多不同,而钟自羽又让魏俦气的半死,更唯恐柳蔚被发现,破绽诸多,因此,不过一时半会儿,他身上已经挂了好几道彩。

    若是魏俦能将柳蔚带走,钟自羽无后顾之忧,与容棱再怎么蹉跎,他也耗得起,但偏偏,柳蔚离他这般近,近的稍稍出声,只怕就会被容棱发现。

    钟自羽不敢耽误,招式一时急躁,更不是容棱对手。

    容棱这一剑,钟自羽再次躲开了。

    但钟自羽毕竟没有武器,就算躲过,也终究被刺破了面皮,顿时,钟自羽颊边一翻,皮肤之下,又露出一截皮肤。

    这是人皮面具被刺坏了。

    钟自羽忙捂住脸,手心一贴,那方才破洞的面具一角,分明又黏好了,除了颜色明显有些违和,却是看不出太大的破绽。

    容棱眼神凛了一下,冷冷出声:“早该料到,仅凭你一人,再是天赋异禀,也不该如此了得,果然,你的帮手来头不小。”

    魏俦听到这里,心里一咯噔。

    而如魏俦所料般,容棱下一句便道:“丹邪老祖魏俦,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性子邪,没事儿最爱琢磨的就是杀人三百六十八法,法法不同,别出心裁。

    钟自羽手艺也好,杀死的人不浪费,扎成灯笼,做成化肥,各有想法。

    但钟自羽再是了得,人也总不可能完美得不似人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