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608章 你长,就长了一张让人一看就像打一顿的脸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608章 你长,就长了一张让人一看就像打一顿的脸

    “扶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小妞在。”

    “小妞。”容溯头也未转,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妞条件反射的应着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小妞一愣,懵懵懂懂“啊”了一下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容溯又重复:“走。”

    小妞有点憋屈,再懵懂的问:“走……走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下楼。”

    “下楼做何?”

    “在楼梯下呆着,站半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小妞很不解:“为,为何?”

    “去不去?”

    小妞很委屈,想说不想去的,但是七公子虽然人脾气很坏,不好相处,还很不喜欢自己,但他到底是主子,自己只是下人,迟疑一下,小妞还是乖乖点头,老老实实的准备下楼。

    刚走一步,又听柳公子道:“小妞,站住。”

    小妞又停住步,扭头望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冷冷的觑着容溯,道:“不准走。”

    小妞僵了一下,刚要出声,又听七公子说:“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走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走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这次,不等柳蔚说完,容溯突然发了火,常年冷淡凉漠的脸上,露出一丝愤然。

    容溯转头看向小妞,拧紧了眉宇:“下去!”

    他突然好凶,小妞着实吓了一跳,小丫头很懵懂,不知自己该怎么办,胆怯的看看七公子,又委屈的看看柳公子,最后,两相为难,着急不已,眼眶都要红了。

    看小妞要哭,容溯眉头蹙得更紧了,小妞怕他,忙又不敢哭了,生生将眼眶的水雾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柳蔚看小妞如此,到底吐了口气,道:“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次,没有相左的命令,小妞终究吸了吸鼻子,乖乖的走下楼梯。

    待小妞走远了,柳蔚才冷视容溯,问:“七公子想如何?”

    容溯依旧捏住柳蔚那只手臂,眼中的火气这会儿才消散一些,最后,他只是道:“扶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竟当真搀扶着柳蔚,送她回房。

    柳蔚走得很慢,容溯的搀扶并不温柔,但他放慢了速度,也算是照顾到了病患的行动力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他有些古怪,两人的关系并不好,他用不着对她献殷勤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柳蔚坐到床榻边,打算下逐客令了,容溯却一点不见外的拉了把椅子,坐到了她对面。

    柳蔚沉默的看着他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容溯背靠着椅背,看着柳蔚的眼睛,开口:“你说,那惑人入梦的招数,叫何来着?催眠是吗?”

    柳蔚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,不知他为何提这个。

    “你很懂人心?”容溯问。

    柳蔚对他很警惕,回答上便很含蓄:“只是一些不入流的偏门手段,七公子堂堂皇亲贵胄,对这些旁门东西,还是少了解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若能解开人心,旁门又如何。”容溯说着,漆黑的视线,紧盯柳蔚,将柳蔚上下环视一圈,问:“你现在能说很动,看起来,已经好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作声,却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果然,下一秒容溯便道:“既然如此,我有一事,向你请教,想必你也不会推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如何断定自己不会推辞的?

    柳蔚冷笑一声,正想说自己累了,将人撵走,就听容溯道:“我识得一人,狂妄自大,尖酸刻薄,性情乖张,一无是处,你说,此人,该不该死?”

    柳蔚皱了皱眉,觉得他这问题挺好笑的,倒是来了兴趣,便回答:“性格本是随人,你识的那人,若是当真如此不堪,那又与你何干?总不能因着一人性情不好,不入自己眼,就要将人杀了,若是如此,那在下只怕少说也杀了七公子您十来二十次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柳蔚是带着恶意说着。

    但容溯像是并未感受到柳蔚话中尖刻,反倒点点头,道:“此话不假,总不能因着不喜一人,便觉得她该死,那么,一人狡猾多变,居心不良,这样的人,手脚不净,又是否该死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若是此人对你造成了实质伤害,论伤害大小,一定的惩罚,定然是要的,或者对方偷了你什么重要东西?若是如此,报官也是一途。”

    “报不了官,报了,也要不回那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至于处死,当然,这是我一个局外人的看法,针不扎到自己身上,永远不知有多痛,被偷东西的不是我,我也没太多感想。”

    容溯再次点头,又问:“若有人伤你,骂你,厌你,恨你,你该如何?”

    这问题跨度有点大了,方才在问对方劣迹斑斑,是否该死,现在却问到了自身。

    柳蔚不是很想当容溯的知心姐姐,也不想跟他继续聊,但问题问到这儿,柳蔚倒是有些好奇,容溯口中说的那人是谁了,便沉吟一下,道:“那人伤你,骂你,可有原因,有句话叫先招惹者,打死无怨,是否是你先做了对不起他之事,他才报复?”

    “若说招惹,的确是我先招她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点头:“那你可曾对他做过何过分之事,引至他如此厌恶于你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容溯回答得很笃定。

    柳蔚冷笑一声:“七公子若不仔细想想是否没有,据我所知,你这人的确是挺招人讨厌的,没准你无意之举,恰恰好,就是惹人生厌了。”

    容溯突然凝视柳蔚,视线深邃了许多,他身子前倾,靠近了柳蔚许多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下意识的后退一些,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容溯目光扫过柳蔚的脸庞,问:“那你呢。”

    柳蔚无语的问:“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你我初识时,并未有太多瓜葛,可好像从一开始,你便对我不喜,所以,我究竟哪里,得罪过你?”

    柳蔚一时没出声,而容溯的视线,则越发灼热,柳蔚感觉,他这目光再紧一点,像是就要烧伤自己了。

    柳蔚蹙了蹙眉,不喜眼下情况,最后,抿着唇道:“七公子难道不知,你长,就长了一张让人一看就像打一顿的脸?”

    容溯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柳蔚又道:“尤其是现在你这么看着我,若非我身体抱恙,我想,我已经一拳打到你脸上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,容溯脸色变得非常难看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