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611章 就不能让我看起来稍微神秘点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611章 就不能让我看起来稍微神秘点?

    “等等!”纪枫鸢伸手想抓云织梦,却被其闪身躲开。

    云织梦淡淡的睨着纪枫鸢,不禁嗤了一声,拉开门,头也没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纪枫鸢在后头暗暗咬牙,眉头紧紧蹙着。

    “姑娘?”小丫鬟从外头进来,看到纪枫鸢咬牙切齿的握紧拳头,有些害怕,怯怯的唤了声。

    纪枫鸢狠狠的闭了闭眼,烦躁的回身,继续收整自己的行李。

    小丫鬟犹豫一下,还是道:“姑娘,三号房那位爷的下人,在门口候着,说是,那位爷要见姑娘。”

    三号房?

    纪枫鸢拧了拧眉,想到那人是谁,表情难看了些。

    小丫鬟问:“要推了吗?”虽说能入住八秀坊内的,皆是贵客,不宜得罪,但八秀坊也有八秀坊的规矩,坊内皆是女子,进出都不方便,而若是坊内住了男客,难免便会生出误会,双方若是都恪守礼数,那还好,但有些男子,却总以为这秀坊姑娘,与外面青楼姑娘是一样的,对其上下其手,诸多骚扰,对于这种客人,推了还是轻的,直接撵走都是有的。

    八秀坊乃是舞坊,可不是那等子藏污纳垢,挂羊头卖狗肉的下作地方。

    小丫鬟的理解很明确,一个男客要单独见她们秀坊的当家舞娘,这不是图谋不轨是什么?

    小丫鬟有些愤慨,可又等不到自家姑娘下令,便有些着急,正待再说些什么,却听纪枫鸢道:“现在吗?”

    小丫鬟一愣,呐呐的道:“是说现在,但姑娘,您若是不想见,也不需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是坊主的客人,如何也要给些面子。”纪枫鸢说着,又对铜镜照了照自己,确定自己现在的模样不算招摇,也不失礼,才抚了抚发髻,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刚过走廊,果然瞧见那儿站着个人,正是那位三号房贵客的下属。

    见到纪枫鸢,那下属似乎并不意外,只是比比手,示意纪枫鸢随自己进去。

    到了客房,那人将纪枫鸢领到二楼,又拦下紧随其后的小丫鬟道:“主子只想见枫鸢姑娘一人。”

    纪枫鸢手心有些发热,但还是挥手,将小丫鬟遣退。

    房门被打开,纪枫鸢看了眼空空荡荡的屋子,嗅到里面飘散而出的麝香之气,终究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纪枫鸢刚一进去,房门便从外面被阖上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刚回到房间的云织梦,接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那位客人,叫了纪枫鸢?”

    丫鬟连连点头:“是,好多人都瞧见了,要说这枫鸢姑娘平日也是硬气的人,什么达官显贵,慕名而来的英俊才子,枫鸢姑娘是一个都瞧不上,更谈不上亲自面见,还私下独处一间屋子。这才刚进去不过一盏茶功夫,秀坊里便传开了,好多姑娘都说,枫鸢姑娘这是知晓自己年纪大了,虽说要回老家,可事实上不定是想嫁到什么地方去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倒不觉得纪枫鸢会是看上了那人。

    那人与皇室有关,纪枫鸢没理由不知晓,纪家的情报网,并不比八秀坊差。

    只是既然明知是宿敌之人,又为何自愿送上门去?

    心里有些想不通,云织梦吩咐:“你去门外瞧着,纪枫鸢什么时候出来,你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连忙应着,急匆匆的跑去看热闹。

    八秀坊今日有大事!

    多年来的一枝独秀,秀坊台柱枫鸢姑娘,要和与其齐名多年,舞艺同样惊艳绝伦,妙衣莲步的织梦姑娘,共舞一曲。

    这对所有爱舞之人,无疑是天大喜事,据说,是枫鸢姑娘要离开八秀坊,织梦姑娘特地为送枫鸢姑娘一程,聊表心意。

    多少人赞织梦姑娘有情有义。

    但同时也有人猜测,这织梦姑娘被枫鸢姑娘压了多少年?今日之举,到底是真的送行,还是想借此告诉所有人,纪枫鸢的时代终究过去了,接下来,八秀坊的头把交椅,还是要给她云织梦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少部分的狭隘猜测,多数人,还是不愿将两个同样貌美,又同样舞艺惊艳的妙龄女子,想的如此不堪。

    挤挤攘攘的夜晚,八秀坊内灯火通明,容煌安静的坐在房间里,手中犯下一枚黑子,落子后,又端起手边的清茶,啄了一口,齿间回味那茶香。

    “你家那人,不是刚刚脱险,怎么你就有心思到我这儿品茗喝茶了?阿棱,这可不像你。”

    将一颗白子放下,坐于对面的冷峻男子头也没抬,只是双手交叠,才道:“她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容煌笑了一下:“这古庸府,还有安全可言?”

    容棱终究抬起眼睛:“皇叔想说什么?钟自羽,还是其他?”

    容煌又喝了口茶,将嘴匝得很响,后背靠在椅子上,叹了口气:“阿棱啊,有时候我觉得你聪明很好,人就要聪明些,越聪明越好,因为只有聪明人,才能活的更久,可有时候,我又想你笨一点,或者,假装笨一点,你说,你把我的事都查得这么清楚,究竟是为什么?皇叔在你面前,就一点秘密也不能留了?”

    容棱垂了垂眸:“古庸府很安全,皇叔觉得这儿不安全,也是因你来了,还带了一连串尾巴。”

    容煌立刻满脸嫌弃:“你看你看,你又说出来了,你为什么要说出来!就不能给你皇叔我留点面子?就不能让我看起来稍微神秘点?”

    “皇叔,侄儿未与您玩笑。”

    容煌笑了一下:“你这话说得,我就跟你在说笑了?我也是很严肃的,上回咱们话虽然说的不明,但我以为你该知道,也该懂得,我的事,你不宜过问。”

    上次容煌将黄儿送来,不就是为了得容棱一个置身事外?

    容煌无端端的来古庸府,容棱暗自警觉,但的确不想过度干涉。

    在容棱看来,无论权王要做什么,总不会一朝一夕便能完成,权王现在还未有大动作,一切都在萌芽状态,自己过度干扰,反而会打草惊蛇,且静观其变,一路看下去,也未为不可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容棱上次的想法,这次,容棱既然找上门来,自然是事态有变。

    看着容煌那与平日一般,嘻嘻哈哈,顽童似的笑脸,又想到今晨接到的消息,容棱的眉头,轻蹙了下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