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612章 阿棱,你该不是,惧内吧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612章 阿棱,你该不是,惧内吧?

    而此时,容煌又放下一颗黑子。

    容棱几乎想也没想,随后落下一颗白子,恰好,堵死了对方一条路。

    容煌勾起唇,语气有些埋怨:“行行行,你厉害,这局不下了,你步步紧逼,我连施展之力都无,再下下去,也是输,不玩了。”

    这耍脾气的语气,听着竟有些委屈了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皇叔,到底再次问:“您来古庸府,究竟为何?”

    容煌依旧是那张笑脸:“你要我说几遍,就是来玩的!就是来玩的!就是来玩的!”

    “皇叔可知,柳月不见了?”

    容煌愣了一下,随即问道:“你说谁?”

    容棱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容煌咧开唇笑笑,一拍大腿:“哦,你说柳月啊,柳家的女儿是吧,怎么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皇叔不该解释解释?”

    容煌挑了挑眉:“你这话何意?我要解释什么?那柳月不是被人带来古庸府,去找你那位好七弟的?柳月不见了,你问容溯便是,怎的问到我头上了?”

    “我知晓皇叔之事,同样,我的事,想必皇叔也一清二楚,柳月发现了一些不该发现之事,我将柳月囚了起来,可今个儿一早,柳月不见了,连带的,还有一人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容煌疑惑:“嗯?”

    “史嬷嬷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容棱抿着唇没说话,那眼神分明却说——还要狡辩吗?

    对上容棱那冷肃淡凉的眸子,容煌无趣的撇撇嘴:“你当真是一点玩笑不会开,我就纳闷了,你这般闷的性子,你家那人,怎的还能受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容棱皱眉,表情已有不悦。

    容煌也转了口气,终于算是坦白了:“这件事你便莫要管了,我给你黄儿,你给我柳月,至于那史嬷嬷,算是白送的,也是我自己派人抓的,不算你的人,所以,也无需同你交代。”

    容棱眼神很冷。

    容煌解释一句:“我有我的用意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说话,目光,却直视其眼睛。

    容煌与侄儿对视一会儿,到最后,终究败下阵来,有点烦躁的道:“放心,不管那柳月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,我都不会让其有机会说出半个字,阿棱,你的那些秘密,也不全是秘密,那柳月知道的,你皇叔我也知道,那你是否,也要将我关起,严加看守?”

    容棱彻底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容煌看了看天色,起身,拍拍侄儿的肩膀,凑到他身边,小声道:“既然来都来了,给你看好东西,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拖着容棱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容棱被拖出门,刚出走廊,便看到下面满大厅的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容煌满脸兴奋的道:“双绝同舞,没见过吧,我也没见过,这八秀坊一门双绝,枫鸢姑娘舞姿曼妙,清丽脱俗,织梦姑娘艳若桃李,英姿飒爽,两人舞艺不同,却各有特色,我特地拖了关系,终究说得那人同意,将这二人安排一道儿,今晚,咱们可是有眼福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将容煌的胳膊从自己肩膀上挥开,冷漠道:“时辰不早了,我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走。”容煌拉住侄儿的胳膊,将人按在二楼雅间的椅子上,命令:“看完再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容煌自己也坐下,一边端着茶杯,一边兴致勃勃的看着下头.

    现在上场的并非那共舞双绝,只是一些小舞姬,但胜在人多,舞姿也算清丽,同样别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容棱被强行留下,看了看窗外的天色,眸子有些深。

    容煌瞧见了,突然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容棱看过去。

    容煌问:“阿棱,你该不是,惧内吧?”

    “恩?”容棱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容煌推推侄儿的肩膀,笑的很暧昧:“看你这摸样,是惦记着回去见你家那人?虽说人重伤未愈,是该回去陪着,但也不能总陪着,你不是说人家很安全吗,安全就行了!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总是要有的,今个儿你便陪着皇叔一块儿观舞,等看完了,用过晚膳,皇叔亲自差人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容棱表情不太好,刚要说什么,下头却突然一阵喧哗。

    容煌来了精神,一双眼睛紧盯台下,雀跃的道:“开始了开始了,你看,那红衣服的就是枫鸢姑娘,好看吧?不过那织梦姑娘也长得不错,哎,真是烦恼啊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烦恼的,人家好不好看,跟你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容棱目光往下头看去一眼,也并未看出什么意思,但随着气氛高涨,整个八秀坊之内的看客,却像疯了一般,不断有人吆喝大叫,咋咋呼呼的,半分高雅也没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客栈内。

    柳蔚倒在床上,迷迷糊糊的睡了又醒,醒了又睡。

    但这次醒来,却是被吵醒的。

    柳蔚朦胧的听到,门外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都尉大人当真在八秀坊?不是说晚膳前就回来吗?那就是不回来了?我还等着老二他们换班呢,我俩都值了一整日的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二老三伴着都尉大人,估摸要回来,也得再晚些,你不知道,今日八秀坊可有大事,那纪枫鸢与云织梦,要双绝共舞,听说好看得紧,比宫中的官姬跳的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么好?那都尉大人太偏心了,就带老二老三去看,咱们都被落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办法,都尉大人想看,伴在都尉大人身边的甭管是谁,都跟着沾光,也怪咱们运气不好,恰好就没排上这天的班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咱们这会儿过去,也能跟着看不?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啊,现在过去?你敢踏出客栈一步,敢让柳大人从你视线里离开一个呼吸,都尉大人都能回来剁了你,况且……”这人说了一半,突然不说了。

    他的同伴愣了一下,看他一眼:“况且什么?”

    那人一动不动,还没张嘴,只过了好半晌,才对着同伴背后,深深地行了个礼,唤了一声:“柳大人。”

    同伴闻言一怔,急忙转头,果然看到自己背后的房间大门,不知何时打开了,柳蔚正虚虚的靠在那里,淡淡的看着他们,同伴忙道:“柳,柳大人……是不是,是不是咱们说话声音太大,吵着您了?咱们这就闭嘴,这就闭嘴!”

    说着,还特地捂住嘴,以示安静。

    柳蔚垂了垂眸,没说什么,只看着他们问:“容棱,在八秀坊?”

    两名暗卫面面相觑,最后,一起怯怯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看跳舞?”

    两人觉得柳大人语气不太对,有点害怕,但还是,很老实的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见状,笑了一声,眉间,挑出一个弧度,那虚弱了一整日的身子,半梦半醒的脑子,这会儿,是全醒了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