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615章 柳蔚的整个“娘家人”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615章 柳蔚的整个“娘家人”

    客栈房间内很安静,均匀的呼吸,从床榻内传来。

    容棱走过去些,撩开帷幔,还未看清里头情景,便听淡淡的鸟叫声,从旁响起:“咕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咕咕从狭窄的窗户挤进来,看着容棱,尖锐的爪子刨着地,走到床榻边,脑袋往帷幔里头挤,挤进了床榻。

    容棱挑了挑眉,隔着纱幔,瞧着咕咕安稳的将自己硕大的身子缩成一团,乖乖的睡在床内,待它安稳妥当,给自己找个了最舒服的姿势后,还挑衅似的扬了扬头,一双黑漆漆的眼睛,炫耀的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咕咕进去后,窗外又传来一阵风声。

    容棱回头一瞧,果真是珍珠飞进来,它扑扇着翅膀,飞进来后,也随着咕咕的模样,挤进床榻内的,将自己团吧团吧,睡到了枕头边,将脑袋塞进翅膀底下,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容棱静静的看着,手哗啦一挥,将帷幔彻底打开。

    里头,被子鼓起的部分,分明睡着个人。

    容棱吸了口气,坐到床边,刚要出声,便听被子下,冷冷的凉音传出:“容大人进错房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敛了敛眉,手掌贴到被子上,却被柳蔚抖开。

    “身子可还好?”容棱将手放开,问道。

    柳蔚始终背对着容棱,闭着眼睛,也不回答。

    “可有不适?”男人又问。

    柳蔚还是不答。

    屋子里,诡异的沉默弥漫着,又过了许久,柳蔚感觉身边一轻,接着,便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出去了?

    会这么自觉?

    柳蔚有些迟疑,但她现在状态不好,若是容棱执意隐瞒,她便不好察觉他的气息,斟酌再三,柳蔚还是没有回头,继续矜持的背对床外。

    房门开了又关,接着,屋内彻底无声。

    真走了?

    柳蔚有些蠢蠢欲动了,身子稍稍动了动,她刚一动,珍珠就用脑袋,碰碰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看向珍珠,珍珠也看着她,一双绿豆大小的眼睛,却黑得发亮。

    盯着那双眼睛,柳蔚眯起眼,接着,柳蔚便艰难地从那宛若镜面的鸟儿瞳孔内,看到反射光里,容棱正站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果然没走。

    哼。

    柳蔚拉了拉被角,将自己半边脸盖住,像是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容棱不动声色的看了珍珠一眼。

    方才柳蔚那打算转身的细微动作,被容棱瞧在眼里,珍珠恰到好处的碰了碰柳蔚,那状似巧合之举,他也看得清晰。

    看了看柳蔚,又看了看珍珠,再看了看咕咕,容棱有些疲惫,看来自己,面对的并非柳蔚一人,而是柳蔚的整个“娘家人”。

    见柳蔚久久未动,显然已经知道他没走,容棱重新坐到床榻边。

    感觉到旁边床铺陷下一些,柳蔚嘴角轻勾,语气却很淡:“不是说了,你进错了房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该去哪儿?”容棱就势反问。

    柳蔚冷言冷语:“想去哪儿去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想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柳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困了。”柳蔚不给容棱说话的机会,用被子把脑袋盖住,耳朵却依旧竖起来,仔细听着被子外的动静。

    只是,动静没听到,一股力道,却强行将她被子拉开。

    柳蔚不撒手,容棱也用上了气力,两相拉扯下,被子终究还是开了,柳蔚霍然起身,刚要发火,后脑便被大手扣住,接着,在柳蔚毫无准备的情况下,唇瓣贴到了一张微凉的薄唇。

    而后,唇瓣被含住。

    柳蔚呆愣一瞬,刚反应过来,对方已强行将舌尖探入。

    这个吻来的措手不及,又难以招架,柳蔚挣扎一会儿,终究没挣脱开,只得被男人轻柔又霸道的吻着……

    过了许久,才分开。

    柳蔚抿着唇,一脸不满的看着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摸摸她的头,眼神很柔:“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原本柳蔚是有些气的,但容棱如此一问,那些气也没出息的消了,柳蔚有些气恼自己的不争气,脸上虽还是一脸不虞,但却回答了:“恩。”

    虽只是淡淡一声,但也算一个妥协。

    容棱将柳蔚因为在被子里捂着,而纷乱的发丝理了理,问道:“可想知这几日发生之事?”

    柳蔚不得不承认,容棱是了解自己的。

    今日一整天,柳蔚的确想有人与她解释一下这几日的经过,尤其是云织梦的事,但小妞知道得不多,容溯,柳蔚又不想与此人多说,唯一能等的,也就是容棱,但容棱却迟迟未归。

    之前知晓容棱去了八秀坊看舞,若是平日,柳蔚还不觉得如何,容棱做事总有他的目的,自己既信任此人,便不会诸多猜忌。

    但信任是一回事,情绪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,现在的自己,是需要容棱在身边的。

    哪怕从前,柳蔚从未觉得自己什么时候需要过谁,但这次,柳蔚敏感的,就是想容棱在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两人彻底交合过,身体上与心理上,都有了些变化,或许是其他的原因,但她,就想他回来。

    可容棱回来了,柳蔚偏偏又想使性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自己其实很陌生,过于小女儿情谊,让柳蔚自己都不适应,可怎么办,这些心思就是存在,就是从心底滋生!

    肌肤之亲后,人,总是想寻求一点心理安慰。

    柳蔚希望,自己在伤情好转后,能改掉这个坏毛病,或许是身体虚弱,导致心理虚弱,但这对柳蔚而言,并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只是不管以后如何,现在,柳蔚还是想纵着自己一次。

    容棱的态度很好,虽然没有解释去八秀坊的原因,但柳蔚也不想过于深究,柳蔚不在乎他去了哪儿,只是在乎他在不在她身边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便说。”不想这么容易被容棱哄住,柳蔚故意板着脸,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想知道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刻意避开的眼睛,嘴角带笑,道:“珍珠,险些救不活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原本还有些个人心思的柳蔚,顿时一愣,转首,看向趴在枕头上,正在啄自己已经为数不多羽毛的珍珠。

    “说明白些。”柳蔚脸色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你失踪的第二天,珍珠病情恶化,伤口流脓,溃烂复发,身上被你缝补的地方,开始大量失血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