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617章 你死了吗?怎的不吭句声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617章 你死了吗?怎的不吭句声

    “所以,权王来到古庸府,就是为了柳月?”柳蔚问道。

    容棱摇头,却未说什么。

    柳蔚明白了,容棱其实也不确定权王来古庸府作甚,看来,这古庸府也不再安全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,将来的局面,又会如何。

    柳蔚表情不好,只要一想到接连不断的麻烦就在眼前,便心烦意乱,容棱握住她的手,紧了紧,

    柳蔚没做声,倒是珍珠,此时蹭过来,团在柳蔚怀里窝着。

    容棱将它拎起来,放到床边杌子的软垫上,随即视线一转,看向还趴在床尾的咕咕,眼神示意。

    咕咕无辜的噙着一双黑漆漆的眸子,看看容棱,又看看柳蔚,再看看容棱,最后,闷闷的将脑袋埋在翅膀里,假装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容棱终究开口。

    咕咕毫无反应,只把自己又团吧团吧,往床角的缝隙挤了挤。

    容棱敛眸,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容棱没做什么,也没说什么,就是盯着咕咕,皮糙肉厚的幼鹰,被容棱盯得几番不自在,最后终究可怜巴巴的把脑袋伸出来,却是撒娇的往柳蔚的怀里钻。

    柳蔚搂着咕咕,摸了摸咕咕粗硬的羽毛,又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脸色又差了一些,道:“让它出去。”

    容棱知晓,能说动这两只鸟的,也就只有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却道:“我也许久未与他们一起睡了,尤其珍珠,身子还未好全,我陪着也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话音未落,容棱已起身,伸手直接将咕咕的翅膀抓住,在咕咕还未反应过来时,把整只鸟提起来,丢到外头!

    只听“咚”的一声,咕咕落到地上,半晌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柳蔚正要说话,容棱将帷幔伸手挥下,稳稳的挡住柳蔚的视线,再掀开被子,上了床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容棱如此旁若无人的睡到自己身侧,平躺着盖上被子,闭上眼睛,她半晌无语。

    帷幔外头,咕咕委屈的叫声,响了起来:“咕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珍珠从帷幔边角,挤了个脑袋进来,噙着着一双豆子大小的黑眼珠,把柳蔚望着。

    柳蔚看它那摸样,再想到它少了一半的毛,有些心疼,刚要朝它伸手,闭目的容棱就一把将她悬在半空的手拦下,握在掌心,再用了力道,将柳蔚一拉,拉入怀中。

    柳蔚被迫跌入容棱的怀抱,脑袋砸在容棱胸膛上,耳畔能听到他胸口起伏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一下一下,又稳,又沉。

    “你该休息。”男人看着柳蔚道。

    柳蔚想从他怀抱出来,却被男人搂紧,不让动。

    轻微的挣扎了一下,没挣扎开,又看帷幔边角,珍珠已经缩回了脑袋,再见不到身子。

    柳蔚到底妥协了,就这么窝在容棱怀里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几乎是柳蔚眼睛刚闭上的那刻,容棱手臂一扬,接着,外面蜡烛熄灭,房间里,静若寒蝉。

    黑夜中,柳蔚将容棱的心跳声听得更清楚了,清楚得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……”低沉的男音,倏地响起,音调轻缓,似乎不带什么情绪,又似乎饱含许多情绪。

    柳蔚在漆黑中,准确的找到男人的脸,就这么看着。

    但,男人却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忍不住蹙了蹙眉,追问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侧首,唇瓣在柳蔚额间印了一下,轻柔的道:“无事。”顿了一下,又摸摸柳蔚的头: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再说话,垂下的眸子过了许久,才闭上。

    柳蔚想,容棱是有话要说的,只是,恐怕也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这一夜,柳蔚是听着容棱的心跳声入眠的,往日虽说都是搂着睡,但柳蔚却从未如此静心的听过他的心跳声,此刻听着,心是安定的,连睡,似乎也睡得好些了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古庸府码头。

    一间船运货仓内,拉拉杂杂的几个男性船工,将要送走的货物都搬运好了,才吹灭了蜡烛,出了仓库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那狭窄而寂静的船舱内,静若无声,只过了许久,大略一刻钟后,船板底下,发出了两声轻响。

    那声响并不大,频率也不高,只是两声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但又过了几个呼吸,那轻响又出现,如此反复四五次后,船板底下,一扇木板被掀了开,接着,一颗人脑袋,从下面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人了,出来。”中年男子的声音,小心的溢出,接着,那人从地下,爬上船舱,又走到门边往外看了看。

    确定当真无人了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找个地方随意坐下,便开始抱怨:“再呆一会儿,都要给人闷死了,这船舱又小又潮,你说你当时要是快走两步,咱们不就能赶上那条商船了吗?好端端的,眼看着那船驶走,最后只得来这艘小船凑合,当真是祸不单行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念念叨叨半天,周遭却一片静谧,无人回应,他愣了一下,探过去头,往自己方才爬上来的船底座下望了一眼,唤道:“你死了吗?怎的不吭句声。”

    依旧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这才顿了一下,走过去,趴在底座口儿,以敏锐的夜视能力,看清了下头枯坐着的清隽男子,啧了一声:“还以为你掉水里了,你好歹也说句话,我成现在这模样,全都怪你,你怎的也得给我道个歉吧。”

    底下的人,依旧沉默。

    “钟自羽,我与你说话呢。”魏俦觉得自个儿脾气再好,这会儿也要被折腾废了。

    魏俦狠狠的皱起眉,几番叫唤,却终究得不到那人回应,到底来了脾气,语气也不好了:“你知道我的田就快收麦子了吗?你知道我家的猪就要下崽儿了吗?你知道我刚抓的那只野鸡,就要下蛋了吗?你知道我去年泡的酒,就要成酿了吗?你知道我的身家性命,可都在这古庸府,这下倒好,就因为你,满城的通缉令,弄得我不得不离乡背井,你说都到了这个地步了,你是不是怎的也该跟我说两句,你就这么一声不吭,怎么?你还觉得委屈了?”

    魏俦心里很苦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完完全全是被连累的,可到底是自己个儿兄弟,虽说满心的不愿意,不舒服,但他也认了,可无论如何,这人好歹得有点抱歉的意思啊?这么大爷似的模样,倒像是他魏俦欠了他钟自羽似的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