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618章 要见你亲儿子,怎的也要彻底清洗一遍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618章 要见你亲儿子,怎的也要彻底清洗一遍

    魏俦的脾气并不是太好,年轻时候冲动,现在人沉淀了,没惹到他,他也能客客气气,一旦惹到,这火气说上来也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眼下钟自羽迟迟未语,加上这里环境压抑,魏俦终究有些发火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魏俦索性盘腿坐在那里,语气有些不依不饶:“我看,咱们今日还是得说个清楚,你我现在都是被通缉对象,这古庸府是呆不下去了,我想出去避避风头,硬是拉上你,你是不是不乐意?”

    船舱底下,依旧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魏俦沉下了脸,总是嬉皮笑脸的一个人,这会儿却出奇的严肃。

    魏俦点点头,抿紧了唇:“好,旁的我也不说了,若你不乐意,现在就走,这船是明早出发的,你现在走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,船舱底下总算有了点动静,却是钟自羽爬上来,抖了抖身上有些脏乱的衣衫,直接过去要开仓门。

    魏俦怔了一下,起身拦住他:“你当真要走?”

    钟自羽只是闲适的瞥魏俦一眼,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魏俦有些气恼,身子让开,声音也冷下来:“好,随你罢!”

    魏俦这话音刚落,钟自羽再次从他身边绕过,手搭在门闩上,正要打开,魏俦却又叫住他:“我知你在想什么,你还想去找那人,好,我也不说如何,只你可知,为何你我原本决定,在临县暂避几日,我却突然要拉你上了这船?且还匆匆忙忙,临时决定?”

    钟自羽停下步子,转首,等着魏俦说下去。

    魏俦道:“有人找过我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魏俦嗤了声:“是啊,还有谁能找到我?能找到我,自然也能找到你!这人神通广大,你可知他是谁?”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钟自羽脑中,有了一个模糊的人影。

    钟自羽面色沉下来,到底没冲动的离开,而是听魏俦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魏俦道:“今日傍晚,我去买食,离开半个时辰,便是在那路上,有人找上我,对方并未透露姓名,找上我的,只是个普通街边乞丐,那乞丐拿着一封信,信给我后,人便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魏俦从怀中掏出一封折叠的信纸,递过去。

    钟自羽接过,展开看了两行,表情凝重。

    魏俦找个地方坐下,淡淡的道:“现在,你还要执意回去?”

    钟自羽将那信反复看了好几遍,半晌,才走了回来,坐到了魏俦对面。

    魏俦见终于将人安抚住了,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这信是谁送来的,几乎不用猜测。那八秀坊来历成谜,坊主身份更是无人可知,信上落款就写明了自个儿身份,我倒是不怀疑,原本我也还好奇,按照你与纪家的关系,应当并无让八秀坊照拂的本事,现在我算是知晓了,原来,是因为小冰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垂眸又看了眼信纸落款处,那笔锋浅淡的两个字——寻客。

    八秀坊建于何年,早已无从考察。

    但秀坊正殿,那舞客云集的大堂正门厅,便是叫做寻客厅,而能以寻客二字作为落款,足见此人身份。

    送这封信来的,正是那八秀坊坊主,一个不知姓名,不知性别,行踪成谜,无所不知的暗处人。

    钟自羽不怀疑这信中的言辞的可信度,既然能用寻客二字,那多半就是本人没错了。

    至于会否是有人冒充?那前提是,冒充之人,也能有如此通天本事,如此轻而易举,便可将魏俦找到。

    这信上只有简单几个字,附上一个胎记模样的图纹。

    ——岭州深上,稚龄孩童,肩呈双鸾,脖系蓬环。

    此时,魏俦又道:“小冰是我看着出生的,那孩子肩上的双鸾胎记,我不会记错,而那蓬环,想必就是你的那个,当年单笙带着小冰离开,也带走了你的蓬环,单笙估计是想留个念想,也就让小冰从小戴着长大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沉默不语,不得不说,比起柳蔚,小冰的行踪,更让他在意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收到的这封信,必然也会不顾其他,立即前往岭州。

    只是,钟自羽不懂魏俦为何不一开始说明。

    似乎知道钟自羽心中疑窦,魏俦只道:“一开始说了,你现在要如何?我坦白与你讲,这艘船不是去岭州的,是去青州的,青州离京都近,在那里,你要先将你的底子洗一遍,还有你这张脸,这是别人的脸,连名字都是别人的,虽说你用了三年,有感情了,但要见你亲儿子,怎的也要彻底清洗一遍,带着累累犯案的罪证去认亲,你是想连累你儿子不成?”

    钟自羽沉了沉眸,似乎也觉得有些道理,只是末了,强调一句:“小冰不是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魏俦哼了一声:“是不是你自己知道,你与重茗那点事儿,像是谁不知道似的,重茗身体如此之差,还冒着生死的危险为你生了孩子,你冷待重茗也就算了,现在连儿子都不认,我跟你说,你这样可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吐了口气,继续说:“小冰不是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魏俦有点气:“你有完没完,不是你的是谁的?重茗除了你,还和谁有关系?重茗大了肚子的时候,单笙差点把你杀了,你被打得鼻青脸肿,爬都爬不起来,以为谁忘了似的!”

    钟自羽想到曾经一些事,脸色黑了许多,但还是道:“当真不是。”

    魏俦不想和钟自羽犟了。

    这人就是个负心汉,自己也不是第一日知晓了,现下重茗也死了,这人又开始追忆过去了,盯着一个与重茗长得像的人就不依不饶,明明深情却嘴硬,明明是自己的孩子却不认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魏俦不说了,只找个了地方躺下来,慢吞吞的道:“明早就要出发,现在还有时间,你最好休息休息,别明日船内颠簸,你又难受,你那晕船的毛病,估计也就是你唯一的弱点了,不过我明明记得刚认识你那会儿,你还不晕船,怎的后来就……”

    嘴里嘟嘟哝哝的念叨着,魏俦懒洋洋的,侧了个身子就要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钟自羽还坐在原处,手里看着那封信,将其仿佛瞧了数十遍,才背靠木柱,心思,却早已偏远。

    小冰,钟自羽没能想到,还能得到小冰的消息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