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619章 把你家那位柳先生也叫下来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619章 把你家那位柳先生也叫下来

    其实,当初钟自羽也怀疑过,岳单笙是否将小冰带去了岭州,只是后来想到这对兄妹与纪家的关系,钟自羽便否认了这个猜测。

    但事实出人意料,岳单笙竟真的能放下姿态,自愿踏入纪家。

    不过,现如今,小冰的行踪有了,那他呢?岳单笙,这辈子,自己莫非还能再见到他?

    想到当年那些架,那一次次的负伤,钟自羽的脸冷了下来,手指握着信纸的边角。

    半晌,再低头时,那信纸已皱褶成一团。

    吐了口气,将信纸折叠,重新放进怀中,钟自羽仰头看着船舱内的天顶,感受着船舱的晃晃荡荡,闭上眼睛,过了许久,才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钟自羽再醒来时,已是清晨,头顶上杂乱的脚步声,是船工们在收整东西,准备扬帆起航。

    魏俦也被惊醒了,但魏俦心大,默默的从舱内,爬回舱底,然后用衣服裹着脑袋,继续睡过去。

    钟自羽也下去,而钟自羽刚一走,船舱内便进来了人,是船工来做货物的最后检查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时辰,船慢悠悠的开始动了。

    钟自羽知晓,这是要开船了。

    魏俦从衣服里露出一只眼睛,半梦半醒的道:“我忘了与你说了,到了青州,你我便分道扬镳,往后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,没事儿你别找我了,找我就没好事,爷爷我烦你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没说话,而是枯坐一旁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魏俦看钟自羽那表情,又有点不忍,但想到自己的遭遇,到底狠下心来,身子一转,背对着这人,不去看他可怜兮兮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人会可怜?呵,不过是一张皮相惑人罢了。

    这人手段狠辣,心思诡谲,杀人无数,作恶多端,却还偏偏用上一张好好先生的脸,不过也幸亏是用这张脸,若是他本来的脸……

    魏俦想到这人原本的模样,顿时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一个满腹黑水,罪大恶极的杀人真凶,实际,却长了一张人人见着,都想亲近的俊秀脸庞。

    想当初,重茗不就栽在他那张脸上了,结果被伤的鲜血淋淋,最后连命都给搭上了。

    囫囵的想着一些事,魏俦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,船,也终究行驶,飘飘荡荡的远离了古庸府码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客栈内,柳蔚也醒了。

    柳蔚是被敲门声吵醒的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柳蔚浑身难受的艰难爬起来,探头想去看看外面,却被身畔的男人霸道搂住。

    柳蔚偏头一看,就瞧见容棱也醒了,容棱还是维持着抱她的姿势,也不知道一夜过去,男人手麻了没有。

    自觉的将容棱胳膊拉过来,放到被子上,柳蔚就依在他旁边,没什么精神的道:“你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容棱侧身又看了柳蔚一眼,坚硬身躯却没动。

    柳蔚半眯着眼睛,还很困,却依旧能感觉到容棱灼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柳蔚刚睁开眼,便感觉唇上一软,接着,男人的手,拖到了她后脑,她被迫承受他突如其来的袭击。

    一吻未毕,门外,敲门声又响起,且还伴随着小妞的声音:“两位公子,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快的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柳蔚好歹从他怀中挣脱开来,赶紧将人推推,催促:“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情不愿的起身,披了件衣服,下了床。

    床幔拉开,柳蔚偏头第一眼,就看到趴在软垫上,已经醒了,正抱着身子,噙着一双黑漆漆眼睛,望着自己的珍珠。

    视线再一转,才看到像尸体一样横躺在地上,一点不矜持,保持着非常粗鲁睡姿的咕咕。

    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,柳蔚伸手,对珍珠勾勾手指。

    珍珠眼睛一亮,立刻从软垫上扑扇着翅膀飞过来,准确无误的窝到柳蔚的颈窝。

    容棱回头看了一眼,眼神有点不满!

    柳蔚却不管,将珍珠摊开了放在被子上,去检查它的伤口愈合情况。

    这时,门又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容棱面色清冷的走过去,哗啦一声,拉开门。

    门外的小妞被吓了一跳,呆愣了片刻,没说话。

    容棱蹙眉:“有事?”

    小妞这才想起来,伸手指指楼下,呐呐的道:“有位……大老爷,要见公子与柳公子,还带了东西来,说是来探病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顺着小妞的视线往楼下看了一眼,看到来人,脸色一下沉了。

    而楼下,容煌正轻笑的喝着茶,一边喝,还一边跟伺候的大妞搭话,似乎感觉到有人看他,他才抬头看了眼二楼,见着是容棱,就笑着挥了挥手,随即道:“年纪人可不能睡这么晚,快下来吧,把你家那位柳先生也叫下来。”

    容棱眉头狠狠的蹙着,深邃视线严肃的看着容煌,又看了眼外面的天色,天刚蒙蒙亮,连月亮的颜色,都未褪完。

    客栈内,更是一桌客人都没有,想来,客栈小二心里也是恼火的,这大清早的,甚至还未上工,就要被不好惹的客人挖起来开门。

    也就只有大妞小妞,习惯性的早早起来,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容棱脸色不好看,小妞有点怕他,缩着脑袋,打算下楼,却听三公子又吩咐:“去将容溯叫起来。”

    小妞愣了一下,说:“七公子?”

    容棱“嗯”了一声,小妞还想说什么,容棱却转身回房,关了房门。

    小妞站在门外,有些呐呐的嘟哝:“七公子昨夜又没睡觉……这会儿,可能刚睡着……”

    但没人听小妞蚊子一样声的解释,也没人问小妞是如何知晓的,小妞只能认命的走到隔壁房间,又去敲门。

    容溯浅眠,开门开的很快,但正如小妞所言,他刚睡过去,此刻正是睡意朦胧,却生生被吵醒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开门看到门外的小妞,容溯语气不好:“又怎的了?”

    这个又字,用的非常微妙。

    而分明今晨一早才从这间屋里离开,但此刻却丝毫没有记忆的小妞,也没发现这个字的古怪,只老实的道:“七公子,楼下来客人了,三公子让您起来。”

    容溯的脸色,这会儿黑得严重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