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620章 你去将人叫下来,就说家里来亲戚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620章 你去将人叫下来,就说家里来亲戚了

    来了什么客人,是需要他特地起来的?

    容溯有些恼怒,小妞看着他那表情,便瑟缩一下,怯怯的后退半步,满脸小心。

    容溯薄唇几乎抿成一条直线,问:“谁?”

    小妞连忙往楼下指,立刻将黑锅甩出去:“那位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容溯垂眸只看了一眼,在看清楼下人那熟悉的身影后,猛地一怔。

    而楼下的容煌,也瞧见了容溯,容煌好脾气的扬起唇,笑呵呵的挥手,招呼:“小七,我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容溯整个人,彻底不能好了!

    若要说容棱与容煌的关系,那还算好,但容溯与容煌,却是一万分的不融洽。

    容溯也不记得自己上次见这位皇叔是哪年哪月,但这也不重要,因为他根本不想回忆,世人只知权王野心勃勃,与辽州称王称霸,剑指京都,随时造反。

    却不知,在容溯心中,容煌可怕的不是他那动不动就要造反的心思,而是,他整个人。

    想到幼年发生的一些事,容溯原本就难看的脸色,更是黑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唇,手指在衣袖里紧了紧,堂堂七王,权倾朝野,却在见了一人后,紧张得动都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僵硬了半晌,容煌似乎因没听到容溯的请安,而有些不高兴,埋怨的道:“怎的?不想见到我?”

    容溯很想脱口而出“不想”,但他知道说了后的下场,便在沉默了许久后,闷声道:“见过十五叔。”

    容煌这才扯着唇角,对容溯招手:“来来来,下来陪陪我,你三哥还不知道要折腾多久,你过来陪我解解闷。”

    容溯面皮都紧绷了,解闷什么,这个词实在太耳熟。

    幼年,容溯便已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父皇对他疼宠有加,太子虽说身居正宫,但要论偏宠,父皇面前第一个人,自是他七皇子无二人选。

    在宫中,容溯可以横着走,侧着走,倒着走,想怎么走就怎么走,但独独在一人面前,他只能埋着头走。

    那时候,权王在辽州的势力,还没太大,逢年过节,也还是会回京都过宴,第一次见这位十五皇叔,是在容溯十岁时,当时他身穿锦绣虎袍,衣摆金线缝制,宽袖窄领,贵不可言,他在众皇子中,独独出挑,能文能武,学富五车,那正是少年气傲的时候,他眼里只有父皇母妃,顶多再算上皇后太子,其他人,皆是尔尔。

    而这位看似慈眉善目的十五皇叔,却第一次,让他尊贵的头颅,降下。

    一想到当年的那些丑事,还是之后几年,陆陆续续的童年阴影,容溯便觉得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偏偏,容煌还在楼下催促:“小七,赶紧来啊,好久没瞧见你了,过来我看看,长高没有。”

    容溯脸色黑得无以复加,又不是小孩童,还有什么长高不长高?!

    容溯不想下去,他恨不得回房,将门关了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但楼下那人是如何脾性,容溯很清楚,自己若不下去,皇叔想必,还有别的法子折腾自己。

    咬紧牙关,容溯到底豁出去了,吐了口气,回房拿了件衣裳,随意套在身上,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小七,你昨夜这是没睡好吧?怎的眼底全是乌青?”容煌一脸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容溯一言不发,只坐在皇叔对面,手指紧紧握着茶杯,感受到杯内茶水的温度,才稍稍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“小七,你怎的不说话?你可知,长辈问你话,你不答,可为不孝,好好一个孩子,可不能不孝顺,乖,告诉叔,是不是做恶梦了?是不是梦到妖怪了?”

    旁边静候的大妞噗嗤一声,没忍住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小妞吓得毛骨悚然,小心的看了容溯一眼,见其果然侧眸,目光危险的看向大妞,便紧忙将姐姐拉走,二话不说躲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两个小丫头被吓跑了,容煌又不乐意了:“你看你,人家小姑娘笑笑怎么了?长了嘴还不能笑了?还有你的,你的嘴又怎的长的?不开口长嘴做什么,不若缝起来糊上浆糊算了。”

    缝起来,糊上浆糊。

    脑中想到一段过往,容溯脸色从黑,变得有些白。

    容煌似乎也想起来了,乐呵呵的说:“说起来,我好像还真往你嘴上糊过浆糊,只是没缝住你的嘴,那次你是做错了什么事儿来着?哦,对了,你也是骂了小姑娘,是你的宫女吧?就是摔了个被子,你便将人骂得掉眼泪,实在过分了些,叔叔与你说了多少次,姑娘家是用来疼的,不是用来骂的,怎的过了这么些年,你还是不长记性?果然是你父亲娇宠了你,早知如此,当年就该执意将你带走,你若在我身边,必不会成现在这副模样。”

    容煌还在嘟嘟哝哝的说个没完,容溯的脸色,已经彻底不能看了。

    他真的,是一点,一丁点,也不想回忆起当年之事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二楼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容溯几乎下意识的往楼上看去,见着果然是容棱走了出来,顿时松了口气,这是容溯第一次,以见到容棱为乐。

    容棱走下来,站在那里,对容煌拱了拱手,算是请安。

    出门在外,不宜张扬,简单的行礼便够了,容煌无所谓的让容棱坐下,却盯着容棱身后看个不停,见什么人都没有,不觉蹙眉;“你家那人呢?”

    容溯愣了一下,表情古怪的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则只是语气凉淡的道:“还在睡。”

    容煌登时不满:“长辈都到楼下了,怎的还在上头睡?你去将人叫下来,就说家里来亲戚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动,只道:“她身子不适。”

    “身子不适更应早睡早起,这就对身子好,你让人下来,我这里正好有几套健脾之法,宜身宜体的,交予你们,就当见面礼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丝毫不让:“我代她谢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谢不作数,让人亲自来。”

    “来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棱,你可还记得我是你叔叔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就把人叫下来,我有东西要给她。”

    容煌说着,容棱才看到皇叔身后的下属,正搂着一个大箱子,满头冷汗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何物?”容棱谨慎的问。

    容煌气的想伸手打这侄儿,没好气的道:“叫下来就知道了,你慌什么,莫不成还能害你们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