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魔道祖师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赘婿  永夜君王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626章 既是坊主安排,便自是早已掐算清楚的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626章 既是坊主安排,便自是早已掐算清楚的

    又一日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八秀坊里,云织梦剥着橘子,将那冰冰凉凉的水果放到面前小碟子里,推到对面中年妇人的面前,笑了一下:“算着也该是醒了,看来伤口愈合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盛大娘捻了一块橘瓣放进嘴里,咀嚼着,才道:“昨夜醒的,身子似乎还有些虚弱,也不知七日内,能不能出发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顿了一下,看向娘,果然见娘目露担心,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云织梦拍拍娘的手背,道:“既是坊主安排,便自是早已掐算清楚的,况且,娘您也知晓,他们早该回去了,这古庸府将来会是什么模样,谁也说不准,他们留这,只会平白被拖累。”

    “能是什么模样,有坊主在,那位,还敢如何?”盛大娘语气冲了些。

    云织梦有些无奈:“自然是不会如何,但总是免不了要有些波折,说来说去,他们远离是最好的,无论将来此地如何,是依旧还在青云版图,还是规划为其他人所有,终归,他们不在,说也说不到他们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般说,但就怕回去后,日子更不好过。”

    “娘,您太操心了。”云织梦又剥了一个橘子,将橘瓣放好,道:“他们谁是笨人了?我瞧着,谁都不是!况且,天大之事,不还有容都尉撑着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到点子上了。

    盛大娘担心,也只是担心柳蔚一人。

    至于容棱,随便吧,反正也不熟。

    只是容棱却万万得平安无事,因若是当真回去了京都,他便是柳蔚唯一的依靠。

    冬季的橘子,凉到人心坎,盛大娘吃了两口就吃不下,看了看天色,道:“我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起身,送盛大娘出去。

    可刚走到门口,就听小丫头来报,说是外头有人找。

    云织梦往楼下看了一眼,一眼,便瞧见立于大堂之外的柳蔚。

    顿了一下,云织梦赶紧看向娘。

    盛大娘反应很快,已经后退两步,确保自己的身影不会被楼下之人瞧见,才返身又进了屋子,还躲进了内室。

    云织梦确定娘藏躲好了,才理了理发髻,佯装镇定的走出来,倚在二楼,娇滴滴的笑道:“哟,我说是谁呢,柳公子大驾光临啊!”

    柳蔚听到云织梦的声音,只看了一眼,不动声色,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云织梦对门口的护院说道:“是我的客人,别拦着了。”

    护院这便退开。

    柳蔚顺着楼梯走上来,云织梦眼角下意识的看了房间一眼,有些心虚,但面上不显。

    站在走廊,云织梦也没将人带进房间的意思,就这么光明正大的问:“柳公子大驾光临,所谓何事啊?”

    “小黎醒了。”柳蔚道。

    云织梦虽已知道,但脸上还是做出讶然的表情,随即道:“醒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要说演戏,云织梦演技不错,从小生长在这声色犬马的秀坊内,见多了人间百态,学起来,自然就有几分模样,旁人,轻易是瞧不出异样的。

    但偏巧,柳蔚就是那能轻易瞧出之人。

    柳蔚审视的打量打量云织梦的脸颊,半晌,挑眉说:“你叨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不是疑问句,是肯定句。

    云织梦心脏抖了一下,装傻:“啊?”

    柳蔚敛眉:“双眉微和,眼神浮夸,表情空泛,眼角轻垂,这是明知故问的表情,你早已知道小黎醒了,看来,在我身边,你还留了眼线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下意识的咽了咽唾沫。

    柳蔚又道:“喉头涌动,眼珠乱转,你心虚了?”

    云织梦硬抗着满脑袋压力,强撑道:“不知道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柳蔚也不想与云织梦抠字眼,无论是不是还有眼线,自己过几日都要走了,离开这古庸府。

    想来,下次再见,已不知是猴年马月。

    说来到底是相识一场,小黎的病,无论谁治的,里头总有云织梦的功劳。

    柳蔚摆正脸色,从袖中拿出一只小绣袋,递给云织梦。

    云织梦很是警惕,迟疑的没接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咬你。”柳蔚说着,将那袋子塞进云织梦手心。

    云织梦被动的拿着,手指捏了捏,感觉里头轻飘飘的,不像有什么东西,表情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云织梦心中顾虑,随意道:“一些你想要的东西,算是诊金。”

    自己想要的东西?

    云织梦好奇之下,还是将袋子打开。

    这袋子说小,但也有巴掌那么大,打开一看,里头是一套银针,还附带一卷纸条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无论你是否真心想学,都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手有点抖,没顾忌银针,而是展开那一卷纸条。

    果然,看到上头密密麻麻的写着施针之术,顿时激动了:“你……你要将……将针灸之术教我?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些入门的,学不学得会,且要看你自己悟性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教我?”云织梦看那纸条内容,越看越是手痒。

    恨不得现在身边就有具身体,让自己扎扎看!

    柳蔚瞧云织梦这模样,倒是觉得将东西写少了。

    其实那纸条上写的,当真只是初级,针灸入门,首先就是认识穴位,人体结构,血管分布,等等。

    若要画一幅完整的人体缕空图,太耗时耗力,所以柳蔚就只写了一些要点。

    柳蔚想,云织梦有些医学常识,有这些要点提点,哪怕没有人体图,也估摸能学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况且到底他们学的医法,并非一综同门,柳蔚也不想将云织梦硬生生拐上传统中医的道路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传承,柳蔚无权代替对方做决定,况且,若是当真要悉心教受云织梦医法,便等于要收徒,柳蔚想,不管自己愿不愿收,云织梦都是不会愿意拜师的。

    很简单,若是要拜,凭着这人洒脱随意的性子,早在见到自己施针的第一刻,便主动拜师了。

    当时既然没拜,只是偷师,便说明现在也不可能拜。

    云织梦对那纸条与银针爱不释手,柳蔚犹豫良久,到底还是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柳蔚抬脚,要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云织梦急忙拦住柳蔚,警惕的问:“做,做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蹙眉:“不能进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